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妮姬】独身一人的第三年

缓缓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变得不像往常一样灵敏,是因为假期的原因吗?不过无论是工作还是休息,自己睡懒觉的次数都不是很多。大概是因为从小养成的习惯吧,就算继续赖着也睡不着。

于是我就起床了,简单的做了一些沙拉,煎蛋和培根当做早餐。

收拾好碗筷之后就开始换衣服了,遗憾的是衣橱里时下流行的便服根本没有,仅有的那些都是三年前买的。

差强人意的挑了几件衣服,都是旧衣服了所以谈不上美观,御寒倒是勉强凑合。到最后我居然还习惯性的把医生的白大褂也穿上了。

出现在家里的白大衣,这有点不太寻常,因为平时都是在医院换衣服的。不过很快我就想起来了,这件大衣是三年前带回家做游戏用的。

看着它,我不由得想要说一声抱歉,不过它会不会原谅我呢?

最终我脱下了大衣,把它挂在了衣架上。然后拿上了钱包,手机以及钥匙。

“我出门了。”

打开门的时候,我微微颔首,朝着空无一人的家里试探性的丢出这句话,三年来一直都是这样。

今天是新年,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医生休息的理由,本来我是想像往年一样在医院加班的,却被老爸吼了,于是我被强塞了两天假期。

不过就算是硬塞给我假期,我也不懂怎么享受啊,我站在拥挤的地铁上想道。

话说起来……我的便服好像很少,去买一些好了,虽然不知道今后穿的次数会不会多,不过买衣服也应该算是一种娱乐吧。对了,提到衣服的话,正好有个人很擅长。

“喂喂,是小真姬?嗯,是要我陪你买衣服是吧,好,我先确认一下……嗯,好的,那么就中午见面吧,地点的话……好的,就那里吧,回头见。”

 

这家女仆咖啡厅还真是屹立不倒啊……都已经过了十几年了。

嗯,我来到秋叶原第一个想到的地方还是那家我在高中时打工过的女仆咖啡厅,真的看到的时候还是被小小的震惊到了,这些年大家都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唯独这里……不,里面的女仆和店长还是会换的吧。

“小真姬!”

“啊,小鸟,这边。”

曾经的头牌女仆也变了呢,嗯,怎么说呢……作为她标志性识别物之一的侧边的小辫已经消失了,穿着的话还是挺厚实的,应该不会感冒——可恶职业病犯了,我是想夸小鸟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我是那种话匣子不容易打开的人,小鸟明白这一点,所以先点了餐。

“一份甜味咖喱蛋包饭,奶酪蛋糕,还有一杯芭菲。”

“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甜食啊……能吃完吗?”

“女孩子的第二个胃嘛~”

“败给你了。”

哼,这家伙的女人味倒是一如既往的分量十足啊。

至于我的话,点了一份西冷牛排和一杯果汁。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