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生日

“又到了这个时候呢。”小鸟将头轻轻地放在在了海未的肩头,她头上那一撮标志性的头发蹭的海未痒呵呵的。

但是海未并不介意,她稍稍偏过头去,和小鸟靠在了一起。

“是啊,又到了这个时候呢。”

现在是11点03分,再过一会儿就是小鸟的生日了。

如今秋意渐浓,空气中多了一丝凉意,不知何处传来的低微的虫鸣声则让夜空更添了一份空灵,月光也不忍打扰这份清静,她温柔地将月光投入了小小的公园,这一对互相依偎的恋人身上轻轻地被染上了月亮的颜色。

“还以为迈入了三年级,就能够变得像前辈们那样成熟了呢。”

小鸟将手放到海未的手上:“有些事是不会变的哟,海未。”

海未翻手,回握住了小鸟的手,她将视线投到了这座公园。

那个可爱的蓝色大象滑梯,见证了她们相处的后四年,沙坑,秋千和爬架见证了后六年,其他一些零零散散的家伙只见到了后两三年,她们所互相依偎的这张长椅,有幸见证了全部十二年。

“应该也会有变化的吧,就算不体现在是否成熟上。”

“确实,表面上来说海未变了很多呢。”

“那小鸟觉得自己有变化吗?”

“有的……吧,海未觉得呢?”

“……”海未微微的愣住了一下:“好像没有变化呢。”

“是的吧。”

两个人沉默了一小会儿。

“说起来,我们真的成为了三年生呢,照这么算下去,很快我们也要毕业了呢。”小鸟打破了沉默。

“是啊,像这样的时光可不多了呢。”

“怎样的时光呢?”

海未轻轻地蹭了蹭小鸟的脑袋。

“没什么,今后也会和小鸟一直在一起吧。”

“会一直在一起呢,也就是说要同居了。”

“诶,哎?是这样没错……上了大学之后就可以同居了呢。”

“海未才意识到吗?”

“唔,这样一来就不得不考虑租房的问题了呢。”

“是啊,海未想要什么样的房子呢?”

“最好能有独立厨房,那样的话就可以每天为小鸟做饭了。”

“对哦,我也想给海未做饭,那我们轮流来做饭好了。”

“早饭,便当,还有晚饭……轮流做是不是有些吃力啊。”

“那么早饭和便当一起轮流,晚饭就一起来做怎么样?”

“那样的话索性便当也在晚上一起做了吧,比如一人负责一道菜什么的。”

“在那之前还要先买好食材。”

“小鸟坐累了吗?”海未突然问道。

“没有,不过我们还是一起走一走吧。”

“正合我意。”

海未低头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11点16分。

两个人牵起互相的手站了起来,并未察觉到她们不约而同的朝着同一个方向迈出了脚步。

“也就是说要提前买好食材……这样的话不得不考虑家计了呢。”

小鸟点了点头:“要去打工呢。”

“只能去打工了。”

“打工的话手头就能宽裕不少了呢。”

“比如买个冰箱?”

“应该会有那种自带家具的出租房吧。”

“回家查查相关方面的资料好了。”

小鸟握了握海未的手。

“海未想要打什么工呢?”

“便利店员应该挺不错的,书店或者是图书馆也可以。”

“便利店的话就可以每天买一些甜点带回家了吧。”

海未露出稍微“真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用食指轻轻抵了一下小鸟的额头。

“现在想吃点点心吗?”

“可以啊,只是现在的话。”

“我记得附近就有一家新开的全○。”

“可是,海未不担心吗?晚上吃甜点的话。”

“如果胖了的话我会监督你减肥的。”

“海未好严厉。”

“理所当然的吧。”

两个人肩并肩走进了便利店。

“欢迎光——欢迎光临!”看店的小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精神抖擞了起来。

已经到了深夜,货架上的东西零零散散看起来都是些品相不怎么好的东西,小鸟和海未因此犹豫了半天。

“二位是要买点什么?”小哥精神头十足的打起了招呼。

“那个,有没有甜点?”

“甜点是吗,稍等!”

小哥窜进后面的库房,转眼工夫拿出来两块起司蛋糕。

“这个行不行?”

“哇!”

海未看了一眼喜出望外的小鸟,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再算上这两瓶弹子汽水吧。”

“好嘞~多谢惠顾!”

营业员小哥开心地结完了账,突然话锋一转:“你们就是缪斯里的那个园田海未和南小鸟吗?”

海未迟疑了一下,但是小鸟却爽快的承认了。

“是吗,今天真是算我运气好~”说着,他拿出两杯关东煮:“这两杯你们拿去吧,算我请客。”

“不行,这样太麻烦您了!”

营业员小哥脸色一变:“就算是作为粉丝的一份回馈吧,请二位务必要收下。”

“那么就谢谢你咯~”

“不用客气!这么晚了你们两个也要注意安全啊!”

“会的,再次感谢您!”

两个人拎着东西走了出去,小鸟抬头看了一眼钟,现在是11点24分。

“去哪吃呢?”

“神社?”

“有点远了吧。”

“也是。”

“比起这个,先来尝尝关东煮吧。”

“嗯。”

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吃着关东煮,越走越慢,最后索性站在了路边,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小鸟看着手中的关东煮,说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梦呢。”

“是啊,确确实实地影响到了这个世界的一角。”

“现在再去回想开始的时候,感觉真的是不可思议呢。”

“小鸟没有想过那么远吗?”

“只是大概想到了一个轮廓,最终能站在那种舞台上真的是不可思议。”

“确实是这样,现在想一想还真是有些后怕,我们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一步一步的向前迈出脚步,我们所做的也仅仅是这样吧。”

“确实是这样。”

“今后,我们会向何处迈出脚步呢,又将迈向怎样的高度呢?”

“无论是怎样的高度,我们一定都会站在一起的。”

“确实是这样。”

吃掉了关东煮,仔细的喝掉了汤汁,丢掉杯子之后已经是11点46分了。

路面上还在飞驰的车子只有那些赶时间的动画公司了,街边的路灯仍然忠实地履行着它的义务,投射出两个年轻人前行的影子。

无论是走到哪里,两个人都能从周围的环境里找到和对方一同留下的痕迹,所以她们选择了沉默不言,静静的感受着她们生活着的这个地方。

慢悠悠的登上神田明神社的台阶,两个人在神社附近找了一个长椅,又坐了下来。

“啊,凛发来了生日祝福呢。”

“说的什么呢?”

“说是很感激帮她挑的衣服呢,让我好好期待生日礼物。”

虽说买来了奶酪蛋糕和汽水,但是两个人因为吃过了关东煮暂时都不太想继续吃东西了。

大家就这样接二连三的发来了生日祝福,小鸟和海未就这样一条一条的看着。

“啊,已经过了凌晨了,没想到最后一个跟小鸟说生日快乐的反而是我呢。”

“但是海未一直陪在我身边啊,所以原谅你了。”

“多任性一点我也不会介意哦。”

“让我对海未生气实在是办不到啊。”

两个人抬起头来,望向了月亮。

“快要中秋了呢。”

“月亮变得越来越圆了呢。”

“今年的中秋会不会下雨呢?”

“希望不会呢。”

“如果下雨的话就把今晚当成是中秋吧。”

“好主意,那就这么办吧。”

小鸟倒在了海未的腿上:“毕竟,今晚的月色也很漂亮啊。”

海未抬起头,望向了月亮:“是啊,再漂亮不过了。”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