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随便想的脑洞

脑洞源是这篇贴吧的接龙:https://tieba.baidu.com/p/5106028894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脑洞也就止步于脑洞了……

大概后续会有一两个小短篇?

后日谈以及更多没写出的设定可以私下找我要哦(


CP主要就是曜梨和善丸

三年生友情向

姐妹亲情向



铁锚:哇ヾ(✿゚▽゚)ノ!明天Pkura酱就会来浦之星上学了呢!

Pkura:是啊

铁锚:搬家辛苦了!

铁锚:啊~到时候好想和Pkura在一个班上啊(ノ´▽`)ノ♪,我记得我们是都是高二的对吧!

Pkura:嗯,我也期待的不得了,好想快一点见到铁锚小姐啊。

铁锚:明天就能见到了!不过时候不早了,Pkura酱,晚安!

Pkura:嗯,晚安。

 

放学铃声已经响了有好几分钟,樱内梨子却依旧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她盯着自己的手机,不停地翻看着自己和网名叫做“铁锚”的人的聊天记录。

要说原因的话,那是因为据说“铁锚”和她在同一个学校。

初来新学校的陌生感,让樱内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地等待着“铁锚”的回复,但是那个有着灰色船锚头像的人整整一天都没有给自己发任何信息。

就宛如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铁锚”小姐是樱内认识很久的一个网友,大概是在两年前,自己在推特上无意中点到了一张大海的图照片,接着点到了推主的主页。

那个推主自然就是“铁锚”了,因为觉得铁锚的说话方式很有意思,再加上有时候会拍一些好看的照片,梨子自然而然的就加了个关注,没想到立刻就被“铁锚”回粉了。

“铁锚”热情地向她打招呼,并且时不时的就会在樱内的推文下评论。一开始梨子还有点不知所措,但是“铁锚”可爱的颜文字以及回复中字里行间所散发出的亲切感逐渐地让她适应了起来。就这样,二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会不会有什么事来不了了呢?

“梨子酱!我们走吧!”新认识的朋友激情四射地招呼着自己。

梨子叹了一口气,向“铁锚”发了一条消息。

Pkura:铁锚小姐?

Pkura:……

“嗯。”她朝着友人点了点头:“我来了。”

但是从那后,铁锚再也没有回过Pkura任何消息,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梨子新交到的朋友有着如同她的发色一般热情的性格,蜜桔色确实会让人联想起饮料广告上四处喷溅的果汁。

这位高海千歌所溢出的活力果汁早就已经喷了梨子一身,黏糊糊甜腻腻的热情迫使梨子不得不跟着这个呆毛看起来深海安康鱼的灯笼一样垂着的家伙一路暴走。

临近走出校门时,梨子隐隐约约地察觉到一丝令人紧张的气氛,她举目望去,发现那股压迫感的来源是一辆黑色高级轿车。

几个男人站立在轿车的一旁,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被一个大汉护送着上了车,车旁的男人们并没有也跟着上车,而是跑到远远地在后面停着的另外一辆车上。随着轿车们的驶去,那股令人不安的气氛也随之消散。

“那个是……”

“那个就是本地的黑道哦~”

“诶?”

千歌用着像是谈论今天晚饭吃啥的语气说出了不得了的事,但梨子的重点不在这。

“难道说,那个被护送的孩子是黑道家的千金?”

“嘛,相对前任来说是这样吧,不过现在那孩子的身份应该说是黑帮老大的亲妹妹才对。”

“原来如此……不过这么说来,那老大还真是年轻啊。”

“那个老大就是蒲女毕业的哦,就在去年!”

“好年轻……!”

“顺便一提,刚刚那个孩子名字叫做黑泽露比,现在在上高一。”千歌说到这笑了起来:“如果对黑帮感兴趣的话可以跟她去打打招呼哦~”

“诶!那个……”

“嘛,本地的黑道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温柔得多啦,这点你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就会明白啦。啊,忘记说了,樱内梨子同学,欢迎来到沼津!”

高海千歌向前一跃额,横在梨子面前,大大的张开双臂,向面前露出无奈笑容的女孩子郑重地(千歌水准的郑重)宣布道。

“那个……打扰一下?”

“嗯?”

一柄阳伞从千歌的身后探了出来。

绕过千歌,梨子才看到那个打着阳伞的矮矮的女生。

阳伞被华丽的蕾丝与布料装饰了起来,顺着阳伞往下望去,能看到同样华丽的袖管。在从袖管打量一下全身的话,就会发现那个被华丽洋装和长裙所包裹的女孩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哥特萝莉!

千歌转过身来:“有什么事吗?”

“去XXX幼儿园的路是不是这边zura?”女生指着一个方向问道。

“是的,一直走不用拐弯就能看见了!”

“谢谢zura。”女生浅浅地鞠了一躬。

然后,不知为何,女生多看了梨子两眼。

“你是……刚搬来內浦zura?”

“诶?啊,是的……”

女生笑了起来:“这里是个会创造美好回忆的地方zura,希望你会喜欢这里zura。”

“唔,好的,谢谢。”

女生打着阳伞,逐渐远去。

“说起来,那个女孩子,就是那个,所谓的哥特风吗?”千歌稍稍显得有些兴奋。

“确实是的,但是感觉和那个人有点不搭呢。”

那个有点可爱的方言口癖暂且不说,这个女孩子的谈吐和举止都相当的质朴,无论怎么想的话都不太像是会穿这种衣服上街的呢。

是惩罚游戏?或者说她本人真的有这种喜好?

不过,一下子被人看出是新搬来的外地人的感觉还真是可怕,。

“不过梨子一下子就被人看出是外地人了呢!”

“啊哈哈哈哈……”

“那么,为了能帮助梨子同学顺利融入沼津,我来介绍一下沼津的特色吧!”

然后千歌介绍的所有东西梨子都已经知道了。

“怎么会这样……”千歌露出泄气的表情。

“嘛,毕竟有人向我介绍过了。”

“哦,是谁呢?”

毕竟在假期里“铁锚”一直在跟她介绍内浦以及周边的各种事物嘛。

梨子稍微简单的讲了一下“铁锚”的事,不知为何,千歌在听的时候挂着一幅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高海同学的话有没有眉目呢,关于那个名叫‘铁锚’的人。”

“笨蛋曜。”

“什么?”

“没什么。”千歌重新露出开朗的笑容:“我来帮梨子调查一下吧。”

“哦,这不是千歌么。”

“果南姐?”

突然从身后传来的爽朗声音让梨子有点猝不及防,她转过身去,想看看是谁在和千歌打招呼。

来者是一个束着长长马尾的成熟女性,脸上那副笑容就让梨子产生了一种“这个人不会从出生起就没有其他表情”的错觉。

“果南姐要去天文台吗?”

“嗯,前一阵子一直在忙,这两天终于算是闲下来了。”

名叫果南的女性注意到了一旁的梨子,她微微偏过头,用手托住了下巴,明显是对梨子产生了兴趣。

“你,你好。”梨子慌忙打招呼。

“这位是樱内梨子,最近刚刚搬到內浦的,今天转学到了蒲女呢。”千歌介绍道。

“哦哦哦。”果南点了点头,向梨子伸出了手:“我是松浦果南,请多指教了呐。”

“请多指教。”梨子顺势和果南握了握手。

这只手握起来的感觉……很有力量,但是恰到好处的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哦,想必你的钢琴弹得一定很不错吧。”

“!”

“哈哈,抱歉。”

“诶诶,梨子酱居然会弹钢琴?”

“你是……怎么知道的?”

“只是碰巧了而已。”果南笑了笑。

这个女人……很可怕……

但是并不让人反感。

表情很温和,但是樱内能够感受到,那份被这个扎着长长马尾的女人所隐藏的着巨大的力量。

身上穿的只不过是普通的法兰绒格子衫和牛仔裤,但是这庸俗的衣服掩饰不了其身上明显是经过锻炼的肌肉曲线。

再加上挺拔的站姿,和那双清澈的紫色眼眸,仅仅是站在那里就有无法令人忽视的存在感。

最后还有一丝微妙的神秘。

疑点重重,很是让人在意……

“说起来,时间还早呢,你们两个,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天文台呢?”果南邀请道。

“啊,这个……”樱内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我会开车送你们回家的,不用担心。”

开车……吗。

不知为何,或者说理所当然的,樱内梨子脑中浮现出了果南开着敞篷跑车从远处飞驰而来,停在自己面前,摘下墨镜,然后露出了飒爽的微笑的场景。

“梨子酱你的脸好红哦。”

“那个,抱歉,今天的话……”梨子觉得自己在拒绝的时候使劲了全身的力气。

“阿拉,欺负好孩子可是不行的哦,果南。”

又有不知道是谁的人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钻出来了。

不过这次的来者没让梨子一通好找,她正大光明的屹立于梨子面前。

注意力不在梨子身上就是了。

虽然看起来和果南差不多大,但是这个顶着一脑袋金毛的女人看起来要比果南要轻浮很多。

不对,嗯——

轻浮这种词用在她身上并不合适。

“鞠莉……”

果南的脸色变了?

“千歌,梨子,今天就这样吧,我们改天再联系。”

“我知道了,那么梨子酱,我们走吧,果南姐再见。”

“再见。”

“再见呢。”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梨子注意到很多很多的轿车正在往刚才遇见果南的地方驶去。她张口想问千歌,但是却被千歌的笑脸压了回去。

那是带有压迫力的笑容,梨子思索了一下之后决定放弃追究。

等梨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多钟了。

“欢迎回家,饭已经做好了哦。”母亲温柔地说道。

“已经不用了,我和同学一起在外面吃过了。”

“哦,第一天就交到了可以一起吃饭的朋友呢,真是太好了。”

“嗯。”

虽然相处起来很辛苦,但是千歌并不是坏人,而且还带着自己认识了更多的朋友。

梨子从心底发自内心的感谢千歌的那份热情。

不过作为开学第一天来说有点,还是太过疲惫了,放松下来的梨子几乎是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母亲见状不由得笑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是推销员吗,这么晚了还在跑业务还真是辛苦啊。

“您好,十分抱歉打扰到您休息了。只是我这边急着赶路,导航用的手机却因为一时大意导致电量不足了,因此不得不叩开贵府之门。望夫人有好生之德,赐在下半盅电量,二两WIFI。”

“呵呵,当然可以,快进来吧。”

不是推销员?

“在下的感激之情已经难以言喻了,请教一下夫人的尊姓,日后再遇时定当重酬。”

“免贵樱内。”

“啊——樱内,真是一个好听的姓氏啊,那么打扰了。”

一个女孩子,大概就是刚才敲门的人,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进来,在看到梨子之后,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起来。

“哦哦~这位就是贵府的千金么,请问芳名是……?”

“呃……樱内梨子。”

“叨扰了。”敲门者虽然嘴上恭恭敬敬,行动起来却一点都不含糊,找到了电源插座的位置,便大摇大摆的掏出接线充起了电。

“哦,那我就叫你梨梨了,我想你应该没意见吧。”

梨子其实是有意见的,但是面前这个女孩好像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话一样。

“顺带一提,我的名字是津岛善子,在本地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你们看起来是刚刚搬过来所以不知道我的名号,不过没有关系,从今往后你们就知道了!”

这个活泼的家伙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向梨子和她的母亲没完没了的提出各种问题。

津岛待了半个小时便走了,但是对于忙了一天的梨子来说这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算早早做完功课休息。

虽说刚刚只要把那个扰人清闲的女孩子赶走就好了,但是不知为何打一段时间的脑子有点昏昏沉沉的,没办法思考其他的事。

这正常吗?

梨子放弃了思索,她决定好好休息。

躺在床上的梨子,开始无聊地刷着推特,顺手关注了一些看起来像是当地人的账户。






大体人设(相对于接龙里的略有改动)

国木田花丸:

700多岁的后天吸血鬼,现在在一家初中担任老师,与善子同居中。

现在并不狩猎人类吸血,而是通过帮助黑泽家做事来获得血液供给(血袋)。

之前很喜欢吃,但是变成吸血鬼之后失去了味觉,所以经常看着网上的推荐店家,然后拉着善子去吃,并要求善子描述食物的味道。

主要的任务是监视小原的动向。

为了遮蔽阳光会在学校以外的地方穿哥特萝莉装,但其实只是因为善子的个人兴趣。

吸血鬼并非日本的本地妖怪。


津岛善子:

年龄不详的堕天使,自由职业者,与花丸同居中。

因为是高高在上的堕天使,因此对凡人有着难以掩饰的傲慢,据说早年间的性格更加恶劣,但是为了不让花丸担心下变得能以相对普通的方式跟人相处了。

堕天使拥有迷惑人类,干扰人类思考的能力,但她不在花丸面前使用

本名不是这个,是遇到花丸之后被花丸取的。

目前在替果南做着各种各样的“工作”。

堕天使并非日本的本地神明


樱内梨子:

17岁的现役JK,主人公,但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

弹得一手好钢琴。

很擅长从网上检索信息,在来內浦之前就掌握了大量內浦的信息。

知道所有所有人的在各大SNS的ID

在今年刚刚搬来內浦。

被果南悄悄地照顾。


渡边曜:

看起来是16岁的JK。

其实是300多岁的年轻犬妖怪,爱好是旅行。

80多年前被高海家所救,无以为报的她决定暂停旅行,守护高海家一个世纪。

但是她的心依旧渴望着远方,所以经常玩SNS来了解外面发生的事。

其实是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子。

原型是像马那么高的灰色大型犬。

无论是人形还是原形运动神经都很发达。


高海千歌:

17岁的现役JK,家里是当地赫赫有名的温泉旅馆。

因此性格活泼,擅长立刻和陌生人建立起联系。

喜欢人们聚集在一起的场景。

家里的旅馆经常会接受一些来历不明的客人。

非常喜欢內浦,因此反感破坏內浦平静的存在。

对曜和梨子抱有期望,期望她们能以外来者的身份化解这场內浦本地人的纷争


黑泽露比:

16岁,刚刚从初中(花丸任教的初中)升到高中。

是黑泽家的一大弱点,身边被姐姐黛雅指派的保镖包围。

自懂事起就被笼罩在姐姐的阴影之下,因此性格羸弱

曾经被绑架过,但是被花丸救下,后来和善子也认识了

花丸和善子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

在果南的鼓动下,暗中酝酿着对姐姐的反叛


黑泽黛雅:

21岁,是黑泽家现任家主。

黑泽家是当地最大的黑道。

前任家主也就是她的父亲早早隐退,但这并不是她能够当上家主的主要原因。

內浦对于她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所以她发誓一定要亲自守护。


小原鞠莉:

21岁,著名连锁酒店的总经理

喜欢在沼津內浦一带晃来晃去

家里和国外的黑道有着勾结

黑手党希望能够从沼津开始加入日本的“生意”,鞠莉因此与黛雅决裂

在某次谈判后划分了各自的区域,但是明争暗斗仍在进行

不能踏入某条海滩以东的地区。


松浦果南:

21岁,专业潜水用具店的店长,店是继承爷爷的

眼光非常好,会一眼相中有能力的人

非常喜欢看星星,经常会去天文台

她的爷爷在內浦非常有威望,而这份威望也继承给了果南

內浦人际关系最广的人,只要她愿意,沼津的任何事情都能打听到。

看上去是个好脾气的人,但偶尔的会利用一下人的弱点

划分沼津的谈判是她暗中主持的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