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梨子,为什么要摸我的头?”

“等一下再告诉你。”

曜的头发不是很柔顺,揉搓起来会稍微感觉有点粗糙。由于曜刚刚晒过太阳,梨子可以从发丝中触摸到冬日里难得的阳光。

不知不觉的,梨子把两只手都放到了曜的头上。

“一只手也就算了,怎么两只手都摸了上来啊。”

曜不满了起来。

“抱歉。”

曜理了理头发,问道:“现在该告诉我摸头的原因了吧。”

“……”

“是什么啊。”

“唔……”

“不肯说吗。”

梨子偏过头去,眼神躲闪了起来。

因为突然想起千歌摸小香菇的样子,所以心血来潮想在曜身上试一下。

不过这种理由怎么可能说出口。

“不肯说是么,算了,把手递给我。”

“?”

“两只手都给我啦。”

“这样?”

曜搭着梨子的手,站起身来。

她的脸快速的凑近了了梨子又迅速的离开,后者只感到一个湿湿的东西划过自己的面颊。

曜脸上的得意只持续了一秒钟,随后她便脸红了起来。

“梨子为什么不觉得害羞啊。”

比起害羞来,更多的是吃惊,曜可不像会做这种事情的孩子啊。

还有,看着曜这张红扑扑的脸蛋,怎么可能来得及害羞呢。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