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圣】失而复得

梯上流转的黄昏:

 @翻倒巷里的黑酒馆 

我在这篇文中埋了一个类似于BUG的小彩蛋哦,有兴趣的话不妨找一找w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不由得目瞪口呆。

她有着和我一样的长发,一样的瞳色,脑袋旁边有一样的团子头,而且她甚至连自称都和我一样!

“喂,夜羽B。你是要向丸子告白的对吧!”她神气活现地对我说道,什么啊,在他人眼里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你到底是谁啦!还有为什么说我是夜羽B!”

“时间紧迫!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让你几秒钟猜出我的身份。”

“赶时间的话直接告诉我不就好啦!”

但是思考方式不由自主的被面前的这个“夜羽”带跑了,于是我稍微想了一下,回答道。

“你该不会是……时间旅行过来的吧。”

“说的正是!吾即是从一小时后来的,夜羽A是也!”

夜羽A摆了一个pose,可恶,看起来还蛮帅气的,我要凹一个更帅的pose!

“没时间互相尬舞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干正事。”夜羽B冲过来摁住了我,毫不客气的抢走了我的书包并掏出了我的情书。

等等!?

“喂,你这个A!不要抢我的情书!”

“果然是我一小时前所作出的反应,但是我现在必须确认一下情书!”

“什么,这东西当然是完好无损的了!我——等等。”

我停顿了下来。

“莫非你回来的目的……”

“不愧是堕天使!正如你所想,我回来的目的就是因为这封情书!”B大声嚷道。

“难道……这情书因为我们的堕天之力……”

“在一小时后,它被破坏掉了……”A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宛如一道晴天霹雳,虽然我对我的堕天使体质早有预料,但是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作。

是的,从小我就有着独特的厄运体质,无论做什么都会倒大霉,不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些不过是来自地狱的终极考核……

个鬼啦!偏偏在我要告白的时候又发作了?

夜羽A面带迟疑,顿了两秒才道:“是的,就是这样。”

然后她面色一改,将情书收进口袋里,抱起双臂:“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回来的!”

我不由得欣喜了起来,来自未来的夜羽A想必已经对将要发生的事了如指掌,如果在告白这件事上有她的指导我的告白成功几率毫无疑问会如虎添翼。

虽然在当时我隐约察觉到有一丝微妙的不对劲,但是由于未来的自己降临到面前不由得兴奋了起来,根本没工夫细想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顺便问一下,为什么我是夜羽B啊……”

“因为你相对于下午六点是Before,而我想对于下午五点是After。”

“原来如此,不愧是我自己。”

“好了,这些姑且暂时不提……”夜羽A拉来一把椅子坐在了我的旁边,现在教室里空无一人,可以随便折腾。

顺便一提,我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告白之前要确认情书的内容准确无误。

毕竟我要告白的对象国木田花丸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学少女,从幼儿园我认识起开始她就喜欢读书了,所以既然要用情书告白文笔功夫可不能让她小看。

于是我提前打好了招呼翘掉了练习,躲在教室里准备情书。

就在好不容易校对好之后,来自未来的夜羽A就凭空降临到了自己的面前。

我随意地瞟了一眼,突然注意到了一点不对劲,夜羽B脑袋上的团子发髻此刻正插着一根羽毛,每当她有什么动作都会如实的反映到那根羽毛上。

当然,羽毛本身没什么奇怪的,因为那姑且算是我的一个特征,不详的鸦羽来来作为堕天使的小配饰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现在的我并没有在团子上插鸦羽。

我刚想要询问这件事,夜羽A就不耐烦的抢先开口了。

“我问问你,你为什么想要跟丸子那家伙告白。”

这还用问?我当即回答道:“你肯定也明白的吧,我们都喜欢她啊!”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现在要麻烦你好好的,仔细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我开始被眼前的这个未来的自己搞烦了,稍微有点恼怒地回答道:“快说啊,我好赶时间。”

我顺手确认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十一分。

“你现在有什么能保证告白成功的资本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夜羽B右手轻轻握拳,在桌面上轻轻地叩击着:“从开学到现在也不过短短几个月,你确定你有资本跟她告白吗?”

“当然有,我和她可是同一个幼儿园毕业的,她可是一开学就认出我来了!”

坐在旁边的我自己轻蔑地笑了笑,我这还是头一次发现原来我笑起来可以这么欠揍。

“那就请你讲一下你和她幼儿园里都一起做过什么事吧。”

“唔……”

刚才我被猛地泼了一盆冷水,一股气还没发泄到夜羽A的头上,瞬间就被这句话浇灭了怒火。

于是我坐直身子,开始仔细回想幼儿园里都曾经做过什么事。

唔——

“给你十分钟时间。”夜羽A说道。

花丸她呃,她喜欢……读书来着,那些连环画,带注音的简单故事……

她读过什么来着?好像有印象?哦对,那些穿着衣服的小动物,是的,他们干了啥?耕地?管弦乐队?

我摇了摇头,换了个思路。

花丸她喜欢吃什么来着?我记得发零食的时候她每次都会显得很高兴,但是仔细一追想,只能从记忆里摸出几段像是被打了马赛克的GIF图,丸子穿着幼儿园的衣服,捧着什么东西一脸幸福地吃着。

那就想想我都和花丸有什么交集好了!

“老师!国木田吃掉了我的点心!”

呃!

在幼时的我的眼中,她不过是个贪吃还喜欢躲到一边看书的怪女生。

虽然我也很奇怪就是了,很少和别人凑在一起玩什么的……

“时间到了。”夜羽A咔哒一声锁住手机屏幕,抬起头看着我:“你有答案了么?”

我就像一个过了考试限定的时间还在继续答题的考生一样垂头丧气,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夜羽A的神情。

话说起来,她是来自一小时前的我,也就是说,她曾经体会过我此刻的心情……

经过那十分钟的思考后,我开始有点懂了。

夜羽A那些没说透的,留给我来说的话是什么。

“你就是想让我自己明白我现在的处境,好让我知难而退,是吧。”

夜羽A舒了一口气:“你能明白就好。”

“要是我说不呢?”

“哼。”

看样子我的抗议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我已经提前跟花丸约好了,和她一起给图书馆关门,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在校门口分别的时候我会将情书夹在书里递给她。”

我尽量放开嗓子,说出我的完整计划,当然不是说给津岛B听,而是说给我自己听,就算未来的我再不看好自己,情书中我用真情所写下的词句也在鼓励着我,它就像是我最后的一道保险栓。

“所以夜羽A,把情书还给我。”

“如果你真的想要要的,那就先战胜我再说吧,多斯·卡拉斯。”夜羽A笑道。

我浑身一怔,立刻明白了夜羽B的想法。

“那就正如你说愿吧,这里不方便拉开架子,我们就去天台吧,马斯·卡拉斯!”

我们肩并着肩走向天台,此时此刻我竟然会觉得莫名的好笑。

马斯·卡拉斯和多斯·卡拉斯是一对兄弟,马斯·卡拉斯是哥哥,这也是夜羽A会称呼我为多斯·卡拉斯的原因吧。

哼,不过是比我大了一个小时而已。

当然,夜羽B的用心并不只是趁机占我便宜这么简单。

因为,卡拉斯兄弟这两个人,他们的职业是墨西哥的假面摔跤手。

在一次摔跤比赛中,多斯漂亮的将马斯打倒在地,接下来只要他死死钳制住哥哥3秒钟,就能够赢得胜利。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有一只绚丽的蝴蝶轻轻地飞到了擂台当中,若是多斯飞身扑向哥哥,那只蝴蝶肯定会被他那一身健硕的肌肉碾成碎渣。

整个会场都被弟弟气魄所镇住了,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蝴蝶就这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翩翩地在擂台中飞舞着,比赛居然就只是因为这种理由而暂停了足足十七分钟。

就在这时,擂台上传来一声怒吼,所有人循声望去,原来是哥哥马斯发出来的!

马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利用擂台上的围绳,使出了一招“阳光跳板式月面瀑布坠击”,这是一招自上而下的招式,旨在用巨大的力量直接击垮所碾压过的任何东西。

当然的,那只蝴蝶遭了殃。

“Mariposa!Mariposa!Mariposa!啊啊啊啊!!”弟弟多斯嘶吼着向毫无慈悲心的哥哥发动怒涛般的攻势。

无论胜负如何,这场战斗都成为了摔跤史上的一场著名战役。

而夜羽B自称马斯,摆明了是要告诉我我是拿不走那封情书的。

我俩默不作声的来到天台,今天是小组练习,因此大家都不在天台而是各自选择练习场所。

之前在鞠莉的许可下,我们搬了几个软垫到天台上,现在起到作用了。

一会儿功夫,我和夜羽B就搭建了一个简易的擂台,可惜的是并没有圈住擂台用的绳子,无法发挥墨西哥摔跤独有的一些招数。

心照不宣地握了握手,我俩立刻便扭缠在了一起。

对了之前是不是没有提到过?卡拉斯两兄弟都是优秀的摔跤手,而弟弟甚至要比哥哥要来的更加优秀一点。

在连续吃了我几招之后,夜羽B显得有些招架不住。我猜是因为她刚刚应该也经历过一场战斗,这样的话难怪会吃不消。

夜羽B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掏出我的情书,毫不犹豫地“刺啦”一声,就给撕掉了。

我头脑一热,甚至都听不清自己在喊什么,直直地朝夜羽B扑了过去。

而来自未来的我不疾不徐,朝着我的腹部虚晃了一拳,我这才意识到刚才露出的破绽是有多大,惊吓之余也停住了势头,甚至连腿都有点发虚。

夜羽B抓住了这个空档,俯身下来轻轻一举,我的整个身子立刻被她从腿部的膝盖窝架至空中,接下来她狠狠往下一坐,我被直接摔在了软垫上。

说是软垫倒也没那么软,顶多做做准备运动的时候用用,被夜羽B这么一摔,饶是我从小就对这墨西哥摔跤东西感兴趣,没事就磕磕碰碰的研究个一招半式,也被立马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夜羽B喘了口气,捡起情书,又当着我的面继续撕了起来,而我只能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她。

最后,地上满是我耗费了一个星期的心血,那会儿我只感觉我自己的五脏六腑也跟着被撕的七零八落,因此吐不出一句话来。

而谋杀我情书的犯人看起来并没有因为因此而感到开心,她拔下来自己团子上的那根鸦羽走到我身边。

“轮到你了。”她说道,然后一把将其插进我头上的那个团子。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眩晕感,以及仿佛贴在视网膜上的走马灯,当一切最终停止,我躺在了冰冷的天台上,身下并没有软垫。

不管我信不信,这应该就是我跳跃到一个小时前的证据。

身上的疼痛感减轻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鸦羽的原因。只是剧烈运动后的疲惫感还在,于是我挣扎着跑到医务室,对老师说我不小心在走廊滑到了,想来休息一下。

躺到床上休息前,我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现在是下午四点三十九分。

我心里犯了下嘀咕,也就是说从现在算起我才算是往前跳跃了一小时,之前的夜羽A在五点左右称她来自一个小时前未免太不严谨。

不过现在的我才是这个时间线上的“夜羽After”,“夜羽Before”现在想必正在奋笔疾书地修改情书,殊不知没过一会它就会变作一堆纸屑。

得歇一会儿才能去见她,于是我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

我那个时间线的“夜羽A”……先把她代称为“夜羽A’”吧。

夜羽A’指出了我的要害,确实,我已经不是很能记清楚曾经和她一同度过的时光了。

经过剧烈运动之后的头脑反而变得清晰了不少,我冷静下来,不禁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花丸会怎么看待忘记那段时光的我呢?

她表面看起来柔弱,但是谈到她的固执程度,我是再清楚不过的。

比如说,“夜羽”这个称呼。

身为堕天使,要是再使用那个凡人的名字未免会显得太过肤浅,Aqours的大家看起来也很愿意接受这个名号。

只有国木田这个家伙死死地咬住了我的那个难以启齿的名字,我猜她应该很珍惜那段一同度过的时光吧。

说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了起来。

我并不相信我曾经会和她有过多么亲密的玩耍,这是一点。

但是,如果真的有那么几次,这只固执的丸子……说不定真的记得。

我没由来的这么想道。

时间来到了四点五十五分,我从床上跳下来,往教室跑去。

果然不出所料,夜羽B此时正坐在教室里,她抬起了头,显然是注意到了脚步声。

我是怎么出现的来着?

夜羽B显然被我吓到了,她目瞪口呆地打量着我。

我却突然产生了一丝轻蔑,眼前的这个准备情书的蠢货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她声称喜欢国木田花丸,但是把那些曾经最亲密的时光给忘掉了。

这是对我自己的指控,但眼前既然有了另一个自己,愤懑之情很自然的就倾泻到了夜羽B的身上。

“喂,夜羽B,你是要向丸子告白的对吧!”

“你到底是谁啦!还有为什么说我是夜羽B!”

“时间紧迫!只有几秒钟的时间让你几秒钟猜出我的身份。”

“赶时间的话直接告诉我不就好啦!”

夜羽B歪了歪头,回答道:“你该不会是……时间旅行过来的吧。”

真是服了当时的我自己的电波,为什么会这么精准的猜到啊。

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未来人,哪怕只是从一个小时前跳跃过来的,于是我摆出了时间跳跃者的架子,说道:“说的正是!吾即是从一小时后来的,夜羽A是也!”

夜羽B看起来不甘示弱,也要摆一个pose,我急忙把她摁住。

“没时间互相尬舞了,我们要抓紧时间干正事。”

说着我轻车熟路地抢走了她的书包,从里面掏出信封。

“喂,你这个A!不要抢我的情书!”

“果然是我一小时前所作出的反应,但是我现在必须确认一下情书!”

“什么,这东西当然是完好无损的了!我——等等。”

夜羽B的表情僵硬了起来。

“莫非你回来的目的……”

“不愧是堕天使!正如你我所料,我回来的目的就是因为这封情书!”我说道。

“难道……这情书因为我们的堕天之力……”

“在一小时后,它被破坏掉了……”

是啊,被夜羽A’破坏掉了。

约莫三四十分钟后我也得把它撕毁。

“顺便问一下,为什么我是夜羽B啊……”

“因为你相对于下午六点是Before,而我想对于下午五点是After。”

“原来如此,不愧是我自己。”

“好了,这些姑且暂时不提……”我拉来一把椅子坐在了夜羽B的旁边,现在教室里空无一人,可以随便折腾。

夜羽B现在的表情相当开心,她显然以为我是来帮她的。

“我问问你,你为什么想要跟丸子那家伙告白。”我开口道。

夜羽B当即回答道:“你肯定也明白的吧,我们都喜欢她啊!”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现在要麻烦你好好的,仔细的回答我一个问题。”

夜羽B看起来被故弄玄虚的我搞得有点烦:“快说啊,我好赶时间。”

她顺手确认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十一分。

“你现在有什么能保证告白成功的资本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右手轻轻握拳,在桌面上轻轻地叩击着:“从开学到现在也不过短短几个月,你确定你有资本跟她告白吗?”

“当然有,我和她可是同一个幼儿园毕业的,她可是一开学就认出我来了!”

我笑了起来,这还是头一次发现原来可以说出这么欠揍的话。

“那就请你讲一下你和她幼儿园里都一起做过什么事吧。”

“唔……”

夜羽B开始支支吾吾了起来。

“给你十分钟时间。”

夜羽B皱起眉头,开始抓耳挠腮,过了一会,她终于开始注意到了我的表情,

“你就是想让我自己明白我现在的处境,好让我知难而退,是吧。”

我轻舒了一口气:“你能明白就好。”

“我已经提前跟花丸约好了,和她一起给图书馆关门,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在校门口分别的时候我会将情书夹在书里递给她。”

这是她最后的挣扎,但是在早已注定的结果前,这些都显得苍白无力。

“所以夜羽A,把情书还给我。”

“如果你真的想要要的,那就先战胜我再说吧,多斯·卡拉斯。”我笑着回答道。

夜羽B浑身一怔,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那就正如你说愿吧,这里不方便拉开架子,我们就去天台吧,马斯·卡拉斯!”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铺垫子,互相过招,撕情书,虚晃一枪,击倒。

为了让夜羽B彻底死心,也是为了事件的必然性,我从地上捡起了已经撕成两半的情书,在动弹不得的夜羽B面前继续撕着,直到夜羽B面如死灰。

我这时才取下团子上的羽毛,插到了她的团子上。

“轮到你了。”

随着一声轻微的爆破声,夜羽B消失在了原地。

现在时间线上只剩下一个夜羽了,之前我还稍微有些担心要怎么回来,现在看来问题已经解决了。

我花了点时间收拾了一下天台,再一看时间,现在是五点四十九分。

这个时间我应该和花丸一起去给图书馆关门了。

说实话……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已经对去图书馆这件事感到有些退缩。

但是既然已经说好了,爽约的话,丸子会不开心吧。

我来到了图书馆,丸子正在那里收拾东西,见我来了开心地向我打招呼,望着她,我的心里不由得五味杂陈了起来。

“怎么了善子酱?”她见我有些心不在焉,不由得问道。

“啊,没什么,只是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

“不要紧吧,有没有去过医务室?”

“啊啊啊没事的,我去过医务室了,还在那躺了一会,现在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善子酱现在还会疼吗?”

“不会疼啦,还有不要叫我善子。”

整理完之后,丸子和我退出了图书馆,我静静地看着她锁门,嘴头把门的突然溜了,这导致我张嘴问道:“丸子,你还记得我们幼儿园时候的事吗?”

这话一问出来我就后悔了,但是丸子听了这句话之后答应了一声,竟然开始思考了起来。

然后她转过身来说道:“嗯,我还记得哟。”

就我想的一样,她还记得那些事。

 

……

 

“就是这样。”

“哦,没想到我曾经居然说过这样的话。”

丸子跟我讲了我曾在高高的滑梯上所做出的宣言,在她详实的叙说下我也渐渐的想了起来。

“善子酱,为什么会想起来问这个呢?”走到了学校门口,花丸问道。

我偏过头去:“只是突然来了兴趣而已。”

“我还记得善子酱的好多事哦~”

“哇啊啊!”我瞬间显得有些狼狈,这让花丸不由得笑出了声。

“放心啦,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但是我担心的主要不是这个……

“改天我们来聊一聊吧……聊一聊过去的事。”

“好啊,这个周末怎么样?”

“嗯。”
目送着花丸离开,我才走向公交站台。

手机里的app推送了一条关于博物馆的消息,不知为何我点开看了看,据说是新出土了一批珍贵的文物,如果被证实是某某时代的产物的话将会引发学界的轰动。

公交车来了,我上了车,跑到最后面坐了下来。

丸子这家伙不也一样吗?就像一个刚出土的老文物一样死板又固执,但是却能详实的反映了幼儿园时期的我们。

那么喜欢她的我算什么,考古学家吗?

说不定还真是的呢,所谓研究历史,就是要继往开来。虽然我不慎遗落了宝贵的记忆,但是承载着那份记忆的宝物经过流转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现在所要做的,不就是研究她和保护她吗?

我不由得微笑了起来。

这些东西想必夜羽A’也都经历过了,此时此刻我突然想把她拉过来好好叙一叙,顺便暴打一顿。

你听见没有,夜羽A’。

你以为我没有的东西,我找到了。


评论
热度(27)
  1. 黑酒馆梯上流转的黄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