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随笔)蛋番茄

“原来你在这里吗。”

佐仓杏子收起了闪闪发光的灵魂宝石,打开了结界的入口。只是这入口……有些不同寻常。

好吧,我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个魔法少女竟敢抢走我的猎物。

变身完毕,杏子跃入结界后迅速的找了个掩体开始进行观察。

只见一名身着华丽衣服的金发少女正在用燧发枪和一只长相酷似牛头怪的魔女缠斗,魔女挥舞着她的长戟,每一次都险些击中金发少女。后者在猛烈的攻势下勉强维持体势,不断地朝着魔女发起冲锋。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不管怎么说,面对这样的敌人保持距离才是明智之举,更何况她的武器本来就适合远距离战,为什么她一定要接近魔女呢?

但是没过多久杏子就发现了金发少女的用意,虽说看起来保持距离是上策,但是由于空间的狭窄,魔女的长戟几乎可以横扫到结界内的任意方向。然而因为这武器实在是太长了,导致在近距离的压制能力大打折扣,因此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魔女身边。

不错嘛,只是火力还差点……

杏子刚刚这么想道,那金发少女便从她那华丽的裙子下面掏出了两把巨大的枪,随着两声沉闷的轰鸣,魔女的双臂被生生打断。面对着丧失战斗力的魔女,金毛似乎微笑了一下,她跃到半空中,高喊了一声类似于她必杀技名字的东西,随后用她缎带变出一把大得离谱的巨枪喷射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哇啊,这还真够闹腾的,与其说这个魔法少女正在战斗,不如说她在进行一场华丽的舞台剧表演一样。

总而言之,魔女被打倒了。杏子挠了挠头,虽说不是自己打倒的,但也好歹目睹了一场漂亮的表演。虽说杏子对自己能否做到同样程度的演出还是很有自信的,但精彩就是精彩。

那名魔法少女飘然落地,然而烟雾散去,地面上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魔女之种。

“快躲开!”杏子急忙喊道,同时冲着金发少女的身后投出了长枪,一道绯红的影子裹挟在了枪上,影子瞬间变成了杏子的样子。只听见“当”的一声闷响,金毛身后的长戟歪了一下身子,劈在了她的身边。好在金毛并没有被吓破了胆,她借着长戟插在地上的时机闪到了一边去了。

长戟终于将自己从地板中拔了出来,一团黑影从长戟的头部冒了出来,渐渐地形成了先前魔女的样子。

“那边的魔法少女!看明白了吗!她的本体是戟头!我来吸引她的注意力,你来破坏本体!”杏子的幻影朝金毛喊道,随机被魔女一击打中。

金毛惊恐地捂住了嘴,随即又发现更多的杏子从结界的各个角落钻了出来。

“你在打哪边?”“我才是本体哦!”“朝这打!”“可别小看了我!”

幻影们激怒了魔女,她开始乱劈乱砍,但幻影有增无减。在一招愤怒一击之后它的戟头深深地插进了地板里。

“就是现在!”

“Tirro final!”

 

结界散去了,魔女之种静静的伫立在地上,黄发少女望着杏子,稍微有些不知所措。

“我叫佐仓杏子。”杏子先开了口:“是风见野本地的魔法少女,你呢?”

黄发少女急忙回答道:“我……我叫巴麻美,是见泷原的魔法少女。”

“见泷原的人为什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啊。”

“抱歉,因为之前不小心放跑过那个魔女,发现她的时候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做个了断什么的,于是就追到了这里。”

杏子望着麻美惊慌失措的脸庞,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麻美,你担任魔法少女没多长时间吧。”

“诶……是的,才不到半年而已。”

“怪不得啊,好吧,既然是这样,这个魔女之种就归你了。”

原来是个不懂规矩的新人啊,算了,不需要计较,今天就算是助人为乐嘛,毕竟这也符合爸爸的信条。杏子这么想着,转身便走。

“佐仓同学,请等一下!”麻美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杏子回过头去,对上了一双认真的眸子。

“不能因为我是新人就这样特殊照顾我,这个魔女是我和佐仓同学共同击败的。”

“你看,最后那一刀是你补的对吧,按照魔法少女的规矩这个魔女就算是你击败的了……”

“那种规矩我本来就很看不惯,魔法少女们彼此应该是朋友才对,这种敌人一样的关系,我不想认可!”

杏子已经做了魔法少女有两个年头了,但如此固执的同类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般像麻美这样做了半年的魔法少女的孩子们早都应该已经明白生存的规则,但是这孩子就好像是有某种执念一般……

“哎,好吧,我们共同使用这个魔女之种,这样你满意了吗?”

“嗯!”麻美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对了,佐仓同学,我还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如果你今天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想在我家里招待一下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