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踌躇

“那么,预算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厉害,不愧是前任会长,真是可靠啊。”

“毕竟是咱聪明可爱的绘里亲嘛~”

“希……别说那个了……”

“嘿嘿,那么咱就不说了。咦?海未还不走吗?”

“嗯,我把这一点文件处理完再回家。”

希面朝着我,突然地“噗嗤”了一声。

“怎么了?”希要是会这样笑,那么多半会有什么话要说,但愿不是什么恶劣的玩笑……毕竟我可能会当真。

“海未看起来很也可靠呢。”

“啊?”我迟疑了一下,答道“嗯,毕竟有一个只会往前冲,全然不顾身后烂摊子的会长在,不变的像前辈们一样可靠不行呢。”

“只是这样而已吗?”

“剩下的大概就要靠穗乃果自己努力了吧。”

希眯起了眼睛,但是从绿色的眼睛里射出的某种东西,那东西让我不敢继续与她对视,于是我重新埋首于文件之间。

出人意料的是,希并没有多说什么,她拉起了绘里的手,二人各道了一声再见就离开了学生会。

过了5分钟,小鸟拿着两罐咖啡回来了。

我和小鸟喝着咖啡,处理着文件,偶尔进行一些简短的交流。

终于,在催促社团成员回家的铃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我和小鸟将所有的文件都处理完毕了。

为什么是我和小鸟两个人处理的原因的话,是因为穗乃果一放学就不知道冲到了哪里,在当了会长之后她理所当然的没有担起大部分理应由她承担的责任,不过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状况,毕竟让一个野惯了的家伙一下子安分的投入到工作中也是个难事。

将印有“MAX COFFEE”的黄色咖啡罐丢进了垃圾桶,接着把门锁上,在送小鸟回家的路上,我和她像往常一样闲聊着,最后自己独自享受着夕阳照耀下的回家之路。

我好像很久以前就开始送小鸟回家了吧。

大概从我还没注意到我喜欢小鸟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开始了。

想到这,我的心口一如既往的泛起了一阵感觉,不太好形容那种感觉……总之好像有点痒痒的样子?

是的,每当想到“我喜欢南小鸟”这件事,我就会产生这种感觉。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我十分珍视和小鸟单独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今天也不例外。

今天,希好像看穿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说出来。

好吧好吧,我知道我自己也迟早要去面对这份心情。

话说回来,真的是很羡慕那两位前辈啊,每天都可以看到她们幸福的走在一起。

不知道她们两个走到一起前发生过怎样的事呢……

我和小鸟会有像她们一样幸福的一天吗?

那一天到来的话,我大概会变得像看到面包的穗乃果一样傻乎乎的吧。

哎,还不行呢,园田海未,那时候你应当变得更加可靠才行呢。

我望向远处已经可以用眼睛去直视的西斜的夕阳,暗自下定了决心。

是的,园田海未,你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

你一定要尽快向你喜欢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告白。


“哦?海未想要向某个人告白?”绘里惊讶的看着我。

“是的。”

我必须去面对我真正的心意了。

小鸟决定毕业后再去国外上学,这应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且这几天送小鸟回家时小鸟也提到了这件事,虽然距离毕业还有一年的时间……不过这种事越是拖沓越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不是吗?

所以,我想将我的心意毫无保留的传达给小鸟。听起来十分自私,是的,我头一次希望去单方面的满足自己,这样以后再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大概不会因为我未能表达心意而后悔。

绘里认真的听完了我的话,她习惯性的理着下头发,看起来思考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我大概知道你想要问什么了,不过——”说到这儿,绘里的声音变得稍微小一些:“对于向他人吐露感情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呢。”

“我这么说可能会有些冒昧,只是你和希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

“啊哈哈,确实是那样。不过就我们的相处模式来说,大概你是学不到什么的。”

“请告诉我为什么。”

绘里加快了理头发的速度,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

“啊,如果不好意思说的话,也没关系的。我去想其他办法好了。”我连忙说道。

“没关系的。”绘里似乎定下了心,而且还笑了起来。

“最开始是希跟我搭讪的呢,之后不管怎么样,希都会紧紧的跟着我,不过她并不惹人讨厌哦,因为她总是在你受到困扰的时候及时的出现在你的身边为你排忧解难……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不过别看她这个样子,其实她超级喜欢逞强哦,而且她逞强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既可爱,又可怜,我实在没有办法丢下这样的人儿……嘛,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法教给你我们的相处模式了吧。”

“是的,我明白了,虽然没教给我什么,总而言之还是先谢谢你了。”

听完这一段洋溢着幸福的总结,我感觉自己愈发的孤单了。

“啊,说起来,表达心意这种事的话,我倒是知道有个人非常擅长。而且,那个人你也认识。”

“谁?”

“那就是niconiconi~向你的心底——啊,不知不觉竟然染上这种恶习,看来是时候退出bibi了……总之,你明白我想说的是谁了吧。”

“是的,我完全明白了。”

在放学的路上轻松的等到了妮可前辈,外加一个红色头发的小女孩儿。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

“noconiconi~向着你心底的niconiconi~不行不行,nico是maki酱的~”

“你,你再说什么啊。完全意义不明!”

刚好被我撞见了!这就是如果让木花咲耶姬听到了一定会害羞到令富士山喷发的传说中的情话!

不过好像卓有成效的样子,真姬把头扭到了一边,看起来似乎有点儿不大高兴,可是通过这大半年的相处,大家都知道,这副气鼓鼓的模样反而是她开心的一种表现。

既然如此……那我也来试试看好了。

呜咪呜咪呜~向你的心底呜咪呜咪呜~不行不行,呜咪是小鸟的~

……

在我鼓气勇气做完这一套动作之前,小鸟一定会先被我吓跑了吧……

“海未,你在那里干什么,等等,你好像在发抖?出什么事了吗?”

妮可前辈和真姬道别之后,发现了躲在胡同里不停发抖的我。

“你是说,绘里那家伙向你推荐的我?”

“是的。”

“真是的,明明那家伙自己也超会说情话的,为什么非要把这种事推到我头上。啊,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你很麻烦,只是单纯的发牢骚而已。”

妮可前辈喋喋不休的抱怨了一通,接着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会觉得只是完完整整的表达感情就好了呢?”

“毕竟小鸟要出国了,我不应该因为自己一时的感情而拖累她……”

“一时?只是一时?”

“嗯……不……我,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小鸟了。”

妮可前辈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质问道:“那为什么不去紧紧抓住属于你的幸福呢!?你和小鸟还有一年的时间吧!”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

“你这笨蛋,这不是自私啊,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啊!”

妮可前辈松开了我:“在你想明白你到底追求的是什么之前,不要来请教我。”

妮可前辈摔下这句话,转头便走。

……

“我真的可以去……要求小鸟和我交往吗?”

我小声的嗫嚅着。

妮可前辈的背影越走越远。

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在这一年里拥有小鸟吗?

妮可前辈的就要在下一个街角消失了。

已经来不及了,我必须,必须去面对我真正的心意了。

“妮可前辈!”

我深深的低下头,向着她的方向90度鞠躬。

“我想和小鸟交往,请告诉我鼓气勇气告白的方法吧!”

妮可前辈停下了脚步,但并未转过身,她举起了右手,微微的晃了一下。

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明天放学后来我们常去的那家家庭餐厅。”

我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滴到了手机的屏幕上。

“谢谢,谢谢你。”


隔天

“抱歉!今天老师抓着我不放,快要升学了就是麻烦……”妮可前辈大大咧咧的从店门口冲了过来,她喘着粗气,抓过果汁狠狠地吸了一口。

“没关系,可以理解。”

这里是我们经常去的一家咖啡馆,不过并不是小鸟打工的那一家,只不过离得很近就是了。

妮可前辈抱着手臂,左手托着下巴,看起来像是在考虑什么。

终于,她不再托着下巴,而是直直的注视着我的眼睛,说道:“喂,海未,你觉得你喜欢小鸟多久了。”

“呃,我想想看……根本没办法知道嘛!真要算的话,从幼儿园开始,我就无法拒绝小鸟的任何要求了!不过小鸟提的要求也从来没有过分过呢。”

“诶————那还真是不错啊。”

那是什么眼神啊妮可前辈,想吐槽的话直说啊……

妮可前辈摇了摇头,叹息道:“哎,算了,不说你的事了。我想知道小鸟是怎么看你的。”

这,这个……我想应该是不讨厌吧。

“你要有自信啊白痴!”

啊,被前辈骂了。

妮可前辈一脸憋了一肚子火的样子,她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怒气,对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都说了小鸟会拜托你做一些事,那么表明她还是很信任你的,她拜托你的事你没有失败过吧。”

“仔细一想,确实每一次我都好好的完成了小鸟托付的任务来着。”

“啧,那就没什么问题了。”矢泽前辈看起来相当失控,已经忘了维护身为偶像的形象了。

“首先,你们从小玩到大,感情基础肯定也是有一些的,而且对小鸟来说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告白的话胜算还是很大的,接下来只要把握一件事就行了。”

不会是……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一定明白了。”妮可前辈点了点头,继续说:“所以说你们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而已。”

“契机……”

“契机十分重要,把握好的话你自然就能说出你想要说的话。”

“那么我只要鼓起勇气就可以了吧。”

妮可前辈摇了摇头。

“契机确实可以人为创造,不过对于有的人来说可能会和勇气无关。”

妮可前辈歪了歪头,她的这副模样让我想起用虚假的利益引诱无知人类落入陷阱的恶魔。

“比起我这么说来,还是你自己去体会一下比较好。”


对学生们来说,学校的中庭是一个仅次于学校天台的好地方。理由多种多样,其中一个就是那里是一个吃午饭的好地方。

凛和花阳一如既往的在中庭共进午餐。

我远远的望着那两个人,心里吞了铅块一样沉重。

不行啊,海未,妮可前辈不是说了吗,这也算是帮她一个忙了。

我迈开脚步,走向她们两个。

“凛,花阳,你们两个中午好。”

“啊,是园田前辈,中午好。”

“园田前辈中午好喵。”

“园田前辈要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吗?”

“是啊,难得的机会,而且我也想多了解一下你们呢。”

“好啊!欢迎前辈!”凛看起来很开心,她朝花阳的方向挤了寄,拍了拍她身旁的空位,示意我坐在她旁边。

按妮可前辈说的那样打了招呼。

我打开了便当,轻声的说了一声“我开动了”。

“哇,园田前辈的便当好丰盛啊。”

“啊,这是因为弓道部和训练都要兼顾,体力消耗很大呢。”

“啊……”

“花阳,想吃的话不用客气哦。”

“那,那么请前辈给我一个煎蛋卷!”

按妮可前辈说的那样和她们两个闲聊。

“对了,我想要冒昧的问你们两个人一个问题。”

“诶?海未前辈想要问什么问题呢?”

“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在交往?”

按妮可前辈说的那样,问出了问题。

“海未前辈……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喵?”

“啊,我觉得你们之间的关系应该相当好的,怎么说呢……就算是开玩笑吧。”

按妮可前辈说的那样敷衍了过去。

凛把头偏到了一边,露出毫不在意的表情,只是便当盒差点从手里掉下来。

花阳依旧吃着便当,只是速度变慢了很多。

按妮可前辈说的一样,那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场面。

“嘛,在这里说是不是也可以呢……”凛自言自语。

“蛤蟆?”花阳此时依旧把整张脸都埋进了便当里,说话不清不楚的。

“其实啊,凛,有点,喜欢,花,阳,亲。”

凛的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小。

按妮可前辈预想的一样,凛向花阳告白了。

花阳看了看空空的便当盒,又看了看我,接着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和凛的眼神对上时,又急急忙忙的别过了脸。

“这种事……”花阳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这种事……让我……考虑一下……”

花样丢下这句话,便跑开了。

和妮可前辈想的不一样的是,花阳逃走了。

我和凛呆呆的看着花阳逃走的方向。

“对不起,”我张开了嘴,但完全没有这是自己的嘴巴的感觉“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

凛苦笑了一下:“没关系的,凛自己也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的。”

“不去追一下花阳吗?”

“花阳亲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我去的话只能更加混乱吧。”

“说的,也是呢。”

我忘记了我是怎么离开的了,只是凛那略带凄苦的表情和花阳泪汪汪的眼睛深深的印入了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妮可前辈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对不起……”她低着头。

妮可前辈一定认为,通过我制造的契机,花阳会接受凛的告白的吧,接着我也会在妮可前辈的鼓励下向小鸟告白……本该是这样的。

“没关系的,大概,没关系。”

我在做什么啊。

“都是我的错,我有点太过自满了,没有考虑花阳会不会接受凛。”

询问两个女孩子有没有在交往?这是何等的破廉耻啊。

“没关系的,这并不是妮可前辈的错。”我安慰着眼前这个小个子三年生。

“况且,我也多少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海未,你……”

妮可前辈似乎察觉出了我想要说的话,但我不顾她的阻止,继续说着:“凛察觉不到花阳的心思,同样的,那么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告白会不会像凛一样,对最喜欢的那个人造成伤害呢?”

小鸟……在我告白之后,小鸟还能和我维持原来的关系吗?小鸟会因为我的告白而受害怕吗?我对小鸟的喜欢真的到那种程度了吗?

我连这些都没有办法确认。

……

我还是做原来的我吧。

我和小鸟还是维持原来的关系吧。

不如说,维持原样才是最好的。

我的本意也只是想向她告白而已,不过既然已经有人可以理解我了,那么我又何必去给小鸟徒增烦恼呢?

属于我和小鸟的契机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了。

妮可前辈眼眶溢出泪水,她露出了小孩子没有得到心爱的玩具的时候的表情。

带着一丝愤恨,以及更多的不甘。

“不是这样的,我想做的事,不是这样的——”

矢泽前辈啊,你貌似抢了本应该是我在向小鸟告白失败时候的表情呢。

我深深的给妮可前辈鞠了一躬。

“那么,海未告退了。”

于是生活依旧在继续。

我像从前那样,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我陶醉于喜欢小鸟的心情,而且可以每天都注视着小鸟,仅仅是这样,我就得到了足够的满足。

“喂,海未,这意义不明的歌词是怎么回事啊!”真姬涨红着脸,气鼓鼓的扬了扬我交给她的歌词。

“嘛,希之前也不是也说过想要做一些情歌之类的歌词吗,最近来了一些兴致……”

“不要把头偏到一边!给我好好的道歉!”

“是,十分抱歉。”

即使我毕恭毕敬的道歉了,真姬看起来还是很生气。

“我说你啊,为什么最近好像特别喜欢写这一类的歌词?”

“嘛,谁知道呢。”

“你怎么看起来好像是要抛弃什么东西一样啊。”

“怎,怎么可能……”

“哎……”真姬双手抱臂,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二年生里最不靠谱的人啊。”

哎,这话怎么说的有点……

“还在在意之前的事吗?”

稍微有点惊讶真姬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一定是妮可告诉她的吧。

“那件事完全是由于我草率的行动导致的……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了。”我小声的自言自语道。

“不过之前那件事妮可也负有一定的责任呢。”真姬这么自言自语着,一边打开了音乐教师的窗户。

“什么?”

“那家伙太着急了,忽视了花阳的性格了。”

“是啊,已经无法挽回了……”

一阵风从窗口吹过,拂起了真姬脸颊处的头发。

“凛和花阳已经连着约会两个周末了呢。”

“什么!!”

真姬变得有些得意洋洋,她眯着眼,开心的卷着头发:“这确实是挺出人意料,不过毕竟也在情理之中,所以说,你也不要把这件事再挂在心上了。”

真姬拿起书包走了出去,在教室门口的时候还特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搞什么嘛,那个人自己才是最意义不明的吧。

走廊里突然响起了穗乃果的脚步,穗乃果的脚步和青春的脚步都一定可以听到。

"海未!"穗乃果高兴地举着面包,对我喊道:“今天我把学生会的工作干完了!小鸟说她先走了,所以我们一起回家吧!”

“走廊里不许奔跑!还有,禁止大声喧哗!”

“是……”

回家的路上。

“说起来,为什么穗乃果今天会来学生会呢?”

穗乃果不开心的噘起了嘴:“无论怎样我还是有一点身为学生会长的自觉嘛,让你们两个天天那么忙,我的心里也很过意不去啊,穗乃果也要迟早脱离海未和小鸟的照顾独当一面的说。”

“说,说什么呢,我和小鸟照顾你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海未是把我当成只会把肚皮吃的鼓鼓的小孩子了吗?”穗乃果拖着长音,奶声奶气的对着我说。

“没,怎么可能……”

“我知道的!大家一直都是这么看我的,海未你就不要再撒谎了!穗乃果现在已经成长到可以看清大家心里在想什么的年纪了!”

看着假装生气的穗乃果,我不禁笑了出来。

“所以啊,我说,海未能不能也直面一下自己的成长呢。”

穗乃果突然抛出了一个我无法去面对的问题。

见我变得沉默不语,穗乃果继续说道:“从小到大,海未你一直是在照顾别人,无论是处于何种方式,海未都一直在很认真的考虑其他人的事情。”

“不是的吧,我也有很多无法做到的事情……”

“我只是说考虑哟。”

“唔……”

穗乃果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神变得认真了起来。

“海未也不要止步不前了,因为她也一直止步不前。”

下一刻,穗乃果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态,她往我怀里塞了一个面包,接着蹦蹦跳跳的向我说了一声再见。

穗乃果……刚刚说了什么?

“她”……?

难道说————


于是,现在的我,正在看着桌子上还未开封的面包发呆。

总觉得刚刚似乎做了一件很丢脸的事,啊……

啊…………

啊………………

没办法了,只能剖腹了,实在太难为情了……

明明我已经可以轻车熟路的写出那样的歌词了……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对这份自己刚刚完成的情书害羞啊……


-fin-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