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南黛曜梨】安

说到怪谈,我身边就有一个哦。

大家都是知道,我家是开寺庙的对吧,这个怪谈,和我家寺门口的那对狛犬有关。

那对狛犬从何时放置的已经不可考据了,因为我家亲戚每当谈到那对狛犬时,总会给出各种各样的说法。

有的人说那对狛犬有着和这座古寺一样悠久的历史;也有人说那对狛犬曾经是两只有名的大妖怪,因为被本寺的高僧镇压才化为了一对狛犬镇守寺庙;当然,也有人说这对狛犬不过是做工粗糙的现代便宜货,真身早就被卖到其他地方去了。

要问我本人相信哪一种说法的话,我选择哪一种都不信。

我很喜欢那对狛犬,每当看着它们,我都会觉得它们也在回望着我一样。

所以说总有一天,我会让让它们两个亲自开口,告诉我它们的来历。

诶嘿嘿,是不是有点像是在说笑啊,但是我可是认真的哦。

小时候,我有夜里散步的习惯,那个时候我刚好路过寺门口,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

寺门口的狛犬,少了一只。

我仔细确认了好几遍是不是我自己看错了,或者说记忆出了偏差,但经过反复的确认之后我发现我没记错。

我没有跟家里的大人声张,等到第二天早上,我洗漱完毕之后立刻便赶往了门口去确认。

那只消失的狛犬又回来了。

我检查了那只去而复返的狛犬,果然是原来的那只没错。

是小偷偷走了吗?那这个小偷先生也未免太奇怪了。

但就人类的动机来说,也只能想出是有人把它半夜伴奏然后又还回来了,但这完全不合情理。

所以啊,我就在想,是不是那只狛犬自己走下去了玩了呢?

从那以后,我家的狛犬再也没有消失过,不过那仅限于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它们是不是趁着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好几次了呢?

“噫噫噫噫噫噫!别再说了呜呜呜——”

“抱歉哦露比酱,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觉得我家那两只狛犬如果真的是妖怪的话,说不定是温柔的好妖怪呢,那么,黛雅桑是怎么想的呢?”

“是个挺有意思的故事呢,前提是关于妖怪的说法是真的。”

“不愧是黛雅桑,真是严谨,对了,我记得您家的宅子也很古老呢,这样古老的雕塑也不少吧。”

“是啊,就像你说的那样。”

“有没有哪一尊雕像让您感到特别的呢?”

“……”

“大概没有吧。”

“这样啊,那么露比酱呢?”

“这孩子从小就害怕那些东西的。”

“登等登等——”

“那么今天的读书会就到这里吧,解散。”

 

是夜,黑泽黛雅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她站在黑泽家的过道里,人们神色慌张地来回奔跑着。

“救火啊,快点救火!那边的房子烧起来了!”有人这样喊着。

是的,黛雅可以感觉到温度正在急剧上升,很快周围的屋子都烧了起来。

“火势蔓延到那边去了!快想想办法!”

顺着指引的方向,黛雅看到火势正在逐渐蔓延。

“水!快打些水来!”

水桶,盆,还有各种容器,在人们的手中不停地传递着。

黛雅也加入了灭火的队伍。

黑泽家的这座古屋承载了她无数的记忆,绝对不能就这么被付之一炬!

她奋力的灭火,但是于事无补,无论洒上多少水,火势依旧不见减少。

最后,整座黑泽宅都燃烧了起来,人们混乱的四处奔走,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出办法拯救它。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了。

“让开!给我让开!”

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只能看到那个人浑身都冒着火。

这样一个人横冲直撞,正常人看了自然是要纷纷避开,但说来也奇怪,这个人跑到哪里,哪里的火就会灭掉,但相应的那个人身上的火焰也会越来越旺。

就好像那人吸走了火焰一般。

不由自主的,黛雅追了上去。

一会儿功夫,那个人便将所有火焰都吸走了。

“池塘在后院那边!请跟我来!”她喊道。

着火的人顺从地跟着她着,但是等到了后院,黛雅才发现池塘里的水早就已经被舀空,几只观赏用的金鱼在里面无力的蹦跳着。

黛雅看向了火人。

她发现火人也在望着她。

火人摇了摇头,走到了院子的中央。

这个时候,黛雅才想起来那个火人站着的是什么地方。

那里原来摆着一尊大大的木雕,而那雕刻的东西,是一只傻头傻脑的“鯱”。

“你是鯱丸吗?”

火人点了点头,似乎说了些什么,但随即便被一阵巨大的噪音掩盖了。

黛雅因此睁开了眼,她摁掉了闹钟,坐了起来。

一定是受花丸的怪谈影响才做的这个梦……

她这么想着,猛然间对上了一对紫色的眼睛。

“早上好啊,黛雅酱。”紫色眼睛的主人端端正正的跪坐在黛雅的床前,向她道着早安。

这是黛雅早上起来听到的第二个声音。

第三个声音,是楼下传来的。

“我们家鯱丸呢?昨天还在的,那么大一个,鯱丸呢?”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