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黑泽黛雅丢了鞘子

黑泽黛雅走了过来!

她的斗笠低低的垂了下来,人们只能看到她那整齐的,及腰长的头发。

现在正是中午,这条长街冷冷清清的,风裹着沙子,打着旋从街旁房屋的角落溜过。

黑泽的步伐相当沉稳,每一个脚步似乎都一定要在地上印上一枚鞋印,好在这边城最不缺的就是黄沙,黑泽的鞋印清晰地在长街上留下了一连串的痕迹。

她一折身,径直拐进一家客栈,动作熟练地好似已经重复过了无数遍一样。

她进店朝里走了几步,点了点头,自顾自的坐进了店铺的角落里,摘下斗笠,将手中剑鞘放下。

不过片刻功夫,小二便一边招呼着一边提着茶水送到了黛雅桌上。

再过一刻,两碟小菜,一碗阳春白面变戏法似的出现在了黛雅桌上。

客栈的老板娘得意地笑了起来,她站在整座屋子的中间,骄傲地看着黑泽。

黑泽点了点头,老板娘便心满意足的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她垂下头去,安静地吃着面,不发出一点声音,在这略显喧闹的客栈中显得微不足道,却又分外扎眼。

“喂。”

黛雅抬起头来,看见一名少女斜着靠在桌旁。

“你的剑鞘里,为什么没有剑?”少女问道。

黛雅并没有理会她。

少女变得不耐烦了起来,她敲了敲桌子,嚷道:“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而黛雅只是夹了一筷子菜到自己碗里。

少女所说的剑鞘被黛雅放在了桌子上,剑鞘被磨损的很严重,让人看了颇为可惜。

“如果你再不理我,我就把鞘子给拿走了哦。”少女说着,自顾自的把剑鞘从桌子上拾了起来。

然后,她一步一步的朝客栈外走去,消失在了视线里。

而黛雅只是低着头吃着饭,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毫无任何反应。

紧接着,又有两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其中在黛雅的对面坐了下来,另一个仅仅是站在坐下来的那个女孩子身后。

“你的剑鞘被拿走了哦?”坐下来的那个带着一丝好奇问道。

这会黛雅总算是把眼前的饭菜对付完了,她看起来仍然不想说话,不过面前的坐下来的那个看起来有点波斯人血统的女孩一直在望着自己这边,她的眸子像是两颗蓝宝石一样,让人没法不在意。

黛雅叹了一口气:“那剑鞘早就已经一钱不值了。”

“可是剑呢?有剑鞘,那就一定有剑。”

“为什么剑鞘一定要有剑?”

有波斯血统的女孩笑了起来:“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剑鞘里面不需要有剑这种说法,有意思,要我帮你找回你的鞘子吗?”

“你要是拿得到的话就归你,我不需要。老板娘,往常一样的房间。”

黛雅不再理会女孩,背过身来径自上楼。

蓝色眼睛的女孩闭上眼,露出微笑。

“花丸。”

“花丸在。”她身后的那个小侍女回应道。

“去找到那个拿走剑鞘的人。”

“是,那么我去去就回。”

“老板娘,我要一间房,要在那个刚刚上去的人隔壁。”

“好嘞,请问客官怎么称呼?”

“哼嗯,叫我玛丽就好啦。”


腿个南黛武侠脑洞,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把所有人姓名都改成中式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