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那只狗在搞什么 游戏篇

梯上流转的黄昏:

文: @翻倒巷里的黑酒馆 




(五)


花汪的是在不经意之间玩起游戏的,要说起来,她原来并没有这种习惯的。


善喵在平时闲聊的时候,总是无意间地向花汪炫耀她的游戏战绩,为了能够听懂她的用语,花汪对游戏进行了一些了解。


本着“反射神经肯定很不好”,“头脑不是很灵活”这种自我印象,她一开始只是看一些主播的直播。


渐渐地,她对游戏产生了一些自我的理解,偶尔会在评论里留下那些想法。


“哈,说到底你也只是个云玩家而已,给我去游戏里实践啊!”然后被这样的人回复了。


嗯,纸上得来终觉浅呢。


于是她从某游戏销售平台上购买了游戏,接着……


理论上的骚操作实现了。


几个月过后。


“呐,花汪你知道吗,最近新出现了一个叫面包大佛的游戏主播,她好强的!”


“啊哈哈,是这样的吗?”


 


(六)


今天收到了快递,善喵一眼便看出这个是游戏主机。


不,那并不是善喵买的。


难不成,花汪她对游戏产生了兴趣?


说起来她之前确实在直播的时候被花汪狙击过……但没想到她会认真到去购买这个。


不过肯定只是用来玩gal之类的游戏吧。


这么想着,善喵轻轻地拆开了一旁的游戏包裹。


恐怖游戏,硬核动作游戏,还有音乐游戏和格斗游戏……


当天晚上,“面包大佛”试玩了上述的所有游戏。


善喵冷静地看完了直播,然后躲到了被窝里,无声地“喵????????”了出来。


 


(七)


花汪她,跟公司请了三天年假,连着双休日一连休了五天。


善喵是知道的,这都是因为最近发售了一款游戏大作。


但是花汪她理论上在第三天就应该通关的,但是第四天了花汪依旧没有从她的屋子里出来。


担心着她的善子打开了门。


黑洞洞的房间里杂乱无序,大大的显示屏映出了瘦弱的身躯,犬耳在游戏耳机的挤压下聋拉着。


总而言之,从坐在电脑椅上的那个东西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生命气息。


“花汪!?”


听到这声呼唤,椅子转了过来。


那上面,是一具行尸走肉。


 


(八)


“没想到还有这种在现实中玩的游戏呢!”


“很有意思的对吧~”


假期的第五天,两个人一起在外面东奔西走。


现在她们在玩一种新的游戏,通过手机GPS在现实中定位,然后去占领各种现实中的区域。


同样是游戏,又多了一份探索现实的乐趣,算是能够让阿宅也能在户外获得乐趣的游戏。


虽说稍微有点危险,不过这样一来,和丸子汪的共同话题又多了起来呢。


“呐丸子汪,以后我们一起组队打游戏吧。”


“好啊。”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正喝着奶茶的脑袋,说道:“不,才不要和善喵组队呢。”


“诶?”


“我觉得当善喵的对手,并干掉善喵更有意思。”


这孩子,顶着人畜无害的表情理所应当地说出了有点令人发毛的话语。


这是什么啊,善喵感觉自己身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并且冒出了这只花汪非常危险,要尽快远离的想法。


20年来,善喵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求生的欲望”。



评论
热度(16)
  1. 黑酒馆梯上流转的黄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