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那只狗在搞什么

梯上流转的黄昏:

“嗯,咳咳,能听到吗,OK,那么我就开始了,今天其他队友没有来呢,所以我决定solo一晚上。”
“什么?你们竟敢说我菜,不存在的好吗~今晚正好就给你们证明一下本堕天使的实力。”
“好,进游戏了,嗯决定了,我就降落在这里好了。”
“哦哦感谢ID为hanamaru0128的小恶魔送的礼物。”
“嗯?”
那只狗在搞什么!
镇定,我要冷静下来。
大约10分钟后。
“您已被击杀,击杀者hanamaru0128.”
“善喵!我赢了哦!”自己屋子的房门被突然打开,一只毛茸茸的脑袋探了出来兴奋地嚷道。
“丸子汪!你是●●吧!”
第二天,实况主“堕天使夜羽喵”失态的样子在粉丝之间成为了流行的梗。


国木田花汪是津岛善喵的室友,目前两个人正合租在同一个房子里面。
前者是一只汪人,特征是垂下来的耳朵以及浅色的毛发,对了还有那条毛毛的尾巴。
后者是一只有着深色毛发的喵人,在猫耳旁的扎起来的团子是最明显的特征。

(一)
清理散落的毛毛是身为家里蹲的善子喵的任务之一。
从前这是一项令人深恶痛绝的家务,但是在购入了最新的手持式吸尘器之后烦恼便迎刃而解。
随着悦耳的嗡嗡声,家中各处死角的毛毛都挤进了吸尘器中。
“咻,真是爽~”
在白天时间花丸汪是要去上班的,所以没人能听到这声满溢喜悦之情的自言自语。
忙活了一上午之后,善子心满意足地躺在了沙发上。
纯粹是为了好玩,她揭开了吸尘器用来收纳垃圾的地方的盖子。
首先是呛人的烟尘味道,接着善喵发现浅色和深色的毛发纠缠在一起。
借此机会,确认一下双方的掉毛数量好了,肯定是她的毛掉的比较多,到时候要好好把她说一顿。
这样想的善喵最后无意识地玩起了那团毛球。

(二)
据网上一个不知道是怎样统计出来的数据,百分之六十七点五三的喵人拥有着比汪人要强一倍的自尊心。
花汪对照着数据下面给出的例子和善喵进行了比较,最后地出的结论是:这个数据还真有点靠谱。
因为处于自尊心的缘故,大部分喵人会对他人隐瞒自己的工作,即使那是一份足够正当的工作。善喵也不例外,她的工作是流行小说作家。
之前在帮善喵收快递的时候花汪拿到了出版社寄给善喵的样刊,当场她并没有推理出善喵是小说家,但随着线索的不断累积花汪察觉到了这一事实。
从那以后花汪便成为了善喵的读者之一。
善喵好像不想让自己知道她是小说家,所以花汪从来不把善喵的小说带到家里读。
善喵的文笔应该算是普通,对花汪来说,文字中所流露出的津岛善喵那不为人知的一面才是最吸引她的。
唔,什么时候出版社才能把善子的书授权给电子书商啊。
“国木田?原来你是喜欢看这种书的吗?”
“哎,嗯是啊,啊哈哈哈。”

貌似给同事留下了不妙的印象呢……

(三)
“丸子汪,你难道不会想着稍微打扮一下自己吗?”
“诶,上班的话没必要穿的太好看啦。”
所以说,丸子汪太缺乏生活趣味了,这点让善子喵有点头疼。
前凸后翘,娇小玲珑,这么可爱的汪星人上哪去找。
但是这么可爱的家伙却不会包装自己,如果她稍微会打扮一点,肯定就会成为公司里面的焦点人物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善喵这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嗷呜?”
“别动。”这么说着,善喵坐到了花汪身边。
自己的头发被撩了起来,感到有什么东西被夹在了上面,是发夹吗?
一面镜子被拿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个是……”
“发卡,我的。”

(四)
快到家的时候,花汪有时能看到自家阳台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朝这边看。
在注意到黑乎乎的东西的时候,它会迅速缩进屋子里。
上楼,打开房门。
干净整洁的屋子,餐桌上是热气腾腾的饭菜。
善喵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玩着游戏机,听到门开的声音后她的耳朵动了一下,抬了一下爪子示意了一下。
花汪无声的笑了起来。
洗好自己的爪子,她坐下来开始慢悠悠地品尝了起来。
“稍微有点咸。”
“你要求太高了。”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35)
  1. 黑酒馆梯上流转的黄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