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OOC(

“园田,你居然要推荐南小鸟?再这样下去的话她的职位可是比你都要高了。”

“我认为这是她应有的实力。”

“那你怎么办?这次的名额非常宝贵……”

“我清楚的,没有关系。”

“哎,随便你了。”

同期的同事拍了拍海未的肩膀转身走开了,海未则继续坐在职员休息室,喝着罐装咖啡。

自己估计是最后一次做出这样无理的事情了,接下来全都要看小鸟自己的造化了。

舒了一口气,海未站起身,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好嘞,接下来是下午的工作——”

“海未?”

“呃!啊,原来是小鸟,有什么事吗?”

小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海未的身后。

“海未,我想和你聊聊。”

“……”

海未转过头去,说道:“如果是升职的事情就不用谢了,我只是觉得小鸟有这个实力而已。”

“可是我……”

“要让我为你骄傲啊。”

海未回过头对小鸟笑了一下,转身便走了。

嗯,就这样就好,虽然说有时候也会希望从小鸟那里得到一些回报,做一些不切实际的妄想。不过啊,果然那些都是无所谓的。

小鸟能够被我支持着,这样就足够了。

“海未!”

手被拉住了。

“怎么了……”

于是海未被小鸟逼到了墙角。

虽然说很有气势,但是只要稍微推一下就会让形势逆转,只是摆出了小鸟认真的表情,这让海未决定先听听小鸟打算说什么。

“抱歉……但我不能收下你的这番好意。”

“怎么……”

“我已经递交了辞职信了。”

“……为什么?”

“你也很明白的,对吧。”小鸟苦涩的笑了笑“名额的话还是空着的,海未酱一定要好好把握哦。”

“不,我不能接受!”海未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突然就说要辞职什么的!”

“拜托了。”

“!”

“拜托了!”

海未紧绷的身体松弛了下来。

“就是这样,总之我告辞了。”

望着小鸟离去的背影,海未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样。

“拜托了!”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句话。

是啊,我还有被拜托了的事情……

海未挺起身来,向着前方走去。

 

两年以后。

聚会的某个角落

“……”

“……”

海未和小鸟这样坐在一起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但两个人依旧是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喝着饮料。

终于熬到了聚会结束,海未如释重负般的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却在离开的时候被拉住了。

“可以的话,方便找个地方聊聊吗?”小鸟问道,脸上不带着任何表情。

海未迟钝的点了点头。

小鸟拉着海未,不久就找到了一家咖啡厅,两个人坐了下来。

“海未有好好地照我说的做了呢。”小鸟意外的先开口了。

“嗯……是的。”海未不敢和小鸟对视,她别过了视线。

“真的是很努力呢。”头上传来了温暖而柔软的感觉,小鸟在轻轻地摸着海未的头。

“海未酱,你知道吗?”

“什么?”

“我之前辞职的原因。”

“大概吧……”

“这样啊。”小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想听听答案是什么吗?”

“嗯。”

“不甘心呢,一直被海未这样保护着,因为我想和海未一起向前迈进,但是如果我一直和海未靠的太近的话,海未就会因为我而止步不前……我不希望这样。”

海未抬起了头望向小鸟,她的目光就像以前一样温柔。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平等地一起向前迈进了。”

“是啊。”

原来是这样啊,真的是太好了,海未这样想到。

真的是太好了。

 



本来是想写潜规则这个梗的但是因为写到一半总觉得不太对劲,就成了这种东西。可能是因为我没见识过潜规则吧。顺便提一下,最初的计划是让鸟在墙角那里用“拜托了”把海未潜了,这篇因为各种意义上写的都不是很好所以只发在lofter了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