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海鸟家的边牧

R15,车注意



我是园田海未。

我家收养了一只边境牧羊犬,是同事送的,因为他新搬的公寓禁止养宠物。

说老实话我本来不想养宠物的,但是小鸟看起来很喜欢的样子,所以就被说服了。

毕竟她之前就很羡慕别人家养的猫咪了,一直说想养一只猫,好在狗狗也在她的接受范围中。

同事给它起的名字叫panda。

嗯,黑白毛色,而且走起路来慢悠悠的,确实很熊猫。

可爱是可爱,但是麻烦也接踵而至。

早晚都要遛狗,要在狗粮吃完前提前备好新的狗粮,洗澡的时候由于毛长体型还大特别折腾人。不过好在它是那种很听话的品种,倒不会给我惹什么太大的麻烦。

哦,小鸟太粘着它了,这点让我很头疼。

有时候莫名其妙的妒忌,因为她很喜欢抱着panda,那个,并不是我也想被那样抱着的意思。

搂在怀里……揉脑袋什么的,还会拿脸颊去蹭狗狗长长的毛。

Panda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超级享受!

啊,大概我是真的想被小鸟抱住吧。

不久之前,我们进行了一次野营,我和小鸟骑着脚踏车。Panda则是跟在我们身旁像一匹马一样地跑着,身上漂亮的毛发随着微风轻轻地飘了起来。

之后我们在草地上丢着飞盘玩,之前每天早上的训练有了回报,无论飞盘飞得有多远,panda准确地预知飞盘的着陆地点,然后腾起身来稳稳地叼住。我先是丢了几次,接着它将飞盘递给了小鸟。

小鸟很少见过我们晨练,她因为panda的这项新技能而开心的不得了,每一次panda接住飞盘都能引来她的一阵欢呼,而我的自豪感也随之高涨。

玩累了之后,我们坐了下来,取出前天晚上一起准备好的三明治。狗儿跑到我们身边的时候,小鸟喂给了它一块火腿,它迅速的蹭了一下小鸟的手,然后又跑去追蝴蝶玩去了。

小鸟把她的草帽扣到了我的头上。

“海未成了农民伯伯~”

“农民啊。”我嘟囔了一下。

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了穿着背带裤,一边吆喝着一边在烈日下驱赶着犁地的牛的我。

不过现在应该都是机械化农业了吧。

眼前又浮现出了将袖子卷起,从联合收割机上跳下来,回望着金黄的麦地的我。

“麦田里插一个海未样子的稻草人,说不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没,没那种事啦!”

小鸟狡猾的笑了起来,我突然明白了那含义,不由得脸红了。

那种稻草人大概反而会招来鸟吧。

只会招来一种鸟儿。

“你呢?”我赶紧岔开话题:“小鸟想干什么农活?养蚕?”

“我的话,想搞一个好大的温室,种各种各样的花。”小鸟张开双臂,比划着温室的大小。

确实是小鸟的风格。

“然后呢,我们一起把花搬上卡车,送到城里的花店去,panda也坐进车里,让它把头伸出窗子外面……”

“卡车上只有两个座位哦。”

“那就海未来开车,我抱着panda。”

啊,又来了。

“你老是抱着panda,怪不得身上全是它蹭的毛。”我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那有没什么关系,用滚轮滚一下就干净了。”

“那还是麻烦的啊。”

小鸟楞了一下,我反应过来我有点发脾气的前兆,刚准备道歉时。

小鸟从背后搂住了我。

她的左手放在我的头上,右手轻轻地拢着我的胸口,亚麻色的头发垂了下来,混杂着草的味道和阳光的味道。

脸颊,她的脸颊先是贴着我脑袋的右侧,接着一点一点的向下滑去。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过去,发现她说着唇语。

你嫉妒了吗?

我把目光转了回去。

“现在不了。”我小声地说道。

她摸了摸我的头,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在她面前的时候我觉得我总是很单纯,或者说她在我面前总是格外的聪明?

Panda跑累了,它颠着步子回到了我们的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我把头上的草帽摘了下来扣到了它的头上,它有些不解,摆了摆头把草帽晃了下来。

“如果我们去当了农民,那么panda是不是会有更大的地方来回跑动了?”我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

“哇,乡下给人感觉确实是这样诶。”小鸟瞪大了眼睛。

大大的草坪,暖洋洋的午后,两个人,一些点心,一条狗。

或许……

那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是南小鸟。

我们家收养了一条边境牧羊犬,它给我和海未带来了很多。

或者说我们之间需要一个这样的,呃,“朋友”。

它是一个帅气的孩子,在阳光下能发现它的眼睛是深深的蓝色,就像深海一样。而它的身体比例则是恰到好处,再加上它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时刻给人一种健康的感觉。

是不是有点像是在说穗乃果啊……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先说说别的吧。

这条边牧的名字叫做panda,确实呢,很有熊猫的感觉,有的时候动作也笨戳戳的,在家里喊它的时候它会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四只脚在地板上扑腾扑腾的打着滑。让人感觉傻乎乎地,特别可爱。

不过这孩子掉毛严重也是一个问题……自从它来了之后总是感觉清洁用的滚轮替换纸换个不停。说起来这孩子的爪子也不老实啊,有一次外面刚下过雨,我和正在遛狗的海未在外面碰头,结果这孩子湿哒哒的就朝我扑了过来,搞得我身上都是泥点。

不是说这孩子有攻击性哦,因为一般我和海未回到家的时候它就是这样的,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咻地窜出来扑到我们的怀里。一般是先扑我,然后扑海未,感觉就像是拥抱我们一样,就好像我们已经是隔了十几年才见到它一样。

这孩子的寿命也不过十几年而已呢……

养了panda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不再接触和狗狗有关的作品,电影什么的我都不会去看的,但是在意识到这孩子只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可以活的时候我反而开始拼命的去找相关的书去看。

突然之间就在意起了其他的人对狗狗的看法与思考。

但是,要真的说起来的话,我们也没有特别的为这个孩子付出过什么,对它如此深厚的感情完完全全是靠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积累。

比如说,它会和你交流,不是靠语言,对,不靠语言。

panda是一条很安静的狗狗,在我和它相处的时间里,它冲着别人叫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还有打雷的时候它会害怕,也会叫。

但是它会很明白的传达它想做什么,想散步了,它会叼着项圈走到你身边,渴了饿了它会在相应的地方弄出动静,想玩的时候会叼着球和飞盘,或者有时候它会不顾一切的钻到正在书桌前坐着的你的怀里,只是想让你抱一抱。

所以现在的我认为狗狗之间大概也是不需要语言交流的吧,大声地汪汪叫出来大概是最后的警告了。

海未有时候很让我生气,她是个固执的人,而我也是个固执的人,我们有时会彼此妥协……但那不意味着同居生活总是和睦的。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海未不知道怎么吵了起来,接着她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而我在客厅里抱着枕头生着闷气。

僵持了好一段时间之后,panda居然从书房里溜了出来。

它嘴里叼着一张字条。

“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小鸟你也……”

她好像是这样写的。

于是我立刻回复了她,并让panda把字条带回去给她。

说实话,字条上全是panda的口水,但是沟通却卓有成效,至少那天晚上我们还是一起睡在卧室的。

大概是写字的过程中让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了吧,panda很可爱是另外一点。

记得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和海未吵架,也是穗乃果在帮忙调和,不过是以她的方式。本来吵架的吵到没办法坐在一起但是却没办法对穗乃果惹出的麻烦置之不理,最后只能和好了。

好久没联系穗乃果了呢,有点想她了,跟她打个电话约出来吃个饭吧。

我是panda。

即使我可以开口说话,我对小鸟和海未的感激也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去形容。

对于一条狗来说,让人类获得快乐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有的人能因此获得幸福,那我么我所存在的价值也就得到了体现。

能在草地上奔跑,能够有人陪我一起做复杂的训练。这些事情,在以前我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在我的上一任主人家里,每天我只能挤在狭小的笼子里,而且主人经常出差,这导致我整天被寄养在其他的地方。

所以你明白了吧,狗只要这么一点事情就能感受到幸福。

想比之下,我能所做的回馈简直是微不足道。

在和朋友聚会的时候,小鸟总是会提起我陪着生病的她的事情。

那时候她很难受地躺在床上,头上盖着白色的毛巾,但作为一条狗我没办法做到更多的事,我只能尽量的凑近她,告诉她我就在这里。

不过那天海未不在家,我想这大概就是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印象的原因吧。
说起海未,我经常会拽着她放松,她比小鸟要更容易陷入思考。

当她变得焦虑的时候,就会在书桌前缩成一团。这个时候我就会在她的脚边绕来绕去,然后从她的咯吱窝底下拱上去,把两条前腿撑在她的大腿上,让她不得不直起弓了好半天的腰。

这个时候海未先是会露出无奈的表情,接着就会咯咯的笑了,然后使劲揉着我的脑袋。

过一会儿,她的眼睛就会放出光。

作为一条狗来说,我所能为她们做到的事情的极限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今天是小鸟的生日,海未这么说道。

于是我做好了准备,早早地就在家门口迎接她们两的到来。

反常的事发生了,她们两个推迟了一两个小时才回到家。

我没什么意见,大概外面对人类来说更方便庆祝生日,但是我的膀胱已经快要受不了了,海未早就应该带我出去溜的。

她们终于回家了,我急忙迎上前,在她们的身边窜来窜去,提醒她们该遛我了。

但是她们没能明白我的意思,开心地摸了摸我的头之后开始收拾起她们买来的东西,然后……

我的老天,她们开始黏在一起了。

这是她们两个人之间很奇特的一种行为,时常在家里发生,我至今都没办法去理解。现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两个从餐桌上一直黏糊到卧室。

完蛋,以我的经验这种类型的黏糊会一直持续到她们睡着,我的膀胱没法等了,于是我跟着她俩挤进了卧室。

海未把我赶了出来,急匆匆的。

还把门给关上了。

我快要憋死了,我一定要让海未知道我想上尿尿。

我开始撞门,咚,咚,咚。

门在我的撞击下发出巨大的响声,吓得海未发出了一声尖叫,我凑到床跟前,把自己的鼻子往海未身上蹭。

海未跳下床,将我拖出了卧室,接着关上门,我听到了反锁的声音。

憋不住了,我尿在了卧室的门口。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像我预想中的那样,海未过了几分钟就打开了门。

“panda?对不起,我忘了咿——————啊!”

她一脚踩进了门口那滩水汪,滑倒在尿泊之中。

“海未!”小鸟拉起了狼狈的海未,两个人都看到了我干的好事……或者说意识到了她们忘记了什么。

我可能要挨骂了。

出乎意料,她们没有骂我,而是一起笑了起来,我不太懂,按理来说这事各方面来看都很差劲。

她俩去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把地板擦干净,然后抱着我一起在客厅看电视。

海未和小鸟会彼此会出现矛盾,甚至争吵,但是更多的是时候会选择去默默的理解彼此。她们大概是已经一起相处很久了吧,就好像是被浪潮一次又一次的冲刷过一样,形成了只有细沙的沙滩。

她们精于此道,并且把这种相处模式带到了我的身上,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我大概经不起几次冲刷了。

希望在那之后的日子里,她们还能够在心里留下一道属于一条狗的痕迹。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