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祖传的狩猎技巧

希是一个很奇怪的孩子,说她奇怪是因为她似乎总是和别人隔得很远。


她不停的恶作剧,不停的给大家带来困扰,不停地解决别人的烦恼,但没有一个人见过她为难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在夜幕掩护下为大家带来幸福的猫咪……不,其实是一只变化多端的狸子吧。这么狡猾的狸子,当然不会轻易的露出她柔软的肚皮。


如果是我呢,我的话,能不能摸到她的小肚肚呢?


“绘里亲,不要再盯着人家看啦。”希露出了难为情的表情,拄着扫帚向我埋怨道。


今天是星期周末,为了能够摸到珍贵的狸猫肚子,我展开了行动。作为一名猎人,首先要做的大概就是追踪猎物了。


于是我来到希打工的神社,正大光明的坐在神社的台阶上观察猎物。


果然,猎物感到困惑了。


小的时候,爷爷和我讲过他打猎的故事。


“野生的动物会对人十分警惕,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它们逃跑。但是从没见过人的动物会对人放松警惕,甚至会从人的手里拿吃的哦。”


不过希既不是看到人就会逃跑的野生动物,也不是傻狍子。


我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回答道:“可是这里除了正在扫地的你就没有别的什么可以看了啊。”


啊,希脸红了,真可爱。


“绘里亲欺负人!”她红着脸气鼓鼓地向我丢过来这么一句话。


可爱度翻倍了,不愧是我盯上的猎物,爷爷,你的打猎技术,现在我要好好运用了。


好,这个时候就应该——找到了,另一把扫帚。


我拿着扫帚朝另一边走去。


“绘里亲!你拿着扫帚是要……”


“刚才是我不好啦,打扰到希的工作了。作为赔罪,我来帮你分担一点工作吧~”


“诶,不用的!太麻烦绘里亲了!请好好的坐在那吧!”


“总是坐着的话会很冷的。”


“那就去屋子里啊。”


我背对着希,说道:“不要,那样就看不见希了。”


我这句话说的真是太帅了,已经忍不住要偷笑了,但是不行,在猎物到手之前不能露馅。


“除了我之外就没别的可看了么!”


“是的。”


狸子差不多要掉到陷阱里了,现在要开始收网。


于是我一边扫叶子一边偷偷观察希。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希已经不能好好干活了,她扫地扫的心神不定,每扫两下就会回过头偷偷看我几眼,之后慌慌张张在地上使劲的挥舞几下扫帚,接着不像狸子反而真的像只傻狍子一样在原地愣了愣,然后重复上述步骤。


哎,没办法,毕竟对她来说这里能值得看的东西也就只有我嘛,我超帅。


我把最后一摞垃圾收拾掉的时候,希还没有把她那边的垃圾扫掉一半。


我悄悄凑了过去,趁希发愣的时候从后边抱住了她。


希发出了可爱的叫声,不妙啊,突然很想就这样顺势把希按倒在地然后做一些 [ 数据删除 ] 的事啊。


“怎么了?偷懒可是会被扣工钱哟?”


“……绘里亲,放开我。”


完全胜利S,爷爷的经验告诉过我,这句话并不是讨厌我的意思,而是猎物已经没法摆脱陷阱时所发出的最后的,小小的抵抗。


不过我还是松开了希。


“今天的绘里亲好奇怪。”希背对着我嘀咕着。


“不喜欢吗?”


希紧紧的抓住了扫帚柄,小声地对我说:“不是的。”


我知道的,你当然不是讨厌我这样。


希曾经一定也有过亲密的朋友,但是因为不停的转学,希不可能短时间里再次交上新的知心朋友。万幸的是希并没有放弃做一个温柔的人,她依旧向大家散播着属于她的温柔,只是为了避免自己再度丢失朋友,她选择了和别人保持距离,于是希的身边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了。


相应的,希也忘记了一样东西,她忘记了如何接受别人的温柔。


我绕到了希的面前,拉起了她的手:“好啦好啦,刚才都是我的不对。”


希抬起头,一脸要哭要哭的样子,她哽咽了一会,说道:“绘里亲大坏蛋。”


“是是是,我是大坏蛋。请你先去那边休息一会儿吧,剩下的我来帮你干完。”


希听话的走到一边坐了下来,我一边继续扫地一边看着她,还好她渐渐平静了下来。


傍晚的时候终于扫完了


“我来送希回家吧。”


“嗯。”


正要走的时候,希却拽住了我的衣角。


“希?怎么了?”


“绘里亲,抱抱我。”


“什么?我听不清。”


“抱,抱,我。”


于是我转过身来,再一次紧紧抱住了我刚刚抓到的这只世界上最可爱的狸子。


突然我又想起了爷爷给我吹他的打猎技巧的事了。


他看着我的奶奶,小声地告诉我那是他这辈子抓到的最大的猎物,没想到居然被奶奶听到了,奶奶随即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锤爷爷,当然最好笑的还是爷爷直接被锤到去医院看骨科了。


谢谢你,爷爷,你的狩猎技巧,我学到了哦。


 


 


 


 


 


“希,我想捏捏你的肚肚。”


“诶?为什么突然……”


“就是一时心血来潮嘛。”


“真是没办法,来。”


“我摸我摸——呃,希最近是不是烤肉吃太多了啊。”


“啊!绘里亲!”


“哈哈哈,别锤——”


“嘎嘣”


“绘里亲,绘里亲?!你还好吗!?”


“呃……快……快叫救护车……”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