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锡兵(上)

我喜欢南小鸟,从开始到现在。
就算是被拒绝,我也无法按耐住这份长达十年的感情。
但是在小鸟凄苦的脸庞前面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朋友?小鸟是这么说的吗?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回过神来己经到家了。
“海未,回来了?”
听到母亲的呼唤,我试探性的跺了跺地面,又使劲的掐了下自己,终于找回些许现实感。
“妈妈,我回来了。”我回应道。
一切都正常了起来。
地板冰冷的触感,碗筷清晰可辨的模样,饭菜也是平日熟知的样式,吃到嘴里的每一口都无比的真实,调料与食物本身在舌尖上撞起铿锵的火花。
是的没错,我还活着。
小鸟……
饭后收拾碗筷的时候,后思维又变得模糊了起来。
收拾完碗筷,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
脸上灼痛难忍,但是依旧无法回到刚才吃饭的状态。
我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
我在自己房间呆了一会,想着如果洗了澡会不会好一点,于是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身体舒爽了很多,只是心情依旧没有变化。
正好我渴了,于是我便去接水喝,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冰箱。
冰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诱惑我。
我打开了冰箱,发现了几听啤酒。
我不假思索的拿了一听,然后像是做贼一样逃回了房间。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喝酒,不对,我应该很明白。
我把酒放到了书桌上,自己也坐了下来,然后对着啤酒出神的望着。
手里还残留着凉意,我让手贴上额头,试图让自己的脑袋舒服一些。
确实很舒服,直到手心里再也感受不到凉意我才放开了手。
我对啤酒的这丝凉意产生了好感。
我把啤酒贴到了脸上,如果那一边不凉了我就换到凉的那一边去,直到我意识到啤酒已经被我捂热了,我为了追求最后的那一丝凉意,打开了罐口。
里面并没有被捂热,里面飘出了白烟,这让我感到一丝欣慰。
我举起了酒,犹豫了一两秒,便喝了下去。
未成年,园田家的身份,都不重要了。
我被狠狠地呛到了,就像喝碳酸饮料一样,而那味道更加令人厌恶。
但我还是喝了下去,我想抓住那一丝凉意。
唔哈——
喝完后我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好像个大叔一样。
本来想这么嘲笑自己,但是却笑不出来,头很沉,沉到连笑都挤不出来了,意识变得混沌起来了,小鸟拒绝自己的那一幕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回现。
哼,倒也不赖。
只是在睡着之前,我觉得我还想再喝一罐。

唔哈!爽!
干掉了一扎啤酒,但我依旧稳重的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好热闹啊,这是在举办什么庆功会吗?
大家熙熙攘攘着,从言语中我得知好像是某一家公司因为某项棘手的业务顺利的突破了瓶颈,而这一切都离不开某个人的努力。
逐渐的,大家安静了下来,某个胖胖的中年男人站了起来,说了很长的一段话。
然后他突然转向了我。
“这一切,都要感谢园田君!”
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微笑着朝我望去。
意外的是我并不为此感到羞耻,反而慷慨激昂的将不知何时被再度倒满的酒杯举了起来。
“干杯!”我傻乎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干杯!”但是他们似乎不这么认为,所有人都举起了酒杯,好像一片结了酒杯的森林。
我不停的和别人碰杯,丝毫不顾形象的大口的吃着菜。
好吃,真是好吃。
下意识的拨了下头发,发现自己的头发好像短了一大截。掏出包里的镜子看了一下,嗯,没错,确实是短发。
镜子中的自己抹了口红,化了一些妆,仅仅到耳边的头发给人一种十分干练的印象。
确实……我很早就想剪短发了,没想到竟然意外的好看。
突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于是我站起了身,用“请让一让”和推搡在酒馆里杀出一条血路。
到了外面的胡同里,我接通了电话。
“喂?是海未吗?”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我感到十分气愤。
“什么事。”我几乎是把这句短语砸向话筒的另一头。
对方如我意料的一样被我搞得十分狼狈,他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是是是这样的,我想我们之间还可能有……”
“没什么可能了,滚!”
为什么我会暴跳如雷?这,这个人不是我。
“铃木海未,你就是你,一点也没有错。”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我急忙转过身去,看见了一个留着长发的女生双臂抱胸靠着墙站着,左腿还撑在墙上。
“别叫我铃木!”
“是的,你当然不喜欢被叫成铃木这我很清楚。”
“不,我不懂,为什么我会感到生气,现在的我究竟是谁,园田海未绝对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我现在到底是谁!?”
那个人并不恼火,她轻叹了一口气,说:“要我帮你整理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吗?”
“……你说。”
“你刚刚离婚了,你的前夫就是刚刚给你打来电话的人。”
“!”
“看起来你并不是很相信嘛,看一看他在你的手机里是什么备注吧。”
我如她所说的那样查看了手机,然后差点把手机摔下去。
“我没想过园田海未居然这么不知廉耻,居然会随便给人备注'丈夫'”
那个人摇了摇头:“真是固执,不愧是海未。”
“你呢,你又是谁,为什么会这个时候出现在我旁边!?”
“我啊,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了。”
听到这句话,我暗暗发起了笑,这么中二的介绍没想到会在现实中实现。
“我要走了,如果你还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不愧是我自己。”
我停了下来,再次转过身。
那女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深海颜色的长发,黄铜般的瞳孔,音乃木阪二年生的红色蝴蝶结外加校服。“你……你是……”
“不愧是我,我身处在你的立场上的话也会不想理一个陌生人。”
“这到底……”
“很快你就会明白了,看一看你手机里的短信列表吧。”
高中生园田海未依旧抱着臂,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
问题很多,但我还是按照她说的,检查了一下短信列表。
……!
“看起来,你全部都想起来了。”海未如此说道。
是的,我又看了一眼短信列表,心脏仿佛都快要撕碎了。
短信记录了我的生活。
毕业后,我升入了大学。毕业之后在父母的意愿下,我找了一个男朋友。
而大学期间的我一直在喝酒。
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学着喝酒了。
我当然知道不好,所以我隐藏的很深,没人发现我会喝酒,每次聚会我都装作滴酒不沾的样子,实际上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眼皮不眨的喝下四瓶清酒了。
和那个男人,铃木,交往以后我就试着戒酒了。
但是和他结婚以后我反而喝的更厉害了,每个星期我有四个晚上都跑在酒吧里。
对了,说起结婚,我的婚纱是小鸟设计的,那个时候我拿着婚纱的包装盒,看着上面小鸟手写的祝福的话,手止不住的在颤抖着。
婚礼上我始终注意着小鸟,就连宣誓的时候,我也把余光紧紧的放在小鸟身上。
她看起来很安详,脸上挂着笑意,但是眼神却好像死去了一样。
“园田海未小姐,你愿意嫁给铃木先生,并和他共度一生吗?”
我把目光移回到了面前的男人身上,一旁的司仪正期待的看着我。
“我愿意。”于是我如此回答道。
我没能在婚礼结束后找到她。
好像扯远了。
我喝酒的事情还是败露了。
一开始他并不问我原因,但他后来越来越不满意,提出各种说法来辱骂我,其中一个最可笑的理由好像是结婚以后我每次都拒绝和他性交。
终于有一次,他愤怒了,想要强迫我,可是他怎么打得过我呢?
于是我和他提出了离婚。
而园田家也因为此事不承认我了。
无所谓,我失去的已经足够多了,不在乎这一个。
我顺便辞去了原本光鲜的律师的工作,转而去一个小公司当起了白领。
我把过去的一切都抹去了,我原本以为开始新的生活以后我会拥有新的心情,可是我错了。
我收到了小鸟婚礼的请柬。
我原本以为我把属于过去的园田海未所以一切拥有的东西都抛弃了,可是我发现我还是没法抛弃一样东西。
我再一次打开那条短信,食不知味的看着小鸟给我发来的文字。
我爱小鸟,我永远爱着小鸟,我会爱她一辈子。
“于是你全部都想起来了。”
“是的。”
“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我,我想好了。”
“去哪里做?”
“去小鸟的婚礼上。”
“什么时候?”
“就在明天。”
“不,我是问你你现在希不希望就去做。”
“是的。”我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希望立刻就去做。”
我面前的海未笑了笑,看起来十分欣慰的样子,然后坐到了我旁边的长椅上。
这里已经不是那个酒馆边的小胡同,而是婚礼的礼堂,我安静的和二年生的我一起坐在椅子上。
“待会我会担任司仪,注意见机行事。”
我点了点头,于是她立刻就站在了司仪的位置上,左右两旁是小鸟和她的未婚夫。
穿着校服的我和穿着礼服的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我除了觉得那个男的比较碍眼以外并没有什么违和。
“近藤○○○,你愿意娶南小鸟小姐为妻吗?”
“我愿意。”那男人意气风发地回答道。
“那么南小鸟小姐,你愿意嫁给○○○○○先生吗?”
“我……”
“你愿意吗?”那个“我”突然又问了小鸟一遍。
“我——”
“你愿意吗?”那个我想不起名字的鼠辈慌了神了,他手足无措的看着气定神闲的“我”,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表情
“……”
“你愿意吗?”“我”望向了我这边。
小鸟也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来,她立刻就发现了我。
“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我”的眼睛故意睁得大大的:“小瘪三先生,她说她不愿意。”
那个瘪三愣了两秒,接着抓住了我的小鸟的肩膀,发疯了一样质问她。
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干嘛?”
“瘪三先生,再见。”
瘪三先生被我一拳打飞了出去,就像动画片里一样夸张,他撞到墙上,晕了过去。
“哦,我们的新郎好像晕过去了,要快一点找一个人来代替他,呃,这位小姐,我觉得你很合适,能否麻烦你一下呢?”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