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成田良悟是我最喜歡的群像劇作家了,荒誕不經的風格和錯落有致的敘事是我渴望抵達的目標。

《仰望半月的夜空》是個我很喜歡的故事,在敘事風格方面給了我很大影響。

谷川流的《逃離學校!》是一本相當怪的小說,不過就熱門程度來看它的確對不上大多數人的電波,但是我喜歡。

《冰菓》是一本洋溢輕鬆氣氛的推理小說,畢竟沒有人死去。話雖這麼說,少年少女們依舊為自己的事情煩惱不已。

暫時先列這麼多好了

就是從最近看到的作品中汲取靈感,然後將別人的元素和內容一點一點剝離開,使之成為自己的營養

Red bang Redemption

“千圣……去圣丹尼斯的路还真是颠簸呢。”

“抱歉花音,请再忍耐一下,应该就快要到了。”

唯有在荒野之中,月亮才会比街灯要更为重要,在这样清冷的月色下,四个身背步枪的人各自骑着马护送着一辆马车,急匆匆地从被各种车辙和马蹄印标记过的泥泞道路上驶过。

方才说话的两位姑娘是被护送的对象,被称为花音的少女坐在松软的座位上,时不时向车窗外投出焦虑的视线。

某种纤细而又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了花音的手,即使不用低头去确认她也知道,那是自己的友人白鹭千圣的手。

“不用担心哦,花音。”说着这话,千圣顺势将右手攀上了花音的脸颊,并且将脸凑了过去,两对同样为紫罗兰色的瞳孔四目相对,花音完全可以感受到对方温柔的吐...

嗯嗯,这次也辛苦大家了

梯上流转的黄昏:

是百粉答谢的接龙活动~!

第一棒是 @翻倒巷里的黑酒馆 

第二棒是 @Moyu@よしまる激推し 

第三棒是 @こうさか えり 

第四棒是 @某良@度假的咸鱼 

别问,问就是

松浦果南用不着鞘子

这花丸也不过是一副小侍女的打扮,但刚一出客栈的门,轻轻一翻便踩到了二楼的瓦片上,然后便不见了踪影。

而玛丽要了房间也不急着上去,只是坐在原地,要了一些蜜饯和茶水就这么边吃边等。

玛丽捏着一个柿饼,刚要往嘴里送,就看见一柄剑走进了大堂。

“老板娘,那个人今年来了没有?”握着剑的人朗声道。

“来了,她来了。”老板娘应道。

“来了便好,那么,她的剑鞘还在吗?”握着剑的人又问道。

“刚刚被一个小贼摸走了。”这次是玛丽抢着回答。

“是她故意丢掉的吗?”

“是的。”然后玛丽补充道“不过我已经派人去帮她找回了。”

握着剑的人笑了起来:“多谢小姐美意,我松浦某人替黑泽谢过了。”

“原来她叫...

我这个人真傻,真的

那只狗在搞什么 游戏篇

梯上流转的黄昏:

文: @翻倒巷里的黑酒馆 



(五)


花汪的是在不经意之间玩起游戏的,要说起来,她原来并没有这种习惯的。


善喵在平时闲聊的时候,总是无意间地向花汪炫耀她的游戏战绩,为了能够听懂她的用语,花汪对游戏进行了一些了解。


本着“反射神经肯定很不好”,“头脑不是很灵活”这种自我印象,她一开始只是看一些主播的直播。


渐渐地,她对游戏产生了一些自我的理解,偶尔会在评论里留下那些想法。


“哈,说到底你也只是个云玩家而已,给我去游戏里实践啊!”然后被这样的人回复了。


嗯,纸上得来终觉浅呢...

那只狗在搞什么

梯上流转的黄昏:

“嗯,咳咳,能听到吗,OK,那么我就开始了,今天其他队友没有来呢,所以我决定solo一晚上。”
“什么?你们竟敢说我菜,不存在的好吗~今晚正好就给你们证明一下本堕天使的实力。”
“好,进游戏了,嗯决定了,我就降落在这里好了。”
“哦哦感谢ID为hanamaru0128的小恶魔送的礼物。”
“嗯?”
那只狗在搞什么!
镇定,我要冷静下来。
大约10分钟后。
“您已被击杀,击杀者hanamaru0128.”
“善喵!我赢了哦!”自己屋子的房门被突然打开,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兴奋地嚷道。
“丸子汪!你是●●吧!”
第二天,实况主“堕天使夜羽喵”失态的样子在粉丝之间成为了...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