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Red bang Redemption

“千圣……去圣丹尼斯的路还真是颠簸呢。”

“抱歉花音,请再忍耐一下,应该就快要到了。”

唯有在荒野之中,月亮才会比街灯要更为重要,在这样清冷的月色下,四个身背步枪的人各自骑着马护送着一辆马车,急匆匆地从被各种车辙和马蹄印标记过的泥泞道路上驶过。

方才说话的两位姑娘是被护送的对象,被称为花音的少女坐在松软的座位上,时不时向车窗外投出焦虑的视线。

某种纤细而又柔软的东西包裹住了花音的手,即使不用低头去确认她也知道,那是自己的友人白鹭千圣的手。

“不用担心哦,花音。”说着这话,千圣顺势将右手攀上了花音的脸颊,并且将脸凑了过去,两对同样为紫罗兰色的瞳孔四目相对,花音完全可以感受到对方温柔的吐息。

“在圣丹尼斯,人们总能够发现自己适合的工作。”

“嗯。”

花音靠在千圣的肩头上,任由千圣用她白皙的手指拨弄自己水色的卷发。

狭窄的空间之中,两位少女相互依靠,在咯吱作响的车轮和响个不停的马蹄声中,她们用彼此才能听见的声音轻轻地诉说着。

“而且,我会和你一起寻找的。”

“抱歉呢,我一直这么没用……”

“不用这么责怪自己,无论怎样的花音,我都非常喜欢。”

“千圣……”

就在这时,马车顿了一下,毫无准备两个人狼狈地倒在了一起,随后是明显能够感受到的减速,最后马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吗?”千圣缓过神来,向外呼喊道。

“我不知道,白鹭女士。”车夫回答道“路前方有一只怪模怪样的熊……”

千圣不耐烦地督促道:“那就开枪把它吓跑。”

而车夫的声音听起来愈发犹豫不决了:“白鹭女士,那只熊真的显得不对劲,它明显太小一号了,与其说是熊,不如说是……”

“砰!”

一声枪响使得车夫犹豫的话语戛然而止,此时远处传来了几声枪响,听起来马车车夫像是直接被射杀了。

“花音!快趴下!”

“千圣!”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枪声逐渐停息了下来。但在花音看来这仿佛有一个世纪那样难熬。

靴子踏着泥水的“嚓嚓”声越来越近,花音可以感受到千圣握着什么东西,后者正握着一把手枪并蓄势待发。

“夸”地一声,马车的们被打开。

“好了,都结束了小姐们,请你们出来吧。”

“毫无礼义廉耻的流氓……你们在这片文明开化质地居然还在搞这种龌龊的行为!”千圣率先向门外的人发难。

“哎,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确实觉得没什么好反驳的。不过奉劝你还是乖乖下车比较好哦,我算是比较讲理的人了,要是让另外三个人抓住你们那才叫倒霉呢。”

随后一声轻声的嘟囔传到了花音的耳朵里。

“哎,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情啊……”

在千圣的搀扶下,惊魂未定的花音颤巍巍地从马车上爬了下来,这时她才看清楚方才打开车门的“人”面貌。

那是一头“熊”。

不对,准确地说,是一个“将自己裹在熊皮里的人”,那顶熊头做的帽子将她的脑袋几乎遮了个严严实实,唯独留了一点空隙给里面的人呼吸并提供视野。而身上其它的地方,花音对皮草并不是很懂,但她推测那些毛茸茸的深色的想必也是熊的皮毛。

千圣显然也吃了一惊,没想到抢劫她们的竟然是这么一个穿熊皮的疯子。

穿熊皮的人看到两个人,明显也愣了一下。

“诶?这月光般皎洁的白发,紫色的眼睛,张口即来的念台本一样言辞……您该不会是那位著名的歌剧演员白鹭千圣小姐吧。”

“哼……”千圣几乎气得要发抖了“我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名气居然大到了能让山野里的熊都知道……”

穿熊皮的人明明是抢劫的一方,而且手里还拿着步枪,但不知怎的,花音隐约地察觉到那个人居然畏缩了起来。

“不妙了哦,我们居然抢了这么有名的大人物,要是事情败露的话我们可就会被通缉了哦,而且赏金还会蹭蹭往上涨……如果早一点去认罪,对,说不定还能接受宽大处理,说起来免罪金这种东西好像也挺方便的,工作的话再找一份就好了,只要能早日赎出个清白身的话,一切就都……”

穿熊皮的人突然就沮丧了起来,她来来回回碎碎地念叨着完全不像是一个强盗该说的话,如果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无赖那还好对付,可就连千圣也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难住了。

“喂!米歇尔?还没搞定吗?”

穿熊皮的人——也就是米歇尔,她就像突然醒过来一样,猛地抬起头,随即又陷入了懊恼之中。

“不对,有情况!”米歇尔嘶哑着声音喊道“我们这回抢了个大人物!”

原处传来了马蹄声,接着一个留着金色长发,戴着绅士帽并且穿着考究礼服的矮个女孩敏捷地一个后空翻从马上下来(而且帽子没有脱落)。她蹦蹦跳跳地跑到米歇尔的身边,向两个女孩打起了招呼。

“你们二位,晚上好啊!”

“嗯?那个……晚上好?”

“花音,不用对这种人打招呼也可以的。”千圣瞪了一眼劫匪们。

米歇尔又心虚了起来,而一旁的那个衣着考究的礼帽少女似乎完全不在意。

“她们怎么了?”

“是这样,这边这位女士叫做白鹭千圣,是位有名的歌剧演员,只要是她出现的歌剧人们甚至愿意跨越半个美国过来看……”

“哇,她好厉害!所以呢,马车上的东西你搞定了吗?”

“可可洛!问题不在这!她这么有名的人我们一旦招惹上就麻烦了哦?!所以说我们早点去认罪,交了免罪金然后……”

“不行,那样一点也不快乐!”名叫可可洛的女孩子爽朗地说道。

“我们是hello happy world帮!我们的宗旨就是快乐地犯罪,微笑着抢劫,幸运地逃走,yeah!”

花音以前多多少少听说过所谓的愉快犯这种说法,可是头一次看见还是让她瞠目结舌。

“对了,你刚刚说这个人很有名对吧,我突然想到个好主意!”

“你又……哎,你说说看吧。”

“你看,这个白鹭千圣被这么多人马在大半夜护送赶路,而且她又是个演员,所以她肯定是要去急着参加演出的。演出如果被耽误了的话剧场的老板想必会很着急吧,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敲他一笔,岂不是个很好的点子!”

“你没问题吧,如果老板告发的话怎么办?”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这位白鹭千圣小姐可是个摇钱树哦!万一被撕票了的话可就没得钱赚了呢!”

“呃……”

米歇尔最后还是被说服了:“好吧好吧,那么今天先安顿好她们两个,然后我明天就去准备联络事宜。”

“那就交给你了!”

“好吧,抱歉女士们……请你们上车好好待着。”

花音这才注意到四下都是歪倒的尸体,出发前还谈笑风生的护卫们此刻都像睡着了似的躺在地上。

当然,如果能忽略掉那些脑袋上和身上的弹孔就更好了。

花音显然是没见过这种场面,她脸色一白,刷的一下就晕了过去。

 

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千圣就被赎走了。

但是剧院老板并没有考虑到花音的那份赎金。

“ふぇぇぇ——”

“怎么能够这样!”

“抱歉千圣小姐,等演出结束后拿到演出的钱我们再考虑花音小姐的问题……”

“啊,没关系,我们等着你来交赎金哦!”

千圣的脸上一瞬间浮现了各式的表情。

“花音……你要等着我哦。”

 

不过,等到几周后,千圣吃惊地看到和那些人一起手持步枪拦路抢劫的花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花音……你这是……”
“抱歉了千圣……我想,这就是我想要去做的事。”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