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被驯服的

园田海未站在洛达内尔的瞭望塔上,映入她眼帘的是巍峨耸立着的世界之树泰达希尔,以及正如名字一般永远也望不到尽头的无尽之海,从黑海岸望不到她东部王国的家乡,但海风却裹挟着吉尔尼斯的味道向她吹来。即使她现在处于人类形态,嗅觉要比狼人形态差得很远,海未依然可以闻到一丝故乡的气息,这让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一个暗夜精灵坐了下来,问道:“想家了吗?”
海未皱了皱眉头,把头埋了下去。
暗夜精灵看出这头狼人心中的苦闷,她安慰道:“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总有一天,你们会夺回故乡的。”
海未没有立刻做出回应,她沉思了几秒钟,犹豫地回答道:“大概吧,但愿德鲁伊们能够在吉尔尼斯有所成就。”
“安心的交给她们吧。”精灵露出了宽慰的表情,她最能信任的就是她的德鲁伊们了。
精灵注意到海未身上背着一杆猎枪,便小心翼翼地问道:“说起来,你的宠物呢?吉尔尼斯猎人的话通常都会……”
“我家的猎犬不小心咬了一个被遗忘者,事后发现那具尸体有一个喜欢拿自己试药的怪癖。”海未淡淡地回答道。
精灵停住了话头,她用她灵活的手指拨弄着她的发梢。她转了转眼睛,想起了什么。
海未在刚来到达纳苏斯的时候,据说曾经和一个橙色头发的女孩形影不离,只不过在灰谷一战后,那个女孩就因为战功卓越被派往东部王国的前线了。
爱犬逝去,亲友分离,现在又不得不面对涌上的思乡之情,精灵摇了摇头,她想道:这个世界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不是太不公了一些。
“你会习惯这里的生活的。”她拍了拍海未的肩膀。
“谢谢你。”
“我的名字是兰拉·弓叶,算是这附近比较有名的猎人,你叫我兰拉就好了。”
“我叫园田海未。”
“叫你海未可以吗?”兰拉试探性地问道。
“可以。”海未点了点头。

洛达内尔虽说是咽喉要地,但凭借着优越的地形,而且毗邻着泰达希尔,部落倒不是非常有机会接近这里。有些夜晚大概会听到一些粗重的呼吸或闻到一阵恶臭的体味,接着第二天早上就会发现那并不是什么蹩脚的无法好好隐藏的兽人斥候,而是一头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清洗过自己的利爪德鲁伊在四处打转而已。
正因为如此,洛达内尔的守卫生活对于海未来说其实相当清闲,只是对于海未来说,让她背上的猎枪日渐生锈简直就是犯罪,她的猎人本能以及未完全被压制住的兽性迫切地让她想要开枪打些熊,鹿,兽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大约是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
“我希望去打点什么东西。”她直接的对兰拉这么说道。
这个人终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了,这算是件好事。兰拉这么想着,高兴地回答道:“好啊,那我们今天来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进林子里吧。”
第二天,当兰拉赶到约定的地点时,她发现一道海蓝色的身影早已等候多时了。兰拉无奈地笑了笑,她招呼这个还并不打算敞开自己心扉的狼人骑上夜刃豹,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黑海岸的森林。
进入森林不久,兰拉就感受到森林在欢迎着自己:树叶轻轻摆动,鸟儿发出轻微的低吟,时不时的会感受到温柔的视线从树林的间隙中注视着自己……大概外乡人会觉得这非常令人毛骨悚然,但是这位暗夜精灵猎人早已经和这片森林缔结了某种感情。
“这片森林十分古怪。”海未嘟囔了一声。
兰拉笑了笑:“再过不久你就会习惯的。”
海未看了看兰拉,转头又看了看森林,开始把背上的猎枪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以便随手可以将枪拔出来。
夜刃豹循着水流的声音走到了一座瀑布旁边停了下来。
兰拉敏捷地从夜刃豹上跃了下来,海未也已同样的姿势翻身下豹,一个月来她练习得很出色。
海未随兰拉走近了瀑布,按照兰拉自己的习惯,告知这片森林自己即将开始狩猎,请求这片森林能够赐予她足够的猎物。
水流刷刷作响,几条鱼跃出了水面。
兰拉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对海未说道:“森林同意了。”
海未露出了一脸困惑的表情,说实话,虽说她的家乡也有一些所谓的“丰收女巫”,但是暗夜精灵对于自然的敬畏之情一直令她感到困惑和不解,而这种情绪在她来到洛达内尔之后莫名的愈加膨胀。起初,她认为这只是因为水土不服所造成的,但是渐渐的,她开始越发的无法控制住自己心中的这股无名业火。
她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对着兰拉说道:“兰拉,我希望能够自己单独狩猎。”
兰拉惊讶地回过神来,欲言又止,最后她叹了一口气。
“你对这片森林并不熟悉。”精灵猎人刚说完话,便倒抽了一口冷气。
海未的身躯毫无征兆地膨胀了起来,她的面部迅速的扭曲变形,皮肤则是被迅速呲出的深蓝色毛皮所替代。她的手变成了兽爪,脚则是直接撑开了鞋子,露出了比一只兔子还要大的脚板。不到一分钟,兰拉的面前的园田海未已经变成了一头凶恶的狼人。
“鞋子?抱歉……而且我有办法自己回来的,我只是……希望静一静,请原谅我。”海未用比原来粗了好几倍的嗓音低沉地说道。
精灵点了点头。
海未见到精灵同意了,便把自己已经变成兽爪的双手放到了地上,像一头野兽一样跳进了森林中。
她需要狩猎,她需要杀戮,灰谷那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让她无法忘记。
无法忘记那种复仇的快感,以及亲口撕碎敌人喉咙的乐趣。
但是海未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相反的,她很明白自己的这种感情并不正常,而需要的是什么?她对此也相当清楚,她需要的是一个窗口,一个可以释放压力的途径,是一个可以建立感情的朋友。
这次狩猎,除了满足自己杀戮的欲望,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猎人来说,她希望自己能够重新寻获一头来自荒野的盟友。
她在森林中飞驰着,仿佛她原本就属于这片森林一样,敏锐的洞察力让她轻松地在这片森林中寻获了自己的地位。
她抬起头嗅了嗅,立刻便对周边的情况了如指掌,发达的嗅觉让她可以迅速锁定自己的目标。
一头小鹿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但是海未并没有扑上前去,她任由那只小鹿轻快地从林地间穿过——这只是因为它还不足以成为自己的猎物。而她自己,早已经利用她的利爪轻易地攀上了近旁的一棵高大的橡树。
对于狼人来说,在高处行动并不会和在地面上有什么区别,而在猎杀中,这种视野盲区往往会带来优势。
海未的鼻尖顿了顿,她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直起了身,四下闻了闻,随即立刻向另外一条树枝弹跳了过去,她轻盈地在树林间穿梭。
不一会儿,她便找到了她的猎物。
一头正在毫无防备地吃着枯木上的新长出来的蘑菇的母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虽然海未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头母鹿有意思不对劲,但是她并没有在意太多。
母鹿猛地抬起头,似乎察觉到了危险,但为时已晚,一发子弹已经正中它的后腿,它只得强忍着疼痛逃跑。
但是猎人已经锁定了它。
只是追了大约半个小时,海未循着血迹,并未能发现那头母鹿的踪迹,但此时他还并未意识到危险。
一声巨吼震得海未一颤,她急忙回头,一头体型几乎是她两倍大的巨熊出现在她面前,并且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冲了过来。
海未急忙跳开,巨熊并没有及时刹住车,而是随随便便地将她身后的一株并不粗壮的小树撞倒了。但是等海未想要仔细寻找那头巨熊的时候,却只能看见那棵被撞倒的小树。巨熊已经失去了踪影。
四下一时间静的出奇,没有鸟鸣,也没有树叶摩擦的声音,有的只剩下海未轻微的呼吸声。
海未的心突然揪了一下,她急忙向上望去,一头豹子借着树林的掩映,已经张牙舞爪的向她扑了过来,她来不及躲闪,只得抽出猎枪挡住猎豹,但依旧被那头豹子狠狠地扑倒在地。
猎枪架住了豹子,但那只豹子的利齿依旧一点一点的朝着海未逼近,它冲着已经由猎人沦为猎物的海未低吼着。
突然,豹子停住了攻势。
“狼人?”它从嗓子眼里滚出两个字,便放开了海未。
它警惕地看着海未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之后,不太开心地瞪了海未一眼便隐入了森林。
看起来是一个德鲁伊……海未摇了摇她的狼脑袋,让自己缓过了神。
对于海未来说可真是倒霉啊。
到了傍晚,兰拉和垂头丧气的海未分别骑着各自的夜刃豹返回了营地。在听说了海未的遭遇之后,兰拉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并未作出过多的表示。
一名狼人斥候飞快地略过她们面前,朝着林地的瞭望塔处跑去。兰拉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多半意味着又有新的情况要发生了。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清晨,那个总是凶巴巴的皱着眉头的游侠戈琳达就召集起了大部分的哨兵和新来的几个狼人,宣布要分组对黑海岸进行一次搜查。据说是因为最近又发现了刚刚消灭不久的邪教徒的踪迹。
“哨兵们像往常一样按照各自的区域进行搜寻,狼人们……”她皱起了眉头:“我们剩下的狼人不多了?”
“是的,准确的来说,前一阵子大部分狼人都调到灰谷去了,只有一个德鲁伊和一个猎人还留在这里。”兰拉回答道。
“那就让这两个狼人去负责各小组之间的联络吧,他们人呢?”
“我在这里呢。”海未举起了手。
“那个德鲁伊呢?”
兰拉刚想回答,一头母鹿轻快地赶到了旅店的前面,伴随着一阵烟雾过后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和海未差不多大的亚麻色头发的人类。
“抱歉我来晚了,发生了什么事?”她急匆匆地问道。
“昨天接到邪教徒在黑海岸活动的报告,所以请你和另外一个狼人负责各个搜查队之间的联络事项顺带巡逻。”
“所以那个狼人呢?”
戈琳达朝着海未努了努嘴,那名德鲁伊转过身来看到了海未,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我叫南小鸟。”她朝海未伸出了手。
“我叫园田海未,关于……”
海未停住了话头,因为她看见了面前这个女孩子的眼睛。
那对宛如金色蜜酒般的眼仁里,无言地说道:“我还记得昨天的事情”。
刚才小鸟用旅行形态经过海未身边的身边时,海未注意到了一点。
昨天海未击中的那头鹿和这头鹿一样,后腿上都有着一小撮和小鸟发色很接近的短毛。
“事不宜迟,我们快点动身吧。”小鸟招呼着尴尬着的海未。
“唔……嗯。”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