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海鸟】【HP AU】 龙翼下的獾们 序章

联动: 【夜梨】【HP AU】在霍格沃茨的一年

和豆腐的首次合作,希望各位看得愉快

大体上的感觉就是将琐碎的脑洞拼接起来,可能不是很有阅读体验

另外最近变忙了,不知道要在豆腐完结多久后才能把坑填上

总之就是这么一篇东西了,希望各位多加原谅




各个角落的钟变着花样的敲过了十下之后,学院各处安静到令人恐惧,白天不会被人注意到的声音从这座古老城堡的各个角落里如同睡醒的幽灵一般冒了出来,让那些胆小却又想象力丰富的人颤栗不已。

但园田海未恰好满足上述两种条件。

当然海未倒不是真的胆子小,只是这所魔法学校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

最原始的恐惧不就是来源于未知么。

躲过巡逻的老师,海未再次确认了四下无人后,叩了叩一副画的名牌。

画面上的那名穿着奇怪盔甲的骑士低下头,说道:“口令?”

“赞美太阳。”

骑士点了点头,将双臂举过头顶。紧接着画框就被打开了一条小缝,海未举起魔杖,念了一句“荧光闪烁”便钻了进去。

骑士的身后是一条密道,据画上的骑士说本来这条密道的设计者打算将打开的方式设定为用物理方式狠狠地对着墙来一下,但是这么粗鲁的方式似乎相当不利于使用者隐秘地行动,于是设计者便只好作罢。

密道不算曲折,但仍然费了海未一些时间。

出口是一口盖着盖子的井,虽然在爬着井上所架的梯子的时候没有感觉,但是从井口往下望去的话确实是可以看得到人在水中的倒影。

甚至可以真的打到水哦。

“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还不算迟到。”

海未接过了小鸟递过来的手,从井里钻了出来。

“是谁在那!”远处传来一道严厉的喊话。

待巡逻的老师赶到井边,四下已经空无一人。

突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什么,老师急忙转过身去。

一头四蹄巨兽在禁林的边缘幽幽地看向这边,然后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老师挠了挠头,耸了一下肩之后悻悻走开。

直到走进禁林的某处原本是提供给守林员用的补给站附近,那头巨大的野兽才显出了原型。

“太……太热了……”从阿尼马格斯状态解脱的海未此时顾不上矜持,解开了领口的两道扣子,并从补给箱里取出了水壶,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本来落在巨兽身上的一只深色的小鸟此时不得不飞了起来,但在几秒钟之后也变成了人。

“嘛……毕竟是驼鹿嘛。”小鸟无奈地笑了起来,念动魔咒朝着海未吹起一阵小风。

“这个形态只有在冬天才有用。”海未抱怨了起来。

“是啊,说不定到时候这里还要备着一副雪橇呢。”

“诶,要我拉着你吗?”

“不是很有气氛嘛~”

“唔……”海未顿了一下“你在变成鸟儿的时候能挨过冬天的……”

“可别小瞧鸟儿哦~”

“是,是吗。”

“好了。”小鸟掏出怀表看了一眼,说道:“给你看个东西。”

她从身后掏出了一个旅行箱,在对着箱子上的旋钮一番折腾之后小鸟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它。

海未揉了揉眼,她觉得自己眼睛大概是出了什么毛病,才能从一个上世纪经典款式的旅行箱里看到一架向下延伸的梯子。
“这个是?”

“纽特先生送给我的,好了,跟我来。”小鸟压低声音说道,但这掩饰不了她雀跃的心情。

海未确实也见过不少让空间扭曲的实例,比如霍格沃茨本身,但是魔法总能在出其不意的地方让你大吃一惊。

小鸟先爬了下去,海未随后也爬了下去,本来她打算顺手合上箱子,却发现箱子自己合了起来。

从梯子上下来之后,她们来到了一间没有顶的木屋。

这个木屋并不是箱子的全部,海未很难去描述这个箱子所盛放的空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图形,它莫名其妙地向四处伸展但又不显得过于辽阔。好几块被施了魔法的布帘将整个空间分成了气候形态各不相同的区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微缩的自然保护区。

除了没有动物以外。

“纽特先生年轻的时候利用这个箱子来保护一些濒危的神奇动物,不过他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了,所以便将这个空箱子让给了我。哦,帮我检查一下杂物间那边的柜子好吗?纽特先生说那边的药品已经过期好久了。”小鸟一边解释一边用魔咒清除桌椅上的积灰。

“那我把过期药放哪?”

“堆到一边就行,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把它们埋到那边的田里也可以。”

海未打开药柜,不由得舒了一口气,因为里面只有已经干枯了的各式草药,而不是动物身上去下来的东西。

“啊,那种类型的药材算是稀缺货品,纽特先生已经提前转移走了。”

“你真的不会读心术?”

“大概?”

小鸟对此事不可置否,但在海未心里一直觉得小鸟在这方面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

处理过药品之后,海未又帮忙修剪了一些长过头的植物,并且捂着鼻子收拾掉了一些残留的不知名动物留下的排泄物之后,总算是和小鸟一起又回到了守林员小屋。

“接下来我们去和它们告别吧。”

“嗯。”

海未从小屋的暗格里拿出两把飞天扫帚,小鸟把箱子装到了飞天扫帚旁边伸出的小钩上。

禁林里配备的这种扫帚不是那种竞速型的,是那种专门设计用来进行在危险地区进行运送货品的型号,所以上面有用来挂东西的挂钩。另外还被施上了各种防护魔法和制动魔法,使得它们的制动性大大增强,方便驾驶者做出各种杂技般的动作又不至于被摔下去。

两人轻车熟路的驱动扫帚在禁林间穿行,这让海未回想起了过去一年半的经历,不禁苦笑了起来。

早在二年级的时候,小鸟就彻底的迷上了神奇动物保护课,想溜进禁林的年头油然而生。在海未的劝说下,她一度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没过多久,她就抓住了海未的一个话柄。

“‘禁林里有很多你无法面对的危险,仅凭学生是不可能对付的!’海未曾经这么说过的对吧。”

“嗯,是的,怎么了?”

“那么只要能对付那些危险就能去禁林了对吧。”

“话是这么说……但是!”

“能对付就行了,是吧。”

“绝对不行,这是原则。”

“那好吧,我自己来想办法去。”

“小鸟!”

最终还是拗不过小鸟……

这个聪明的女孩子在其他事务上都十分乖巧听话,唯独这件事上她怎么都不愿意退让。

或许正是这份对神奇生物的热情,才让赫奇帕奇的新院长:纽特·斯卡曼对她偏爱有加吧。

总之从三年级以后,她们经常在没人的地方去讨论禁林,并且花费了两个学期偷偷练习阿尼马格斯技巧,因为有传闻说动物很少遭到袭击。终于在五年级,海未确定万无一失之后,她们才进入了禁林。

巧的是,纽特在这一年回归,这让小鸟彻底疯掉了。

我来简单的概括一下小鸟和海未这一年过的事什么样的日子,因为展开来写的话毫无疑问可以写满一本书。

她们每周都约着去一次禁林,在独角兽产崽的那段日子里她们甚至一周去了三次。

为了能够不被发现的溜进禁林,她们起码在霍格沃茨里发掘了三条密道,再加上能够变身以及足够高的警惕性,她们一次都没有被费尔奇逮到。

但危险并不只是来自老师,能够变身成为动物并不能减少她们所遭遇的危险,相反,她们所经历的大小危险完全可以拿出来补全《神奇动物在哪里》。但是小鸟并未因此放弃,危险反而激发了她的兴致。每当遭遇一次危险或者经历一次奇妙的接触,她就会记在笔记上,并每两个月请教纽特一次。如果新老师起了疑心,小鸟就用自己是从小说上看到的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其结果就是在六年级暑假开始之前,她们已经把禁林摸得比霍格沃茨本身还要熟悉,人马一族对在大晚上见到她们已经见怪不怪,小鸟甚至获得了大部分禁林中生物的信任,海未到最后都没能搞明她们两个即使摸鱼成这样也还是通过了O.W.L的原因。

“再见了,鲁特,约翰,芬奇,肖,我会想你们的。”

“我还是不懂你的起名规律是什么。”

“嗯哼~。”

在海未回想的时候,小鸟已经和和最后一批独角兽道过别了。

“你应该还有事没对我说。”

“嗯……”

“我好歹也当了级长,院长的为人还是很清楚的。”

“嗯……”

“你肯定答应了他什么条件。”

“海未也会读心术呢。”

“彼此彼此。”

独角兽们逐渐地消失在树林深处,小鸟明朗的表情也随之消失,她走到一截倒下的树干旁边,招呼着海未。

月光穿过林间,照在了亚麻色长发女孩略显忧郁的脸庞上,海未不动声色地欣赏着这副只属于她的画面,接着坐到了小鸟的身边。

小鸟沉默了一会,盯着着她轻轻扣住的十指说道:“他送给了我旅行箱,同意我暂时收容一些禁林的动物,条件是我在校期间未经允许不得踏入禁林。”

但是刚才小鸟没有收容任何一只动物,海未眨了眨眼,猜出了个大概。

小鸟大概是觉得禁林的生物还是待在禁林里好。

“你能忍受的住吗?”

“我想……我大概不能,但是我希望在这一点上尊重纽特先生的建议。”

海未拉住了小鸟的手。

“说起来,这个暑假纽特先生邀请我去他家做客,之后我还要在欧洲旅行一段时间。”

这次轮到海未的表情僵住了。

“怎么了?”

“我们学院的其他两位级长邀请我去她们的老家玩……本来我想邀请你一起去的。”

“啊……”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又陷入了沉默。

“我们该回去了呢。”

“已经这个点了!”

海未和小鸟连忙跨上扫帚飞回补给站,接着一路疾驰回城堡。

迈出密道的门之后,她们互道了晚安,急匆匆的便溜回了自己的宿舍。

从这天晚上开始,本来无话不谈的两个人突然变得拘谨了起来,每当她们独处的时,象征沉默的天使就会在两人身旁赖着不走。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第二个学期开学。

直到皮皮鬼交上了新朋友。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