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终于……

这是一个稍微有些闷热的下午。不过由于休假的缘故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的,只不过稀疏了很多。

而就在这样的一个下午,路边的一个露天咖啡馆里,坐着两个我们都很熟悉的人:园田海未和南小鸟。

海未穿着一件深色衬衫以及一条米色的牛仔裤,小鸟则是穿着一条浅色的带着点花边的连衣裙,椅子上还挂着一顶遮阳帽。她们一言不发的啜饮手中的饮料,海未点的是咖啡,小鸟点的则是果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们俩都这样一个字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时尚杂志和报纸。

打破平静的不是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哟~那边的二位小姐!”

循声望去,一个穿着当下流行的文化衫的男孩朝这边打招呼,和他同座的几个人也在不怀好意的朝这边看过来。

“嗯,你好。”小鸟微笑着回答道,海未点了点头便不再回应。

“我们能占用你们一点小小的时间吗?”

海未转过头,瞪了那个男孩一眼,可怜的小伙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呃,那么,这位……”那男孩依旧不死心转身朝小鸟问道。

“我有没有时间……你要问一问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小姐。”

尽管这位小姐微笑着回答了这个小伙子,但他立刻就丧失掉了所有的信心,转过身落荒而逃。随即接收到了他伙伴们的无情嘲笑。

“你们有种的话也去试试啊!”他不甘地辩解道。

于是剩下的几个更加悲惨,有一个差点就被海未用很久都没有使用的园田流试刀。

海未靠在椅子上,看着那几个悻悻离去的小伙子,开口道:“这些年来……你想这样拒绝了多少次?”

“多少次?每一次。”小鸟摘下了眼镜,朝海未露出微笑。

“那么,我有多少年没有见到你的微笑了?”海未将视线放到自己放在大腿上交叉的十指,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望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问道。

小鸟稍稍歪了歪头,想了一下回答道:“差不多有十年了吧。”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你指什么?”

“那个,也就是说向我——就是那个,你明白的。”海未的脸微微地泛红了,她把头偏向外边,好像突然对街对面的冰激凌店的吉祥物产生了兴趣。

“嗯,我明白的。”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

“嗯,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我都准备好了。”

“主动?主动我明白,被动是什么?”

“那个,就是,唔……”小鸟用杂志挡住了自己的脸。

“好,好吧,这样,我先说明白,然后小鸟你再——嗯,可以吗?”

“嗯。”

“那个,也就是说,小鸟的主动,也就是说,也就是说,也就是说,那个,那个啥,小鸟准备好,洗系戏细息喜欢我了吗?”

“嗯,无论是喜欢海未,还是被海未喜欢,我都准备好了。”

“哦,这样啊,对哦,我只能被小鸟喜欢啊,嗯,对,对……”

海未几乎快要摊倒在咖啡厅的椅子上,而小鸟则是紧紧地用杂志扣住了自己的脸,缩作了一团。

就算再过去八十年再告白,这两个人也一定是一样的状态吧。

 

“对,就是那样!”

“噗,那你还真是不留情面,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他拒绝掉了。”

“这是当然的,绝对不能留下任何后患,而且……”

“而且?”

“我心里只有海未嘛!”

“小鸟……”

太阳稍微有些西斜了,一缕珍贵的清凉的微风拂过了两人的面庞,带走了那让令人消沉的闷热。海未和小鸟手牵着手,在河边散着步。

尽管手里已经泌出了汗水,她们依旧紧紧地扣住了彼此。

“这十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海未的事情。”

“十年?应该更久吧。”

“呜,海未变得坏心眼了。”小鸟涨红了脸,小声的说道。

“嗯,然后呢,小鸟都是怎么思考的?”默认了小鸟说自己变坏的事,海未催促小鸟继续往下说。(在听到“海未变得坏心眼”这句话的时候,她在心里甚至还开心了一下)

“其实呢,我一直是很害怕海未的哟。”

“嗯,是这样的吗……我只记得小鸟一直在用各种方式捉弄我。”

“那是都因为海未时刻都是一副认真的模样啊,那时候我只是看着海未,就会情不自禁的被那副认真的模样吸引住,一动都动不了。”

“还有这样的事啊。”

“所以呢,我只好把海未耍的团团转,假装自己好像对海未酱了如指掌的样子。”

“实际上是害怕反过来被我牵着鼻子走呢。”

“嗯,就是这样!”

“辛苦你了。”海未郑重的说道“那样子伪装自己很累吧。”

“嗯,真的是累极了呢。不过应该道歉的是我吧,因为我让海未等了这么久……”

小鸟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紧紧地握了握海未的手。

“抱歉呢,海未……”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所以我决定奖励一下南小鸟小姐!”海未突然抬起头,大声的说道。

“诶?”

“我决定紧紧地抱住南小鸟!”、

“海未酱?”

“但是呢,因为南小鸟小姐犯了两个错误,所以我决定惩罚她!”

“咦!??”

“第一个错误,就是她害得园田海未小姐等了十年之久!而第二个错误,就是我们都已经开始交往(交往两个字被快读了)了,而南小鸟小姐还在用‘海未酱’称呼园田海未小姐!罪无可恕!”

“那我要怎么称呼你啊。”小鸟有些自暴自弃的问道。

“直呼我的名字,不对——请南小鸟小姐称呼我为‘老公’!”

“红着脸说着这样的话真没说服力。”

“被告要是再以这种态度对待被害人的话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小鸟支支吾吾,扭捏了几秒钟,然后闭着眼,小声的说了一声。

“本被害人觉得道歉的诚意没有体现出来。”

“老公!”

“本被害人被吓到了……请被告再温柔一点。”

“老公~”

“唔,本被害人觉得效果拔群,快要窒息了。”

“那就由本被告来给被害人做人工呼吸怎么样?”

“不!那只会起到反效果,盲目的人工呼吸会导致被害人提前升天,请在被害人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实施抢救。”

“嗯,被告确实接受了条件。”

“好,那么接下来的惩罚就是,因为被告使被害人在这十年里茶饭不思,所以要让被告着实地感受到害怕,以补偿被害人。”

“嗯,被告明白了。”

“另外为了简化流程所以就和奖励合并了。”

“什么……”

话音刚落,海未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抄起了小鸟。

海未用严肃的表情凶狠地冲躺在她双臂上的小鸟问道:“害怕了吗!?”

“呜呜呜,我知道错了,好害怕,人家好害怕~”小鸟装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朝海未怀里钻去。

“好了好了别这样了再这样我可能就抱不住小鸟了。”刚才小鸟的娇嗔让海未浑身一软,她急忙提醒道。

“是小鸟太沉了吗?”

不,一点也不沉,不对,小鸟轻的就像一根羽毛一样,完完全全感受不到重量。

“好沉啊。”

“沉吗!?”

“是啊,我觉得我好像抱住了整个世界……”

“海未坏!”小鸟害羞地拍打着海未的胸口。

“不过看来被告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啊。”

“谁说的,我可怕了。”

“刚才还很有精神的拍打本被害人呢,真是的,你究竟有没有对被害人表示尊重,看样子还要再加重惩罚。”

说着,海未抱紧了小鸟,在原地转了两三圈。

“害怕了没有!?”

“没有!”但是小鸟紧紧地搂住了海未的脖子

“那就再来!”

于是又反向转了几圈。

“害怕了没有?”

“有点怕了……海未,快把我放下来吧。”

但是海未却朝前走了起来。

“海未?被害人?老公?我错了,快放我下来~”

“稍微让我任性一下吧。”海未收起了开玩笑的表情,认真地说道。

小鸟看到那副表情,便闭上了嘴。

接着海未开始小跑了起来。

明明轻的好像一根羽毛一样,但是那温暖的分量却又分外真实的传达到了臂膀上。那便是今后将要负担一辈子的重量,一想到这里,就有一股温暖的力量涌了上来。

想要走,想要跑,想要向前奔跑,想要承担着这让人幸福的重量向前奔跑,而且这力量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就好像无穷无尽一样。

这样跑下去的话,无论哪里都能去的吧。

就好像握有万能的车票一样。

抓紧了哦小鸟,我们就要前往世界的尽头了哦。

这么想着,海未将速度加快了。

……

 

 

 

 

 

 

“海未酱笨蛋笨蛋笨蛋!”

“抱歉小鸟……”

“为什么突然加速了!”

“因为一时兴起……”

“这就是摔倒的理由吗!”

“因为抱着小鸟所以没看到路……”

“真是的……海未酱笨蛋笨蛋笨蛋!最讨厌海未酱了!”

“所以说不要再喊我海未酱了啊……”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