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一袋饼干换来的故事 序(上)

此为在生化奇兵世界观的基础下进行的LoveLive二次创作

包含大量的严重角色崩坏




1953年12月3日  8:36pm

大西洋上,冰岛附近海域,一艘货船的客舱内

园田海未整了整她穿在毛衣下的衬衫领子,顺手给她刚刚正在看的书夹上书签,接着将书和一些其他的小物件收进了她的行李箱。收拾好了这些东西之后,她走出了客舱。

目前还不能看到她的目的地,海未倚着栏杆,低下头想要把嘴里的烟用打火机点着,只是打火机好像不是太听她的使唤,偶尔窜出的一小股火花也会立刻被冰冷的海风所吞噬。她百无聊赖的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同样靠着栏杆的人。

海未立刻认出了那个人,她是这艘船的船长,船长伸出左手打了个响指,她的指尖立刻窜起了一缕火苗,并用它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雪茄。

“销魂城……”海未哼了一声,低头继续试自己的打火机,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居然点着了。这倒是挺好,海未深深的吸了一口,想道,至少自己不用回到纽约去找那个街边小贩的麻烦了。

“嘿,船长小姐。”

海未走了过去,朝船长打了声招呼,船长转过头来,像一尊雕像一样看着走过来的海未。

海未先开了口:“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马上就到了。”船长跑出的话语和她的表情一样冰冷。

“啊⋯⋯看样子还有一段时间,不如聊聊天吧。”海未紧紧地盯着船长的脸:“你在销魂城待多久啦?”

“⋯⋯两年了。”船长停顿了一下,回答道。

“哦!那这两年来你一直都在这艘船上工作吗?”

“⋯⋯是的。”

“对了!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哦,是吗?”船长偏过头看了看海未:“抱歉,但我对你没什么印象。”

“没关系今后不就认识了嘛,我叫园田海未,很高兴认识你。”

船长看了看海未,长吁了一口烟之后握了握她伸出的手,说道:“斯塔·索菲娅。”船长耸了一下眉毛,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说道:“好吧,我差不多要做些准备工作了,暂且失陪。

丢下这句话之后,随着一声轻微的爆破音,索菲亚船长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快速移动的蓝雾。

看样子我得看看眼科医生了,海未这么想到。

“海未?”和海未同行的友人走了过来。

“嗯,晚上好,凛。“

“晚上好。”

海未四下扫了一眼,低声说道:“查出什么了吗?”

“这个。”凛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海未接了过来,发现是一本圣经。

“这东西被压在了一箱橙子下面,我废了老鼻子劲才把它翻出来。话说,这东西为什么会藏得这么深呢?”

“凛,正如瑞恩先生说的那样,销魂城是禁止宗教的。”海未掂了掂圣经,把它和烟头一并丢进了海里。

“⋯⋯这是走私!”

“没错。”

两人心照不宣地将目光再次投向了漆黑的大海,尽管还未正式进入销魂城,但是销魂城已经确确实实地影响到了自身的周围。

海未和凛原本都是生活在纽约的普通人。大约在一个月前,她们几乎是同时收到了一份神秘的邀请函,而那署名,居然是鼎鼎有名的失踪富翁安德鲁·瑞恩。

同其它富豪一样,安德鲁·瑞恩拥有难以想象的巨额财产。同时他也不可避免的有一些怪癖……比如说,美国政府曾经向他征调他名下所属的一片林地想要改造成向大众开放的公园,然而安德鲁·瑞恩不仅拒绝了政府,居然还一把火烧毁了整个森林。总而言之,没人明白他做这件事的意义何在,对于海未和凛来说,他本来也只是一个活跃在纽约时报头版的著名人物而已。

漆黑的海面上亮起了一道微弱的光芒,两人点了点头,回到船舱各自准备去了。

十五分钟后,货船停在了光芒的来源:一座灯塔的旁边。

海未站在塔底,环顾了四周一遍又一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向正在打开塔底那扇坚固大门的船长问到:“不好意思,但是销魂城到底在哪里?这里不是⋯⋯”

“是的,我的朋友,这只是座灯塔而已,但销魂城它藏在你的名字之中。”

“等等,你会日语?”

“一点点,好了。”

那扇有着奇怪雕刻的大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然而里面一丝光亮都没有。

“我还要去接下一批,失陪了。”

船长再一次化作雾气消失了,留下了的满腹疑惑的两个人。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两人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分别从口袋里掏出手枪,一前一后走进了那扇大门。

凛的后脚跟刚刚迈进来,大门就“咣”的一声自动关上了。

片刻之后,灯塔内正上方的灯亮了起来,照出了蜷在角落随时准备射击的海未和凛。

“安全。”凛收起了枪,抬起头,她看到了一个大大的安德鲁·瑞恩半身铜像,铜像上面挂着一个条幅。

“No Gods No Kings Only Man”

“嚯。”海未赞叹了一声“看样子这里就是销魂城的城门了,接下来⋯⋯”

“叮”的一声,另一盏灯亮了起来,照出了向下的楼梯,海未的眼睛滴溜转了两转,示意凛跟上,两个人走下楼梯,发现一个球形的潜水器一样的东西静静地飘在水池里,舱门大开着。两个人互相看了看,不再多想,一起走了进去。

凛拉动了操作杆便坐到了座位上,潜水球的舱门合了起来。

随着咕噜咕噜的水声,潜水球逐渐下沉,从舱门的玻璃上可以看到被标示的水深。一台显示器突然挡住了玻璃,开始播放影像。

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男人,他的指尖冒出了一团火苗,左边的女人微笑着用那团火苗点烟。画面下方的广告语写的是“意志燃起火焰,质体助你改变——阿特拉斯工业”

画面一黑,开始播放另外一段影像。

安德鲁·瑞恩坐在沙发上,自信地看着显示屏外的凛和海未,说道:

“你好,我是安德鲁·瑞恩,在此,我要问一个问题:一个人是否有资格享受其备尝艰辛后取得的成果?(画面变成了一个擦着汗的农民)不,华盛顿的人们说,那属于普罗大众(白头鹰从白宫袭击民众)。不,梵蒂冈的人们说,那属于上帝(一只手从教堂伸向民众)。不,莫斯科的人说,那属于每一个人(锤子和镰刀威胁着人们)。我拒绝那些答案。我选择了与众不同,我选择了人所不能。我选择……销魂城。”

说到这儿,屏幕撤去了。

一座城市,一座海底的城市展现在两人面前。瑞恩还在说着什么,但凛和海未已经把他抛在脑后了,她们的脑袋都挤到了玻璃窗上,拼命地想要看到更多的东西。

潜水球在高楼大厦间穿行,霓虹灯和建筑里透出的光亮让整个城市熠熠生辉,如果不是一些鱼群和巨大的海洋生物在城市间穿行,很容易让人产生自己是坐在直升机上俯瞰某个地面上的大都会的错觉。

大厦与大厦之间有许多用透明玻璃构成的通道,人们在其间穿行,凛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张油画。海未则注意到潜水球不止一个,许许多多的潜水球在城市里来回的穿梭,它们井然有序地按照一定的轨迹运行着,充当着这座城市的交通工具。

突然的,一阵类似于鲸鱼鸣叫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人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只见一台⋯⋯机器一样的人型生物站在一个平台上,它穿着一层厚厚的潜水服,头部有着六只复眼一样的绿色发光体,它挥动手臂,向另外一个平台发射出了代替他右手的钻头,确认钻头固定住了之后,它轻轻一跃,利用被钻头后面附带的绳索牵引到了目的地。抵达之后,它收起了绳索,安装好钻头后,开始进行广告牌的维护工作。

潜水球里的两人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这个时候观察窗旁的对讲机响起了声音。

“园田海未博士,星空凛记者,你们现在即将抵达的是克什米尔酒店,请准备好你们的行李物品,下船后请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销魂城欢迎您。”

潜水球缓缓地靠近了一座大厦,它下沉到了一个位置然后钻进了一个管道,凛正打算仔细观察管道壁上张贴的广告的时候,潜水球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走啦,凛,以后有的是时间看那些广告。”

“诶,好吧。”

凛和海未拿着行李走下了潜水球,两名侍者在码头旁早已等候多时,他们替海未和凛拿起行李,带她们走向前台。

大堂处人来人往,人们在潜水球里进进出出,一些人化作雾气消失在原地,转而又出现在其他地方。几台看起来代替了清洁工的机器在地面上清理着垃圾以及潜水球区溅出的积水。就在凛在办理住宿手续的时候,海未的旁边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端着碟子的侍者,碟子上是几瓶汽水,海未毫不犹豫的拿起了一瓶,说了声谢谢之后仰起脖子像福尔斯特·甘那样喝了起来。

“你应该尝尝这个汽水。”海未说着又拿起一瓶:“这比可口○乐还要好喝,嗝——。”

“你这个碳酸饮料中毒者……”凛摇了摇头,往碟子里面放了一点小费,那名汽水侍者鞠了一躬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刚才那个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样。

两个人跟着侍者七拐八拐终于抵达了自己的房间,又听了侍者说了一堆可有可无的声明以及注意事项之后,两人终于可以在客房里得到休息了。

“就目前来说,你觉得怎么样?”凛一边整理着行李,一边问道。

海未则是把行李一丢,飞身朝着床上一跃,不顾形象的呈大字摊在床上,她转过头,朝着凛说道:“我觉得这个鬼地方的床还蛮不错的。”

“哦,是吗,看样子我收拾完东西之后能睡个好觉了。”

“那你就慢慢整理吧,我先歇会儿,那破船搞得我腰酸背痛的。”

“哼,就料到你会这么说。”凛苦笑了一下,合上行李箱,举起一瓶葡萄酒:“来一杯?”

海未迅速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当然!”

她们坐到挨着窗户的桌子旁,取出抽屉里的酒杯,倒好酒之后轻轻地碰了一下杯。

“好吧,你为什么想来到销魂城来着?我以为当记者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

凛看了看海未,转头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的一只鲸鱼身上,过了一两秒,她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成天报道政客的小把戏和明星的花边新闻和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不太一样,不过你看看这儿。”凛指了指窗外:“我觉得这座城市蕴含了无限的可能性,或许我能够在这座城市找到些什么。那么你呢?我觉得你的野心应该比我还要大吧。”

海未端起酒杯,舒服的靠在椅背上,装腔作势的把玩了两下酒杯然后装起了傻:“野心?我只是个普通的量子力学学者而已。”

凛咯咯地笑了起来:“得了吧你,还记得咱们合伙撬俄罗斯黑帮的保险箱那一次吗?”

“那只是我要做的必要之事而已。”

尽管海未想掩饰,但凛的职业素养还是看出了海未掩饰不住的笑意。

“好了我的朋友别藏着掖着了,我能看出来你天生就是干大事的料,就当是给我做个独家报道吧,你来这地方到底有什么打算?”

海未大笑了起来:“好啦好啦我说我说,看在你的分上我就稍稍跟你透露点东西。你刚好说到保险箱那次对吧。”

凛坐直了身子:“对,就那次。”

“因为我很擅长开锁,所以你去给我放哨,我开保险箱。而这次,我有把握能开个更厉害的锁——你知道平行世界吗?”

“大概知道⋯⋯等等。”凛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

海未吐了吐舌头,把食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凛几乎是蹦了起来,她用咯吱窝夹住了海未的脖子使劲地揉着海蓝色的长发。

“我就知道你能行的!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你能改变世界!”

海未挣脱了凛,整了整一下被弄乱的衣服和头发,以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说道:“哎,可是现阶段还只是理论期,我既没有研究团队也没有资金,然而……”她突然露出了一抹狡黠的微笑:“我是园田海未,所以我一定能搞定。”

凛举起了酒杯:“为了新世界。”

“为了新世界。”

窗外传来一声低沉的嗡鸣声,今夜的销魂城和平日没有任何不同。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