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海鸟】【HP AU】 龙翼下的獾们 第一章 重置版

联动【夜梨】【HP AU】在霍格沃茨的一年 Prologue


因为有人反应原本的第一章看的不是太懂,于是便想着稍微重置一下,一不小心爆了字数,这还连霍格沃茨的门都没进呢……


破釜酒吧客房里的灯光柔和地照耀着海未,但是却抚不平她掩饰不住的焦躁。 
她微微喘息着,显然是刚刚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握着一杯黄油啤酒,那是酒吧的新主人汉娜给她的。 
“拿去吧亲爱的,不不不,不用付钱,你看起来太需要这个了。”她是这么说的。 
海未很感谢她的帮忙,她这两天已经习惯于受到帮助了,而她也确实需要别人的帮助,所以就没有推辞。 
客房的门被打开来,一个矮个女生带着略显沉重的表情走了进来,在看到在床上消沉地坐着的海未之后轻叫了一声。 
“海未——抱——歉,今天——还——还是没——有找到——” 
“没关系的花丸!我帮你接杯水,你先休息一下吧。” 
“啊,好的——还有,给你的。”名叫花丸的女孩气喘吁吁地递过来一块东西。 
“谢谢,麻烦你了。” 
海未接过了花丸递过来的巧克力蛙并放到了一边,从一旁的橱柜里取出了一只木杯,然后掏出魔杖轻轻碰了碰杯子,香气立刻和可可一起从杯底涌了上来。 
海未把可可递给了花丸,花丸面带倦意地说了声谢谢,靠着竖起来放在床上的枕头慢慢地啜了起来。 
这个孩子的名字叫国木田花丸,是和海未同学院的学妹,同时也是赫奇帕奇的五年级级长。她有着浅色的头发和厚厚的眉毛,性格随和,是一个比海未还要标准的赫奇帕奇。她的家里人掌管着一座寺庙,也正因为如此她成为了一个文静的孩子。平时的爱好是读书和吃东西,所以她的体力并不怎么好。 
三位赫奇帕奇级长在开学的十天前便抵达了对角巷,她们这么做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小鸟和海未已经整整一个暑假没有联系上了。 
当然,并不是因为海未和小鸟闹了什么别扭,虽然假期前两个人之间出了点小状况,但不应该至于让小鸟连信都不回了。 
于是三个人决定提前到对角巷去打听小鸟的去向,但是几天过去了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咚咚”门响了起来。 
“请进。” 
剩下的那位级长走了进来,扬了扬手中的三封信后把它们放到了桌上,接着毫不客气地将原本是海未的那杯黄油啤酒顺了过去猛灌了一口。 
花丸放下可可,从行李包中取出了一个小袋子,轻轻地从中拈了一点粉尘洒向信封。 
那些粉尘并没有落向信封,而是轻轻地从旁飘过,仿佛有一堵空气墙将它们隔开了一样。 
这让在场的三人都皱起了眉头。 
“和之前猜想的一样,这是碰上了反追踪咒的反应。”花丸迟疑了一下,宣布道。 
“小鸟,你究竟遇到了什么麻烦……” 
“应该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一时间,海未的脑中闪过无数种可能性:追捕女巫的麻瓜,神奇生物偷猎者,邪恶又狡黠的未确认生物…… 
“海未,海未?” 
“啊,啊,什么?” 
剩下的那位级长略显犹豫地望向海未:“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提……” 
“没事,你说。” 
“明天我打算去一趟翻倒巷。” 
“嗯?”海未歪了歪头“你去哪干嘛?” 
“我从奥利凡德那里听说了,要找上好的木材,正规途径对于一个学生来说门槛太高了……” 
“所以你打算去翻倒巷?” 
“是的,啊,我早就想自己做一柄飞天扫帚了,不过爷爷一直不肯对我开放他的库房,所以木材还是要我自己来想办法。不过如果你忙的话,我也可以让……” 
“没关系的,明天我就陪你去一趟吧。”

果南点了点头,但看起来她开始有点后悔提出这个要求了。

“果然还是再找一找有关小鸟的消息吧。”

“能做的事情我们都已经试过了不是吗?接下来就只能相信小鸟她自己了,我也是时候该放松一下了。”海未安慰道。

是的,在禁林的时候她们多么糟糕的情况都面对过,而这次肯定也不例外,小鸟会平安的回来的。

而且这次的事情已经麻烦别人太多了,不能让人家太担心自己。

“嗯……那,那太好了,你就早点休息吧,我们明天一大早就要过去,哦对了花丸,你也想去吗?”

“不不不,我的话就算了。”花丸连忙摆手。

“这样啊,也好,那么晚安。”学姐一边说着一边退出了房门。
这位爽朗的大姐头便是最后一位级长了,她的名字叫做松浦果南,家里是开飞天扫帚店的,而她本人也非常喜欢飞天扫帚,将来的理想便是从爷爷手中继承店铺。 
所以她擅长飞天扫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每次她拖着她那长长的深蓝色马尾骑着扫帚从魁地奇场上掠过时,总会意外地惊起一片女生的尖叫。但她却不喜欢魁地奇,每次学院队邀请她都被她婉言谢绝。 因此她一次魁地奇比赛都没有参加过,作为补偿,队里的扫帚保养与维修都是她在做,当然其他学院的人来拜托她维护的话也是来者不拒。

“这才是运动精神嘛。”她是这样为自己辩解的。

第二天,海未早早地起来,去酒吧外和果南碰头。
“唔,啊,黛雅学姐,鞠莉学姐,早上好。” 
“海未还有果南,早!上!好!” 
“嗯,早上好啊,黛雅,鞠莉。” 
“哎,早上好。” 
出乎海未意料的是,果南居然还另外叫上了两个人。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出发吧。” 
“出发~!” 
“果南本来只是想拉我去的,没想到被鞠莉听到了,所以就变成现在这个状况。”黛雅对海未和果南解释道。 

“没关系,多一个人也不错。”果南说道。
名叫黛雅的女孩又转向海未,稍微带着一点歉意说道:“另外,那个,很抱歉,我这边也没办法打听到什么消息。” 
“啊,真的是劳烦您了。” 
“客气了,这是应该的。”黛雅浅浅地对海未笑了一下。 
黑泽黛雅是果南的好友,由于她经常来赫奇帕奇找果南商量事情所以海未渐渐地也和她熟了起来。在那以前,海未一直觉得斯莱特林都是一些喜欢偷偷耍点见不得人的小手段来获取成功的人。 
不过据这位有着东方古典韵味的长发美人透露,在分院的时候她本该被分去赫奇帕奇的,但分院帽察觉到了她的犹豫,给了她一次选择的机会,于是她便选择了斯莱特林。 

黛雅这么做的原因是她希望继承家族的族长,现任族长开出的条件便是她要进斯莱特林。

海未也有一个家里的道场需要去继承,不过园田家的家规在这方面相对宽松一些就是了。

海未有个姐姐,小时候她们按照传统进行了一次决定继承人的决斗,胜利者来继承道场,结果是海未赢了。

现在她的姐姐正在魔法所读书吧。

说起来黛雅好像也有个妹妹来着,不过没怎么听她提过她妹妹的事。

“好了,我们到了。”

海未对着这条声名狼藉的巷子皱了皱眉眉头,她朝果南望了过去,希望她能说点什么,但是却意外的发现她在发抖。

啊,也是呢,她其实不像外表上看的那样是个粗神经的家伙,说不定她昨晚能提出去翻倒巷这个提议就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勇气了吧。

“果南,没问题的,我们都在。”黛雅说道。

“啊……嗯,是的,大家都在,嗯。”果南喃喃自语道。

名叫鞠莉的金发女孩拍了拍果南的肩膀,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海未没多做什么,只是在果南看向她时点了点头。

得到大家的鼓励后,果南咽了下口水,说道:“目的地是一个叫黑酒馆的地方,我们走吧。”

鞠莉眯了眯眼。

海未和她并不是很熟,只知道她好像是格兰芬多的人,说老实话海未对她第一印象并不好,在她看来喜欢吵吵闹闹的人都挺会惹麻烦。

大家一言不发地在散发着一股霉味的巷子里前行着,两边店铺的橱窗里那些畸形又扭曲的不知名标本,以及各种叫不上来名字但一看就让人不舒服的魔法道具更让她们心无旁骛的去找酒馆的招牌。

最后,她们找到了酒馆,门口停顿了一下之后,鞠莉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其余三人鱼贯而入。

令海未惊讶的是,黑酒馆的布置和装饰看起来居然和普通麻瓜酒馆差不多,这让她稍微感受到一丝欣慰。

吧台上有几个披着斗篷的巫师在窃窃私语,穿着干净整洁职业装的酒保在昏暗的灯光下打着瞌睡,角落里一个谢顶矮个老男巫正盯着她们看。

果南走向角落里的那个巫师,从她的脚步可以看出她几乎是在逼着自己朝那边走去。

还没走到座位,就听见那个巫师抛过来一句低沉的咕哝:“我还以为松浦的孙女以及奥利凡德推荐的人肯定非常有种……”

果南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样子,黛雅和海未架住了她,把她丢到了座位上。

鞠莉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瓶不知名的饮料,趁着果南不太清醒的时候迅速地给她灌了一口。

不得不说这真的十分管用,果南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西西弗斯先生,先把木头拿给我看看吧。”

“哼。”

“啊,忘了跟你打招呼了。”

“免了,喏。”

西西弗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铺展开来,里面是一小段一小段的木材样本。

就着昏暗的灯光,果南小心翼翼地从中取下木材,试探重量,检查纹理,还闻了闻其中几个的气味。慢慢的她进入了状态,本来不太高兴的西西弗斯露出了有些意味深长的眼神。

但是这个过程对其他人来说就稍微有些枯燥了,黛雅和海未姑且还能忍受得住,但是鞠莉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她走到海未身旁,不由分说的便把海未拽了起来。

“跟我来一趟。”

“干嘛,唔。”

就这样,海未被按到了吧台上。

“嘿,给我们随便来点什么。”鞠莉蹦上座椅,冲着打着瞌睡的酒吧打了两个响指。

被惊醒的酒保不太情愿地睁开眼睛,挥了挥魔杖,两瓶酒从吧台下飘了起来,粗暴地塞到了两个人的手里。“啵”的一声,瓶盖被无形的起子弹飞,精准的落到了吧台后面的垃圾桶里。

发泄完情绪之后,酒保坐在椅子上重新打起了瞌睡。

海未有些顾忌地看了看手里的酒瓶,但她更加顾忌的是不远处那些穿着斗篷的家伙,他们看起来相当符合人们对出没在翻倒巷里的人的认知:未知,神秘,深不可测,危险……

“只要你不去在意那边的人就好了。”鞠莉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她轻快的语调却显得她应对这种情况十分游刃有余:“先喝上一口,我们可以聊聊许多事。”

海未完全不知道鞠莉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但还是乖乖照做了,她抿了一小口手中的饮料,发现那并不是酒,而是某种口感柔和的果汁混合物。

是年龄检测咒……?她有些吃惊的望向酒保。

鞠莉说道:“好了,不用管他了,园田……海未,是叫这个名字没错吧。”

”嗯,是的。”海未回答道。

“我的名字叫小原鞠莉,叫我鞠莉姐姐就好啦~”

“鞠莉……姐姐?”

“噗……还真叫了啊。”鞠莉涨红了脸,明显是在憋笑:“我开玩笑的,直接叫我鞠莉就行了,噗噗噗。”

她憋了半分钟,使劲掐着自己大腿才忍住没大声笑出来。

“抱歉,你就跟黛雅一样,太好玩了。”

“一点都不好玩。”海未皱起了眉头。

鞠莉收起笑脸,问道:“好吧,那你觉得刚才果南鉴定木头的过程好玩吗?”

海未认真的回答道:“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哦,那你说说看什么地方有意思啊。”

“那个,我觉得静下心来去仔细观察一个东西本身就很有意思,而且果南她也教过我一点关于木材的知识,所以稍微能看懂一点。”

鞠莉沉默了一下,她盯着海未的眼睛,露出了就像是看着懵懂的爱丽丝的柴郡猫一样的眼神。

“果南有没有鉴定出你是什么木材?”

“我只知道枯木有时也能逢春。”

“看样子你经常遭人调戏啊,这个回答也是果南教你的?”

“是的。”

披着斗篷的人相继走出了酒馆,虽然酒馆因此变得冷清但是氛围却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鞠莉喝了一口饮料,慵懒地靠在了吧台上。

“你的小小鸟儿,她目前平安无事。”她懒洋洋地说道。

这回轮到海未楞了一下,然后差点炸锅。

“你是说!”

“冷静一点。”鞠莉朝着海未像一个醉鬼一样晃了晃酒瓶。

海未喝了一口饮料,强行稳住了心神。

“我可以告诉你关于你的小小鸟儿的一些消息,但是相对的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当然我知道你会帮我保守的。”

“说来听听。”

“我会摄神取念,而且是天生的那种,家族遗传的,这就是我需要你帮我保守的秘密。”

“嗯,我会帮你保密的。”

“好,我就接着往下说了。刚才那些披着斗篷的人似乎就是在追查鸟儿的下落,因为她似乎正在带着一条火龙潜逃。”

“!”

“你居然不是因为她带着火龙而惊讶,哦,毕竟你早就有心理准备了。那只火龙非常重要,好像是什么保护品种?这种事我不太懂啦,总之你的小小鸟儿利用了一个旅行箱把龙偷走了……?哦,无痕伸展咒啊,有意思。那些披斗篷的家伙应该是成立了一个非法组织吧,专门偷猎这种稀有动物的样子。而且还有魔法部的内部人员给他们撑腰。哇,小小鸟捅大篓子啊。好了,以上就是我刚刚从那边的人听过来的大致内容。”

心中所想之事被看得一清二楚,不过海未并不讨厌这种感觉,毕竟她一直是心直口快,几乎不会去刻意隐瞒心中的想法。

“不客气,要谢就谢黛雅吧,她让我留意的。噗,你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嘛。嗯,没错,很方便吧。哦?那位小鸟儿也会摄神取念吗?”

不过就算是海未也会有底线的。

“啊哈哈,抱歉,因为你和黛雅太像了,情不自禁的就读的深了一点。嗯,我以前经常读黛雅心的,可有意思了,只可惜后来她学会了大脑封闭术,哎。哦,看起来果南她们也搞定了。”

海未转头看了过去,只见果南和西西弗斯有说有笑的一边握着手一边站了起来,一旁的黛雅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

“那么就等您的消息了,订金随后会给您汇过去。”

“那就好,你就等着到货吧。”

西西弗斯戴上帽子,蹒跚着走出了酒馆。

“能谈妥真是太好了。那么,鞠莉你拉着海未去干什么了?”黛雅问道。

鞠莉告诉了黛雅和果南有关小鸟下落的事情。

听到了情况之后黛雅并没有露出多乐观的表情,她严肃地对海未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小鸟可能一段时间内都要过着亡命天涯的生活了。”

“是啊……但是知道她暂时还没被抓住,多少能让我有些安心。”海未回答道。

“亡命天涯是吗……”果南若有所思地低声念叨了一声。

“那我们先回酒吧收拾行李去吧,明天就要开学了。”

“我要再去对角巷一趟。”海未说道。

“嗯。”

时间慢悠悠地来到了夜晚,海未坐在破釜酒吧的屋顶上,百感交集。

如果是以前的这个时候,她和小鸟应该一起坐在这里,聊着阿尼玛格斯变形技巧,聊着暑假里见过的有趣的事,并且对未来进行着展望。

海未没由来的感到悲哀,她还有好多事想跟小鸟说,她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小鸟的事。而她现在为了躲避追踪正在到处东躲西藏,以后大概很难见到小鸟了吧。

小鸟会想办法和自己取得联系吗?

望着星空,海未陷入了沉思。

果南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屋顶,她在海未的旁边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她酝酿了一会儿,说道:“海未。”

“嗯?怎么了。”

“进入赫奇帕奇之后,你有没有对什么事情不甘心呢呢?”

“嗯……你突然问我这个我一时半会而也想不起来啊。”

果南笑了起来,说道:“那很好啊,这说明你并不执着于霍格沃茨。”

“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不对劲,海未偏过头去看向果南,发现她也正在盯着星空。

“莫非你……”海未问道。

果南苦笑了一声:“是啊,我有点小小的不甘心。毕竟我们赫奇帕奇已经七年都没有获得什么重大荣誉了。”

海未没有接茬,她选择静静地听果南说下去。

“可能你会觉得我有点追求功名的意思,嘛,或许确实是这样吧,我很想表彰一下我们学院,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里。你看,大家平时有事会互相帮助,若是觉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也会坦诚布公的寻求原谅。大家明明都是好人来着,但是为什么到最后我们什么名分都没有呢?”

“好,或许是因为我们学院没有什么突出贡献吧。其他三个学院的学生们或是狡诈,聪明还有勇敢。我们学院只有忠诚,但是在这和平年代,我们的忠诚是向着谁的呢?”

“还记得四大创始人的分院传说吗,赫奇帕奇她只是把其他三个人不要的学生挑走了而已,但是我们的院训却变成了忠诚勤勉什么的……只是因为确实没有优点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海未深呼吸了一下,看向了果南。

她并非是义愤填膺地说出这些话,因为她的表情很平淡,虽然苦笑着,但是没有露出一点真正意义上的不甘心。

或许她是真的很喜欢赫奇帕奇吧,说起来,这个学期过后她就要毕业了,这大概就是她会这么想的原因。

“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海未问道。

“我大概是想做什么事的吧。”果南叹了口气:“但是我真的想不出来我能够做出什么一鸣惊人的大事让整个学校为之震动呢。”

海未笑了起来,她想起了早上进入翻倒巷之前果南还一副慌得不行的模样。

大概是也想起了自己的那副窘迫的样子吧,果南也笑了起来。

“看样子我不适合去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她感叹道。

“那么参加魁地奇怎么样?”海未建议道。

“不要啊,我讨厌魁地奇。”

“在N.E.W.T.中名列前茅?”

“那只是个人成绩吧。”

两个人就这样闲聊了好一会儿。

“看样子万策休矣咯。”果南打了个哈欠。

“嗯,已经无能为力了。”

海未迟疑了一下,说道:“谢谢你能陪我聊一会儿。”

“这没什么,比起这个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该上床睡觉了,明天还得赶火车呢。”

“嗯,我看看时间。啊,都这个点了。”

两个人走下屋顶,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海未蹑手蹑脚地溜进客房,尽量不发出声音吵到已经睡着了的花丸。

海未盖好被子,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唤。

“海未?”

是花丸的声音。

“什么事?”

“我给小鸟做了一次占卜哦。”

“是吗,那么结果是什么?”

“结果显示你很快就能和小鸟重逢了呢。”

“啊,是这样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谢谢你,花丸。”

“诶嘿嘿,不客气。”

“睡觉吧,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呢。”

“海未,你下午抱回来的东西,是不是你替小鸟买的教材和文具?”

“……被你发现了啊。”

“小鸟她一定会回到霍格沃茨的。”

“嗯,谢谢你,花丸。”

“晚安。”

“晚安。”

 

第二天一早,准备开学学生么便陆陆续续从各自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享用着今年最后一次在破釜酒吧的早餐,然后用各自的方式前往国王十字车站。

海未多拿了一份教科书,这让她多少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还好她们遇到了在伦敦本地居住的其他赫奇帕奇的学生,顺手用车捎了几个人一程。

把行李送上了托运处之后,海未便在月台前不停的徘徊。

她多少还是抱着一些希望,希望小鸟能够突然拎着那款老旧的行李箱,从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里面跑进来。

行李箱,行李箱……

嗯,行李箱?

海未突然看到一个行李箱正孤零零地靠在一处长椅旁边,身边人来人往的,但是没人注意到这个行李箱。

海未咽了一口口水,她一点一点靠近行李箱,打量了起来。

这款行李箱……和放假前小鸟给自己看的那款行李箱简直一模一样,除了身上多了几道划痕以外。

海未直愣愣地盯着行李箱,不知道如何是好,说不定这只是别人的同款行李箱呢?

就在海未犹豫不决的时候,箱子突然睁开了一对大眼睛。

海未被吓得差点惊叫了起来,而那对大眼睛眨了两下,随即又消失了。

海未只困惑了一秒钟,随后她的眼睛便吃惊地瞪大了,她努力地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接着身子微微前倾,向箱子伸出了手。

“来,好孩子。”她说道。

海未在半空中摸索着,然后抓住了什么东西,接下来她的动作很奇怪,就像是要把空气搬到自己背上一样。做完这件事之后,她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注意到她之后便抓起了行李箱,匆忙地跑上了火车。

花丸和果南有些困惑的看着海未,她刚一跑进车厢就紧张地抱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行李箱,过了几秒钟后又把行李箱拿下来塞到了座位底下,最后莫名其妙的弯下腰来做了一套莫名其妙的动作。

“海未,你这是……”

“等从级长会议回来,我就跟你们解释。”海未说道,她脸上的表情异常雀跃。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