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海鸟】【HP AU】 龙翼下的獾们 间章

偌大的城堡,冷清的走廊。

没办法,现在是新年,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这也是城堡会这么冷清的原因。

缩在公共休息室里和同学院的同学们一起跨年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不过对于绘里来说,她有一个不得不赴的邀请。

刚刚走出公共休息室没多远,绚濑就被叫住了。

“打扰了,请问你见过卡多根爵士吗?”一个声音突然从墙壁里冒了出来。

绘里循声望去,发现声音是从一幅魔法画像里传出来的,画中打着伞的贵妇人正朝她招手。

“不,怎么可能,我记得他是在八楼的。”绚濑略作思索后回答道。

“这会儿他不在了。”贵妇人显然有些恼怒:“我想让他帮忙赶走我画里的那只不知道哪里跑过来的巨怪,但是他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唔,这个……”

看来魔法画作也有自己的烦恼。

“找其他人不就行了?”

“不行,其他人都不愿意找巨怪的麻烦,只有他有这个胆子。”

“啊哈哈,说的也是呢。”

卡多根是巫师版本的亚瑟王传奇中存在的一名人物,他是圆桌骑士之一,最著名的举动是举着一根折断了的魔杖,并骑着一匹顺手牵来的小矮马,径直冲向一头正准备喷出怒火的双足飞龙。

所以巫师们在表达孤注一掷时,会说“我会牵上卡多根的小矮马”。

不过现在会这么说的人只有顽固的老头子了。

贵妇人突然看向了绚濑:“亲爱的,如果可以的话……”

“好好,看到卡多根我会跟他说一声的,不过他愿不愿意回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事,你只要跟他说‘凯丽夫人遇到了危险’就行了~”

“这样吗,明白了。”

告别卡丽尔,绚濑朝着楼下走去。

一路下到三楼,绚濑突然听到远处有远处的走廊上有叫嚷声。

循着声走了过去,绚濑渐渐分辨出了那边究竟在喊什么。

“肮脏的孬种,下流胚,我,伟大的卡多根爵士命令你,远离阿瓦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看一眼。”

“神圣的阿瓦隆不允许他人亵渎!趁早哪来回哪……”

绚濑根据声音分辨出了正在说话的两个人到底是谁,但是她的表情也扭曲了起来。

是松浦和卡多根。

她走过转角,看到了松浦。

她站在一副绘有巨大海岸和遥远岛屿的魔法画作前,卡多根则站在画中的海岸边,对着眼前的女孩破口大骂。

“卡多根爵士,凯丽夫人遇到了危险。”绚濑走到画前,对卡多根说道。

原本正滔滔不绝的卡多根爵士被绘里搞了个措手不及,他滑稽的晃荡了一下他的盔甲,问道:“你刚刚说了个啥?”

“凯丽夫人需要你。”

“哦,说起来是有这事。”卡多根挠了挠头,但随即又支支吾吾的说道:“但是保卫卡瓦隆也很重要……”

“我替你看着松浦,这样总行了吧。”

“那,那我就去营救凯丽夫人了,你一定要帮我看好这个流氓,千万别让她玷污了这圣地。”

“好好好我知道了。”

见绚濑保证过过后,卡多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副画,那头著名的小矮马在他的身下累的气喘吁吁的。

“谢谢你了,绚濑。”

“免了,你说你会放弃竞选学生会主席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空口无凭,我需要你拿出切实的证据。”

绚濑不想和这个从一年级就开始烦她的人多费唇舌,她现在只想确认松浦果南放弃竞选的意愿,然后赶紧回到温暖的休息室。

“唔,其实我是有我的条件的。”

啧,果然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没办法,绘里只得暂且按下心头的焦躁,好耐下性子来听松浦的条件。

“那个,我想。”松浦挠了挠头,突然变得有点不太好意思的样子。

“嗯?”

“哎,还是照实说了吧,我放弃竞选可以,但前提是你得和我做朋友。”

“噗————就这事?”

“说出来果然有点害羞啊。”

“哦,那还是算了,我本来也没打算输给你。”丢下这话,绘里转身便走。

“为什么啊,哪怕只是你随口说说也行啊,小绘里!”

绚濑僵住了。

“你TM为什么会知道这个称呼。”她从牙缝里挤出字来。

“你妹告诉我的。”松浦一脸坦诚。

“我妹,你什么时候……等等,莫非是去年伊法魔尼的交换生的时候……”

“正是,那个时候她邀请了我去美国参加魔法扫帚博览会,顺便在你们家借宿了一段时间。”

“可是,唔,等等。”

没错,暑假的时候亚里沙为自己安排了一趟英国之旅,顺便还好死不死的把自己扔到了松浦的老家。恐怕是为了支开自己,同时实现她那单纯而又恶毒的计划。

目前这个情况变得稍微有点复杂了,唯有快刀斩乱麻才是上策。

“好,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我不能和你做朋友。”

“哦!洗耳恭听。”

“我不想欠你这种人的人情,明白吗?”

松浦听了这话,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最后她松了一口气似的笑了出来。

“哎,说得没错,毕竟我总是无意识间就让人家欠我人情。”

“原来你是有自觉的啊……”

“嗯,不过另一方面来说,我也有不得不放弃学生会竞选的理由来着。”

唔,说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松浦她家……

“我是想继承我爷爷的扫帚店啦,学生会的工作太耽误我研究扫帚了,而且对将来的工作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哦,这样吗。”

“真是冷淡啊,不愧是享乐主义者。”

“只是不懒得跟你客套罢了,没有事我就走了。”

“新年快乐。”

“哦。”

绚濑撇下松浦,径直离去。

她可以好好享受没有任何其他的有力竞争人选的学年了。

松浦会直接回到休息室吗?她是会继续欣赏卡多根拼命守护的阿瓦隆呢,还是会先溜到厨房偷点吃的呢?

那些事情就像是燃尽的炉灰一般,只不过是毫无价值的残渣罢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