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南黛】虚假的辉夜姬

“果南,你还记得吗?”

“嗯,记得什么?”

“小时候我们去找宝藏的事。”

“唔,我想想……你说的是哪次找宝藏啊。”

果南和黛雅两个人并肩坐在距离帐篷不远的草地上,今夜的星星们顽皮的闪烁着,月亮疲于管教它们导致自己的光芒暗淡了少许,这使得繁星们更加开心的闪动了起来。

“就是解开辉夜姬给出的谜题啦的那次啦。”

果南沉吟了十几秒,缓缓地说道:“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来着。”

“为什么你会想到去解开辉夜姬的谜题呢?”黛雅问道。

“你问我为什么的话,我也不清楚啊……”果南无奈地说道。

黛雅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

果南留意到恋人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

“啊,没有,我只是觉得黛雅生气起来有点可爱。”

“我才没有生气。”

“果然生气了哦。”

“哼。”

“好了好了,听你这么一说我有点想起来细节了。”果南拍了拍手。

“辉夜姬给出的五个难题还记得是哪几个吗?”

“佛前石钵,龙头珠玉,蓬莱玉枝,火鼠之裘,优昙花。”黛雅跟背课文一样一丝不苟的念道。

“那我们当时找齐了几个?”

“应该是都找齐了吧,话说回来,小时候的我们……”

“嗯,鞠莉,露比,曜还有千歌,最后就是你我了。”

“一群小孩子到底是怎么解决那些问题的啊……”

“哈哈,说到底不过是小孩子,只是鞠莉当时可是真的差点拿出蓬莱玉枝了。”

“唔!说起这事我也想起来了……”

“最后她拿来的是粘着珊瑚的树枝来着。”

“呼……”黛雅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叫了起来:“我想起来了,露比她……拿来了优昙花?”

“是露比找到的吗?我不记得了……”

“是露比,我记起来了,因为我最后什么都没做。”

“嗯,我想起来了,露比拿来了一盆很漂亮的小花,我们把它养在了秘密基地。不过黛雅你应该做了什么才对——哦对对对,佛前石钵!”

“嗯?可是我记得我什么都没找到啊。”

“你带着大家去了寺庙啊。”

“嗯……对哦,我确实是认识去一家寺庙的路来着。”

“然后呢,我们偷偷溜进去,被一个在寺庙里的小孩子抓住了。”

“唔!”

“但是那个小孩子非但没告发我们,还送了我们一个木钵。”

“寺庙里的孩子?”

“是啊,寺庙里的孩子,怎么了?”

“该不会……我们从小就认识花丸吧……”

“说不定哦。”

“接下来只有火鼠裘和龙头珠了,是千歌和曜……千歌……”

“怎么了?”

“千歌是不是抓了一只老鼠过来……”

“嗯,哈哈哈哈哈,对啊,她因为家里开旅店难免会碰到老鼠,所以都已经不会害怕了呢。”

“哎……真的是……”

“嗯,曜的话,我记得她拿了一颗大大的珠子过来,说是她的爸爸给的。”

“最后那些宝物呢?”

“都收到秘密基地的保险箱里了,就是那个我们一起手工打造的板条箱。”

“大老鼠它……”

“被厚葬了。”

“呼……”

黛雅叹了口气:“我果然什么都没做到呢。”

“关于这点,我想起来了,最初解密的目的。”

“嗯,是什么?”

“因为当时我觉得黛雅就是辉夜姬嘛,哎哟!疼!”

“这么说,你这个坐享其成的孩子王还真把自己当天皇大人咯?”黛雅一边锤着果南一边问道。

“小时候去你家的时候被吓到了嘛,那么高大的围墙,那么庄严的氛围,那么华丽的装饰品,然后从里面走出的小朋友又有着插画里辉夜姬一样的长发,所以很自然就把你当成辉夜姬了嘛。”

“那和收集谜题有什么关系吗?”

“我在想,说不定集齐答案就能吓跑那群来接辉夜姬回去的人来着。”

黛雅直直地看着果南:“可我并没有回去呢。”

果南也回望了过去:“那么你就是假的辉夜姬咯。”

“你这个假天皇大人还好意思说我。”

“哈哈哈哈。”

“噗呼呼。”

笑过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再次望向星空,并轻轻地牵住了彼此的手。

故事虽说是虚假的,不过她们所相处的每分每秒,都是无比真实的。

这点毋庸置疑。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