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南黛曜梨】安(二)

“嘘”。

床前的跪坐的少女把食指伸到唇边,示意黛雅噤声。

黛雅觉得自己理应大声地喊出来,却不由自主的将那份情绪压了下去,是因为面前的少女身上散发着奇妙的气质吗?

于是她开始耐下性子,仔细观察起那名陌生的少女来。

首先是那张脸,乍一看那副表情挺柔和的,可以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警惕,但是仔细一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不过是模板化的表情罢了。

少女身上服饰则是显得干净利落,牛仔裤和款式简单的卫衣,深蓝色的长发在脑袋后面被束成了高高的马尾。

闯入自己房间的可疑同龄人,这是黛雅对眼前人的第一印象。

“抱歉,我会在上学途中进行解释的,但眼下对你来说还是起床洗漱比较重要。”少女站了起来,有条不紊地对黛雅说道。

还真是自来熟,黛雅在心中抱怨道。

待黛雅洗漱完毕并吃完早餐,神秘少女已经站在了玄关门口,并不知在何时已经换上了校服。

“啊,伯父伯母,早上好。”她彬彬有礼地朝着自己的父母打着招呼。

“嗯,你好。”

“黛雅,这是你的同学啊。”

“哦嗯……”

“走了哦,黛雅。”

“啊,那我们走了。”

“嗯,慢走。”

从家里出发之后,依稀可以听到庭院里的人们在谈论失踪的鯱丸。

其实黛雅说自己没有在意的雕像,那是骗人的,她最为喜欢的雕像就是庭院中的那只鯱丸。

鯱是一种神话传说中的生物,相传它头是狮子,身体是鱼,生活在海中。只要将鯱的塑像放在木质结构的建筑附近,就能够起到预防火灾的作用。而黛雅家的这栋古屋在悠久的岁月中历经了多场大火,都是因为这只鯱显灵而幸免于难。

传说每当火灾发生的时候,鯱的身上也会燃起熊熊大火,屋内的火焰就如同被被鯱丸吸收掉一般渐渐地散去。相对的,鯱身上的大火会连续烧上几天而不灭,但奇怪的是身为木雕的鯱在被烈火焚烧后竟然会变得完好无损。

为了感谢这只木雕对黑泽家的贡献,黑泽家将这只鯱视为家中的一份子,并给它起名“鯱丸”。

她转头看向神秘少女,发现后者正托着手臂挠着下巴。

“你在想什么呢?”

“啊,我正在思考,因为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才能让你相信我所说的话。”少女说着笑了起来,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至少也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

“唔,名字,名字,我的名字叫做鯱丸。”

“哦?正巧和我家庭院里的那只鯱同名呢,那么姓氏呢?”

“嗯。”鯱丸犹豫地顿了一下,随即回答道:“我应该是姓黑泽的。”

“黑泽鯱丸么。”黛雅停下脚步。

“嗯……”鯱丸也跟着停了下来,紫色的瞳孔流露出不安的神情。

“我猜你是想说,你就是庭院里消失的鯱丸变化而来的吧。”

鯱丸略微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嗯,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那么空口无凭,我需要确认证明你是鯱丸的证据。”

“唔,让我想想……”

“既然你是鯱丸,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对你许下的愿望吗?”

小的时候,黛雅和爷爷一起坐在庭院里,一边吃着团子一边赏花,就在那个时,爷爷给小黛雅讲了鯱丸的传说。

听到了鯱丸英勇的守护黑泽家的故事,黛雅的眼睛里不由自主的泛出泪花来。

她问道:“鯱丸身上着了火不会痛吗?”

爷爷回答道:“肯定很痛苦的吧,毕竟它是木头做的,不过正因为如此才显示出了鯱丸非凡的勇气啊。”

“但是明明海里会更舒服吧,鯱丸它不是海里的动物吗?为什么要守护一个和它毫不相干的家族呢?”

爷爷听了这句话缓缓地抬起了头。

“是啊,真的是非常的痛苦啊,远离自己的家乡,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做一件这么危险的事情……”

“爷爷?”

“你去吧,黛雅,你心里有想对鯱丸说的话吧。”

“嗯。”

黛雅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鯱丸的身旁,用只有那具雕像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

“我好想看到你在大海里游来游去的样子。”

“我好想看到你在大海里游来游去的样子。”

面前的少女,一字不差地将当时黛雅所许下的愿望复数出来了。

“是真的呢。”

黛雅闭上眼,微微颔首。

“你确实是鯱丸呢。”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