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海鸟】【HP AU】 龙翼下的獾们 第二章

字数又爆炸了
下一章还会爆炸吗……不要啊……
最后请体会双池面之间的友情


联动  【夜梨】【HP AU】在霍格沃茨的一年


学生会主席例行讲了一下这个学期的各项安排,以及强调了一下针对低年级学生的注意事项。就在大家以为所有事都交代完的时候,她却并没有有做出结束的打算。

“这个学期,我们学校即将迎来一名转校生,这是史无前例的,届时会在入学会上为她举行分院仪式,希望无论她被分到哪所学院,大家都能尽可能平常对待她。”她严肃地说道。

海未认真地做着笔记,就算是主席在前面讲得再啰嗦繁琐她也会认真的去对待。

但是其他几位级长逐渐地露出了显得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大家显然都认为这是不必要的客套话。

“这位转校生的名字,叫做津岛约翰。”

“是夜羽!”

主席身旁的一份报纸发出了抗议,但她并没有理会。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立刻纷纷议论了起来。赫奇帕奇的男女级长纷纷朝海未转过头去,这让她感受到空前的压力。

男主席咳嗽了一声,等车厢内安静下来,他接着那位金发女主席的话说道:“正如你们所想的,这个约翰就是来自魔法所的那个约翰。”

其他几位级长会看向海未也是这个原因,大家都知道她有个在魔法所上学的姐姐。

海未确实知道一点关于这位津岛约翰的故事,在假期的前半段,她从姐姐的口中(被迫的)了解到了一些关于这位问题学生的故事。

据说那位问题学生是一名十五岁的女巫,但是即使是经过系统的魔法学习,她依旧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魔法。且不说平时放出的莫名其妙的魔咒,那次将整个魔法所丢到南太平洋的事件,直接就让她成为了整个魔法世界的焦点。

“当时我闻到一股咸咸的海风味道,甚至听到惊涛拍岸的声音。就在我打定主意拿起鱼竿朝校门口走的时候,津岛那家伙就被控制住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姐姐是这么描述当时的情况的。

一瞬间这孩子就成为了各路知名魔法协会探讨和争论的焦点,关于这个孩子的说法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有的人说这孩子肯定是暗地里研究了什么黑魔法,有的人说她肯定是上帝派来的救星,还有的人竟然声称他坚信这个孩子的体内拥有一个更加强大的灵魂。

不过发生在这孩子身上的事还是让人没太有真实感,如果不是她刚刚被宣布要转学到霍格沃茨,津岛约翰对海未她们来说也只不过是报纸上的一则新闻罢了。

“会有人保证这孩子在校期间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力量吗?”斯莱特林的一位级长举手问道。

“一位魔法所的老师会过来监督她,同时,她将会担任我们的新黑魔法防御术老师。”女主席回答道。

那位金发女主席在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朝着赫奇帕奇这边瞟了一眼,被瞟的那位级长点了点头回了一个微笑,女主席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

见没人提出其他问题,两位主席便宣布会议结束,级长们依次走出会议室开始巡查车厢。

在车厢里巡查的时候,花丸按捺不住好奇心,向刚才被主席瞟的那个人问道:“你和绚濑主席之间真的战争真的结束了么?”

“是的。”果南回答道:“最终是她当上了级长,名至实归,所以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以后再也不在学校里决斗了?”

“嗯,是啊,因为毫无意义。”

花丸显得有些失望,海未则是一言不发,不过她心里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三个人巡查结束之后回到了她们的包厢,那里早就有两个人在等候。

鞠莉坐在靠窗的位置,似乎抱着什么东西,黛雅则是面对着一盒比比多味豆犹豫不决,她正在为该挑哪一颗而发愁。

见到三个人进来,两个人给果南让出了空位,花丸和海未坐在另一边。

关上包厢的门之前,果南探出头去,帮海未放哨。

海未将行李箱取了出来,将其平放在了包厢的地板上,用手轻轻地敲了它两下。

箱子轻轻地弹开,小鸟赤裸着身体蜷缩在箱子里面,睡眼惺忪,亚麻色的长发散乱的披着,配合着光滑的皮肤,让人感觉她好像一只精致的洋娃娃……

当然,以上只不过是海未默不作声的妄想。

鞠莉懒洋洋地看着她,但是海未的注意力全放在箱子上了,没注意到。

箱子在海未敲过之后应声弹开,露出了一个向下的梯子。

过了足足有两分钟,虽然和海未的想象相去甚远,但小鸟终于算是从箱子里冒了出来。果南把脑袋缩了回去,并关上了门。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感叹一句,就算是在逃亡途中,小鸟也依旧保持着衣装的整洁,现在她与其说是一个流亡者,不如说更像一个刚刚在舞会上将各种缠人的客人甩开的女孩。

海未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太多的话被哽在了喉咙里,她微微地张开嘴,希望能够整理出自己的思绪。

而小鸟只是站在原地,朝着她温柔地笑着。

鞠莉突然瞪大了眼睛,她若有所思地望着小鸟。

“欢迎回来。”愣了半天,海未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嗯,我回来了。”

海未给小鸟让出位置,后者疲惫地坐了下来,并接过了前者递过来的一杯清茶。鞠莉怀中的东西一点一点地显现了出来,那是一只像是长毛猴子的动物。小鸟摸了摸那只隐形兽的头,让它自己爬回了箱子里。

小小的包厢已经快要被除了小鸟以外的人的好奇撑炸了,因为一件不言而喻的事实正摆在她们面前。

一条龙正装在那个不起眼的旅行箱里面。

小鸟揉着太阳穴,说道:“海未……抱歉,我需要整理一下思路。”

她看向包厢里的其他人,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没关系的,我们知道。”海未用嘴型拼出了“龙”这个字。

面对小鸟略显吃惊的眼神,她看着一旁的鞠莉回答道:“稍微用了一点特殊手段了解到的。”

鞠莉笑眯眯的冲小鸟眨了眨眼,这让小鸟有些困惑。她介绍了自己的能力,并把自己从黑巫师那里听到的情报告诉了小鸟。

“这么说来他们果然已经渗透到各个地方了……我听说就算是躲到大洋彼岸也逃不出他们的掌心,看来此言非虚。”小鸟说道。

“所以你就想到把它带来霍格沃茨了吗?”

“是的……出现在伦敦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但是霍格沃茨是我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了。”

“他们为什么要追杀这条……”

“威廉,他的名字叫威廉。”

“好。”鞠莉虽然被强行打断了,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不悦:他们为什么要追杀威廉呢?”

“我不知道……但就我判断威廉不属于世界上任何一只已发现的龙种,它应该受到保护。”

果南问道:“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

不知为何,果南和鞠莉都显得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黛雅在一旁沉默了许久,这才开口:“那么你打算怎么照顾威廉?”

“我,我不知道,我还没能考虑那么多,对不起……”小鸟显得稍微有些痛苦。

海未发话了:“我明白,箱子就由我来保管,毕竟你们学院的人不能太过信任。”

小鸟安心地笑了起来,只是海未还是有些无法适应小鸟对自己的信赖,那笑容使她的脸颊微微泛红。

黛雅叹了一口气,花丸则是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拉文克劳的人内部有着一套复杂的处事原则。”黛雅解释道。

花丸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海未,我们可以把那威廉放到旧公共休息室去。”果南眉飞色舞地说道。

海未顿了顿,随即瞪大了双眼:“是的没错,我们确实可以把它放在那里。”

“旧公共休息室?”鞠莉和花丸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不过前者立刻就露出了了然于胸的表情。

黛雅对花丸解释道:“在三楼有一个死胡同,如果你对着胡同尽头的一扇墙壁念动咒语,就会有一扇门显现出来。据我们调查,那扇门后面的房间正是霍格沃茨最初的公共休息室。”

“有多大呢?那间休息室……”

“有图书馆二分之一那么大。”黛雅看着花丸吃惊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因为那个休息室原本是用来让四个学院的人同时休息的。”

小鸟疲惫的眼神中终于透出了一丝光来:“那我们就可以把威廉放出来了,它甚至比海格的小屋都要小一点。”

“那食物怎么办?”黛雅问道。

“没关系,我们可以找家养小精灵那里多要一点……”

……

大家突然沉默了下来,包厢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了稀稀拉拉的脚步声。

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决定不在火车上讨论关于龙的事情了。

“啊——”果南伸了个懒腰,长长的叹了口气:“七年一转眼就要这么过去啦。”

“是啊。”黛雅说道。

鞠莉迎着太阳眯起了眼,像一只懒惰的猫儿一样,她似乎不打算对这个话题有所表示。

“前辈们未来打算做什么呢?”花丸问道。

“我会去继承爷爷的店,这是一早就定下来的。”

“我会留在霍格沃茨。”鞠莉说道:“具体做什么,嗯哼~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黛雅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我也会留下来,基于相同的原因。”

“黛雅桑你……不是要继承家族吗?”

“原本是那样的,但计划有变呢。”

黛雅下意识的朝鞠莉那边瞟了两眼。

花丸突然拍了一下手,对果南说道:“对了,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说吧。”

“什么话题?”

“绚濑小姐当上学生会主席你就没有一丝不甘心吗?”

“是啊,我刚才也说过了,她当上主席完全是一件名至实归的事,我承认她比我更有资格当上学生会主席。而且这应该也是她的理想,我记得她是想进入魔法部工作的,这应该算是她的一个未来的踏板吧。”

“是的,大家都知道绚濑学姐来自古老的纯血统家族,而且还是混血儿。”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果南伸出食指摇了摇:“她身上混了日俄英法四国的血统,虽说纯血统现在不能算是身份高贵的象征了,但是在她身上——那些古老优秀血液真的是一滴都没有浪费的继承到了她的身上。”

海未耸了耸肩,开始给每个人续茶水,刚才在果南讲话的时候她顺便塞给了每个人一只杯子。

果南玩了起来,她让自己杯中的茶水从杯中飘了起来,变成了无数的小球。每个小球两两组合依次向下汇聚,然后又和其他小球重新汇聚,最后流回了杯中。

她在用茶水模拟绚濑的家谱……

“她的祖母是日本人,那会儿真的是时局动荡,她因此认识到了她的苏联祖父,并以此移居到了相对安稳的苏联……但是好景不长,苏联的麻瓜们掀起了一场运动,所有不符合它们价值观的事物都将被他们残忍消灭。无论是苏联麻瓜还是苏联巫师们都只得大举逃亡,她的祖父母带着她的妈妈逃到了美国。随后开始在美国倒腾魔法五金,因此意外的发了一笔大财。随后她的母亲便邂逅了她的父亲。” 

松浦果南的声音有着奇特的力量,那声音沉稳但又不失活泼,极具感染力和吸引力,她简直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

海未突然发现小鸟已经靠在她身上睡着了,前者先是看向另一边试图用眼神将害羞一口气抛开。成功抛开害羞之后,她从怀里掏出一把小梳子,一边替小鸟梳理着她那长时间没有认真打理而变得干枯蓬乱的亚麻色长发,一边继续听果南讲述关于她打听到的关于绚濑的祖父母。

果南之后又讲了好久,她讲完了绚濑祖父母的故事之后还意犹未尽,又把她父母的一些故事讲给了大家听。见大家似乎还没觉得不耐烦,她最后甚至开始跟大家向上追溯起学生会主席的祖先。

“好啦好啦,关于法国我实在是没办法往上追溯了,波旁王朝那会儿留下的有关资料实在是太少了。”松浦遗憾地说道:“那会儿的法国挺有意思的,我很想知道她们的家族在那时后来经历了什么。”

“你还真是……做了详细的调查啊”。黛雅的嘴角有些抽搐。

“毕竟我都认识她七年了嘛。”果南轻描淡写的说道:“那家伙肯定也把我的家底打听的差不多了,就像互相交换名片一样,我们算是彼此彼此吧。”

说老实话,这交换名片的方式可让人不敢恭维……

说完,她挥了挥魔杖,让最后几滴水落回自己的杯中。

“所以你们看,从各个方面来说绚濑那家伙当上主席都是理所应当的,而我只不过是一只丑小鸭罢了。”

大家都摇了摇头,包厢里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点,关于松浦和绚濑这长达六年的明争暗斗的事情。

一开始在一年级的飞行课上,果南对着绚濑提出了好几点建议,当然她的初衷是好的,帮助他人也算是她的习惯。

但是绚濑的自尊心不容许她被一个同龄人这么指手画脚,于是便单方面的和果南吵了起来。

一年级的时候她们两个的冲突方式还算和平,只是打打嘴仗。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掌握的魔咒也越来越多。见面互丢魔咒成了她们二三年级时的日常,等到了四年级的时候,争斗开始有了转变。

一开始先是果南朝绚濑丢过去了一张桌子,绚濑轻挥魔杖,桌子迅速缩小,四条桌腿变得小巧玲,最后变成一只松鼠轻巧地落在了绚濑的肩头。

这显然凸显出了绚濑法力的强大,但是果南随后不甘示弱的追赶了上来。

到了后来,一到课间学生们便开始期待两个人的变形术大战。

她们采取的最多的决斗方式还是就地朝对方扔东西,接住对方的东西然后变形并丢回去。但是最精彩的一种还要数追逐战:一方追着另一方跑,被追的一方一边避开老师的必经之路一边沿路丢下各种陷阱,追的一方必须一一化解那些难缠的陷阱。

是的,这两个人的决斗完全成为了一种表演,并且融入到了霍格沃茨学生们的生活中去。她们将这项表演足足保持了两年,但到了去年,也就是她们六年级的时候,她们整整一年只决斗了三次,原因是她们把决斗的目标改成了竞选学生会主席。

原本已经成为日常的“表演”在去年次数变少已经够让人沮丧了,没想到到了七年级居然完全看不到了,这让人不免有点感伤。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嘛,对了,等等,我有件好东西好像放在身上了,让我找找……”

果南站起身来,把校服外面的口袋都翻了一遍,接着又翻了一遍内侧口袋,最后摸出一张稍稍有些发旧的照片。她将照片递给了大家,人们传阅着,忍不住发出赞叹。

这是一张彩色照片,因此清晰地照出了绚濑绘里小时候的那张稚嫩的脸庞,她穿着芭蕾舞裙,优雅地在舞台上伸展着四肢,跳完舞后,小绚濑冲着照片外面的人露出一个略显腼腆的微笑。

果南从花丸那里拿回照片,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到了内侧胸口旁的口袋里。

“没想到……主席居然有这么可爱的时候。”黑泽黛雅的眼神有些发愣。

面对黛雅的反应鞠莉明显有点吃醋,她把嘴高高地撅了起来。

“你是从哪弄到这张照片的……”花丸问道。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可是偷偷潜入到她奶奶家,和那些古老而又有效的防盗措施鏖战了……好吧好吧,五年级暑假的时候去她奶奶家拜访了一下,这是她奶奶从相册里取下来送给我的,对了,她还有个可爱的妹妹呢。”

果南本来打算吹牛的,但是鞠莉一直没好气的在盯着她看,才不得不改口。

她貌似还有一些话想要说,她的眉毛动了动,嘴唇颤了一下,最后只是吐出来几个字。

“就这样吧。”

然后就托着下巴,一边喝着茶一边望向窗外,除了偶尔附和一两句聊天以外在下车前便没说过话。

她是在落寞吗?海未不由得这么想道。

大家在车上无聊地掷骰子,玩着古老的纸笔游戏。海未刚才给小鸟编麻花辫的举动刺激到了鞠莉,导致下车时黛雅的头上多了一绺乱七八糟的麻花辫。

 下了火车之后便是例行的无马马车时间,然后级长们顺利地指引着一年级新生们登上小船。

大家有惊无险的渡过了湖,进入了礼堂。麦格校长例行的演讲,新生的分院仪式,像往常一样,赫奇帕奇的学生要稍稍多一点。

“那个传说中的转校生呢?”赫奇帕奇的一位七年级男级长咽下了牛排,问道。

“不知道,大概是迟到了吧,说起来,像那种危险人物,理应被魔法部五花大绑的丢进阿兹卡班,而不是送到我们学校里。”五年级的男级长耸了耸肩,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果南打了个圆场:“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追究这些了,你们觉得那个津岛会被分到哪个学院?”

 海未看了看桌子底下,那是她的行李箱。

“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分到赫奇帕奇。”一条龙就已经够她折腾的了,她衷心不希望这个时候突然窜出来另外一个乱子。

“不用说,肯定是斯莱特林。”另外一个赫奇帕奇发表了意见:“她肯定是用了黑魔法才挪动了魔法所——”

“别这么说。”花丸打断了他的话:“‘善子’这个词在日语中有‘好孩子’这个意思,我想她说不定不是自己故意要施那些魔法的。”

“国木田啊,你还是太天真了。”刚刚被花丸打断话语的男生摇了摇头。

“对了,园田你不是有个姐姐在魔法所吗,她有告诉过你什么事吗?”

“啊,确实……”

园田海末作为海未的姐姐是和海未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她因为不用继承家业所以过的十分悠闲,而且还时刻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这就使得她的课余生活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在魔法所里算是一匹我行我素的孤狼。

不过就算是孤狼姐姐也没和津岛约翰有过近距离接触,最多只是远远地在一旁观望着那个孤独的孩子。

没错,因为一直都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力量,津岛的朋友也变得越来越少,到最后演变成只有老师们会和津岛打招呼。所以时常会看到她形单影只地走在校园里。而那些同学们在看到她的时候,都如同遇到瘟神一般,自动给她让开一条路。

“因为长时间孤单一个人,那孩子好像变得有些奇怪哦?”

“奇怪?”

“念念有词的说着些怪话,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些台词蛮帅气的!”

“是吗……?”

能对上海末电波的台词啊……

突然礼堂的大门被打开,两个人从外面湿淋淋地走了进来,看样子外面下雨了啊。

那个扎着团子头的孩子就是津岛约翰了,和报纸上的照片一模一样。至于她旁边那个暗红色长发的拉文克劳女生……有点眼熟啊。哦!那个人是麻瓜出身的,小鸟以前跟自己介绍过,好像是叫樱内梨子?

这引起一阵小小的惊呼,海未也疑惑了起来。

姐姐不是说津岛这个孩子没有朋友吗,樱内为什么会和她走在一起?莫非她们从前是笔友之类的关系?

麦格教授敲了敲杯子,礼堂瞬间安静了下来,津岛走上前去接受分院仪式,樱内回到了拉文克劳的桌子旁边。

“斯莱特林!”分院帽大声宣布道。

海未松了一口气,她抬起头朝樱内望去,发现她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大概是希望津岛被分到同一个学院的希望落空了吧,想到这,海未稍微有点同情樱内,如果可能的话她也想和小鸟在同一个学院。

晚餐很快便结束了,级长们领着各自学院的学生前往对应的公共休息室。

回到休息室后,果南叫住了花丸和海未。

“海未,趁现在把威廉送到休息室吧,花丸你跟着海未认认路,这里有我和男生们就够了。”

海未点了点头拎起了箱子,嘱咐花丸跟紧自己一点,然后绕到了休息室的火炉旁边。

这是一个很偏僻的角落,近乎于一个视线的死角。海未扭动了一个握把,墙上悄无声息的开出了一条一人见宽的小洞。花丸被海未迅速地拉进了洞里,洞口随之合上,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洞里的通道并不蜿蜒,不一会儿两人便走到了尽头。海未用魔杖敲了敲墙面,说道:“友谊长存。”

墙上变出一扇门,海未打开门来,花丸立刻就被粉尘呛到了。

“咳咳!咳咳!阿嚏!”

海未含着歉意说道:“抱歉,这边平时没人打扫,连家养小精灵都不知道这里的存在。”

花丸用手在自己面前不停扇着,好一会儿才止住咳嗽。

“没关系。”

一停下咳嗽,花丸便开始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起这座旧公共休息室。

如同黛雅先前说过的那样,旧公共休息室确实大的惊人,它被荒废已久,很多地方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因为没有灯光,其深处显得一片昏暗。

两个人念起荧光咒点亮了屋子,海未将手提箱放了下来,从旁边拉了一块布盖住箱子。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这么做是多此一举,便把布扯下来丢到了一边。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进入箱子先看一看,最后决定等大家一起进去。

花丸在研究着休息室,但是海未叫住了她。她只得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原路返回吗?”

“不,这次我们走外面。”

海未贴着墙边摸索,来到了一处凹进去的墙面。她又念了一次“友谊长存”,墙面显现出一道比刚才宽得多的大门,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门上有着象征四个学院的动物作为装饰。

“这里原本是作为四个学院共同的休息室的。”花丸想到这,不免有点感伤。

“是啊,不过现在要紧的是外面的路,虽然还是从公共休息室走更隐蔽,但这条路也有必要记住。”

“嗯。”

海未带着花丸走了出来,外面是一条平时很难留意到的死胡同里。由于平时也算是是经常从胡同前面经过,花丸没费多少功夫就理解了路线。

“嗯?怎么这么热闹。”

“不知道呢。”

 

按理来说这会儿各学院的人都应该回到各自的休息室了,但是走廊上的人都显得异常兴奋,可以看到蓝色和红色制服的人聚集的最多,大概是因为休息室都在地下室的关系,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的学生相对较少甚至没有。

海未在攒动的人群中发现了几个眼熟的身影。

有两个橙色头发的女孩兴奋地朝人群的聚集点跑过去,她俩步调一致,简直就像是双胞胎。但事实上并非如此,高海千歌和高坂穗乃果除了那惹眼的发色和高调的性格很相近以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亲属关系。按理来说性格比她俩要沉稳一些的渡边曜同学应该会跟在她们身后的,但是海未意外的没有看到。经过花丸的指点才发现原来曜已经抢先在挤占人群的前排,试图给那两个人占个好位置。

但是随后海未便发现斯莱特林的人渐渐地变得多了起来。奇怪,按照道理来讲斯莱特林们不应该出现在这边的……

顺着人群走了过去,海未一眼便看到了罪魁祸首。

“是的,我要和你决斗,是巫师之间的那种决斗,不是互相扔扔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不是鬼魂,你是调皮捣蛋鬼,而且你有魔杖,别问我为什么知道。”

转校生津岛约翰神气活现地站在人群中间,她前面则是飘着霍格沃茨最不受待见的鬼魂:皮皮鬼。

津岛还在跟皮皮鬼说着什么,海未隐约听到了一点,她的头自打津岛的嘴蹦出“决斗”这两个字就开始痛了。霍格沃茨的走廊上禁止学生随便使用魔法,更别提决斗了。当然,对绚濑和果南的决斗放任不管确实是双重标准,但那两个人有她们的分寸,从来没伤到过路人。

而现在是津岛约翰对皮皮鬼,霍格沃茨史上第二厉害的惹祸精和一个差点能把学校挪走的女巫要进行决斗,这很难让人放心的下去。

所以海未要履行身为级长的职责,先拦住津岛和皮皮鬼,然后给斯莱特林扣个5分,好让这个桀骜不驯的转校生放老实点。

海未挤过人群,花丸只得勉强跟上她。当她好不容易终于来到最前面时,一人一鬼已经谈妥了。

两个人相互向对方鞠躬并且向后退去,海未依旧想要阻止这场决斗,但是被花丸拦住了。

花丸指了指正在兴头上的人们,海未注意到大家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要是在这个时候阻止了决斗怕是依旧会引发混乱。只得气鼓鼓地作罢。她转而开始和其他几位高年级学生一起给两位决斗者腾出空来。

“对了,我的助手是这位,樱内梨子。”转校生指了指一个方向,海未看到了稍微有些惊慌失措的樱内。

这未免有点不太公平,海未无奈的想道,可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一个鬼魂会给皮皮鬼做助手。

津岛还在跟樱内说着什么,皮皮鬼出其不意的向前者射出了一道魔咒,津岛不在意的扬了一下魔杖,魔咒应声弹飞,打碎了一截拥有千年历史的横梁。

调皮捣蛋鬼对自己的失利并不慌张,仿佛还颇为得意。它灵巧的躲过了津岛的一次攻击,并顺势嘲讽道:“我甚至不用挡开你的咒语!”

当然皮皮鬼是不用挡开她的咒语了,只是那道昏迷咒之后直直的冲着海未飞了过来,后者将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轻轻地将咒语弹开来。

“海未好厉害~”花丸由衷地赞叹道。

“这没什么。”海未的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但随之而来的情况让她的眉头几乎扭到了一起。

整个大厅在两名“调皮捣蛋鬼”(海未此时在心里已经把津岛约翰列为和皮皮鬼同等级甚至更高的麻烦)的摧残下显得不堪重负,时不时的有各种东西在往下坠落,或许在弗立维教授看来这说不定意外的是个很好的悬浮咒考试,但能够熟练掌握这一咒语的学生眼看着就要不够用了。

“统统石化!”

“除你武器!”

两道咒语交错而过,津岛由于中了全身固定咒而僵硬地倒在了地上,皮皮鬼手中的那支接骨木魔杖则是顺势被缴械咒击飞。

樱内立刻便冲到了津岛的身边,用飞来咒回收了皮皮鬼的魔杖并收进了怀里,然后她站了起来,平静地宣布道:“你丢了魔杖,胜负已分。”

人群发出了喝彩声,筋疲力尽的海未板着一张脸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喝彩的。

皮皮鬼在欢呼声中灰溜溜地丢下一句:“我还回来找你的,我的新朋友。”便仓皇的消失在了天花板上。

头上突然飘下了砂砾,鼻孔里钻进来了粉尘的味道,这味道的来源是……

“小心头顶!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海未举起魔杖大声喊道。

那根具有千年历史的横梁看起来也想参与它眼皮底下这群巫师的欢呼,它以自由落体的方式加入了他们的队列,而津岛和樱内都恰好在它的正下方。

海未卯足了劲去接住横梁,但它还是砸到了樱内的头部,这令樱内登时就晕了过去。其他几位高年级学生反应过来,也掏出魔杖使出悬浮咒,横梁被顺利的移开。万幸的是津岛看起来并未有受到伤害。

“梨梨……梨梨?”津岛的眼神有些失神,她挣扎着想要直起身。

有人变出一副担架,樱内被放了上去,随着几名受了轻伤的同学一起被送往了医务室。

海未走到津岛旁边,帮她解除了全身束缚咒,后者踉踉跄跄的想要跟着樱内,却被前者一把抓住。

“放开我,我要去找梨梨!”

“斯莱特林扣五分!”海未大声地喊道,如果不是级长的限制,她觉得她应该会因为津岛给斯莱特林扣上五十分,尽管现在才刚开学,各学院还都一分未加:“看看你的周围,难道你就对你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反思吗!?”

转校生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那又怎么样,他们不是只受了一些轻伤吗,至于周围的东西只要稍微念念魔咒就能复原了,所以现在放开我!”

“那樱内是怎么回事,那也能算轻伤吗?”

津岛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梨梨的伤我会负责的,这和你无关。”

“负责?你早在发起决斗之前就应该想清楚后果,不,你其实很清楚一旦和那个没轻没重的皮皮鬼决斗起来会演变成什么样,对不对?但是你为了获得接骨木魔杖已经完全不顾一切了,甚至不惜把你的朋友牵扯进来——樱内小姐是你的朋友没错吧。”海未的情绪越来越失控,到后面她直接对着津岛吼了起来。

原本气势汹汹的转校生竟然就这样被海未吓住了,她稍微有些迟疑地回答道:“是的,梨梨是我最好的朋友。”

“对待最好朋友的方式就是将她卷入自己造成的危险之中?我不想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但是津岛约翰,你刚刚展现出了纯正的斯莱特林风范:不择一切手段达成自己的目的,哪怕是有所牺牲,我说的没错吧!”

津岛约翰的眼角泛起了泪花,她有些哽咽地嗫嚅道:“不是这样的,我没这么想过。”

“你刚刚的所作所为难道没有印证这一点吗?!”

“不,不是的。”

“话又说回来,你能获得接骨木魔杖,却连自己的朋友都保护不了!以为就凭你这种决心能够持有那根魔杖多久?我可提醒你,那根魔杖是受过诅咒的,或许皮皮鬼作为它的主人是无法被杀死的,但是你可是个实打实的人类,总有一天——”

“好了好了海未,已经足够了。”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海未认得这个声音,她属于斯莱特林的七年级级长东条希。

海未做了两次深呼吸,将怒火强压下去一些,说道:“对不起希,刚刚话说得有点过了。”

“没关系,咱能理解你的心情。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嗯,辛苦你了。”

希拍了拍津岛的肩膀,说了些安慰的话,然后领着她离开了。

海未这才想起自己把花丸给忘了,她急忙回过头去寻找花丸,发现她正眯着眼睛抱着一本书靠在墙上。

“花丸?”

“哈~海未你好啦~那我们回~回去吧?”

这飘忽不定的语气让海未担心了起来,她急忙问道:“你没事吧,刚刚被什么东西伤到了吗?”

“没关系的~只不过是被这本书砸到了~”花丸说着,挺起胸给海未看她抱着的书。

这本书的名字叫《中世纪巫术指南》,只是看着就能感受到它的分量。

“被这本书砸到怎么可能没事!花丸你现在感觉不舒服吗?有没有觉得耳鸣?”

“嗯,嗯~是有一点头重脚轻的感觉啦,耳朵还会嗡嗡嗡的响~”

津!岛!

海未在心里愤怒地大声喊道,随后架着花丸将她带到了医务室。

霍格沃茨的新学期就这样平和的开始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