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人士酒水五折,接受各种类型的包场服务,另外本店附带年龄检测咒,自动对未成年巫师提供非酒精饮料

黑酒馆

© 黑酒馆 | Powered by LOFTER

纸公主(承接《踌躇》)

希望海未玩的开心一点呢。

毕竟自己并没有来得及给海未做出作为生日礼物的新衣服。

想到这里,小鸟的心里泛起了一阵苦涩。她只能假装对缪斯其他成员送给海未的礼物和祝福视而不见。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视而不见的啊。

“没办法了,海未就把小鸟当作生日礼物好了~”

想用平常那样可爱的语调这样对海未说话,但是在大家面前根本无法鼓气勇气。因为这和开玩笑不一样,这毫无疑问是自己的真心话。如果真的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话,恐怕自己会更加的痛苦

虽然今天是海未的生日,但今天也是和以往喜欢海未的每一天一样漫长,不,在海未接受来自自己以外的人的爱格外多的这一天,小鸟比平时要痛苦十倍,比平时要漫长一百倍。

多么希望那个人只接受自己的爱。

不行的,这么做是自私的,海未不应该只属于自己。

和海未的关系精确的平衡着,小鸟的砝码不应当增加。

小鸟回过神来时,宴会已经结束了。

“小鸟?该回家了。”

“嗯?啊,好的。”

向大家一一道别之后,便随着海未和穗乃果一起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今天真是开心呢,没想到绘里前辈居然还学会了变魔术呢!”

“嗯,真的是很有意思的魔术。“

“呐呐小鸟,你也是这么觉得对吧!”

“嗯……嗯!是的,确实很厉害呢。”

言不由衷。

绘里从帽子里取出礼物兔子的那一刻,小鸟其实相当的嫉妒,甚至想要诅咒绘里。

兔子其实是希挑选的,心情好受了一点。但想到这依旧十分难过。

如果我把礼物也送给了海未,那样的话肯定就不会吃醋了。

如果我再坦诚些就好了。

小鸟再一次望向了海未。

海色的长发漂亮的垂在身后,一绺头发慵懒地搭在肩上,遮住了白皙的脖颈。

“真姬酱还真是不坦率呢!明明钢琴曲弹的那么好,最后还是妮可前辈用手机把曲子放了出来。”

“嗯,确实是很棒的曲子呢,我觉得我有了新的歌词灵感了。”

真好呢,有了新的灵感呢,这样一来前些天和海未一起讨论过的歌词也不需要了吧。

“说起来花阳做的折纸很可爱呢!”

“确实,折出了我的样子呢。”

哎呀哎呀,花阳的话就没办法抱怨了呢。

“哎呀,已经到家了,海未稍微等一下。”穗乃果说着蹦蹦跳跳的跑进店里,拿了一大包东西出来。

“这是今年份的和果子哟!记得快点吃完!”

“又比往年多了……怎么可能吃的完啊。”

“那我就拿回去一点咯。”

“哎,真是的,每年都是这样,为什么不能长点记性呢。”

“因为海未很喜欢吃嘛,忍不住就多放了~”

“真是的,那我就收下了。”

“嘿嘿,我就知道海未一定会收下的!”

“真是那你没办法啊,明天学校见吧。”

“嗯,学校见。”

“明天见。”

天秤上的其他人增加了自己的砝码。

海未转过脸,稍倾了一下头,看着我说道:“我们走吧?”

小鸟慌忙回答道:“嗯,好的。”

海未顺手将肩上的头发拨到了身后,修长的手,白皙的脖颈与长发交叉的那一刹那是小鸟最喜欢的日常风景。

是呢,这是日常呢。

不应被打破的日常。

今天的海未和平时一样漂亮,今天的海未和平时一样遥不可及,今天的心痛……

独占海未是被禁止的,我所喜欢的海未就应该是这样,不染上我的颜色的,自由自在的海未。

想到这里,小鸟的心情突然变好了一些。

是呢,今天的心痛超出了平时的量了呢,哎呀,真是头疼呢,谁让海未是被大家爱着的可爱的孩子呢。

海未被大家爱着呢,这样的话,海未就不需要我的爱了。

“小鸟。”海未叫住了小鸟:“我想我有些累了,我们去公园那边坐一会吧。”

“嗯,好啊,要喝饮料吗?“

“嗯,帮我买一瓶吧。”

如果海未不叫住她的话,小鸟就会一如既往的陷入自我厌恶的深渊了,虽然这很平常,对小鸟来说

从自动售货机里取出了果汁,折过身来,发现海未闭着眼睛靠在长椅上,露出了些许疲惫的神情,右手边放着大家的礼物。

“海未,给。”

“啊,谢谢。”海未睁开眼,点了点头,拧开了瓶口,喝了两口便拧紧了一并放回了右手边。随即又拿起来喝了几口。这样的动作又重复了两三遍,直到瓶子里的水喝光了。

有点奇怪,这是海未紧张的表现。

“海未,怎么了?”

“没什么!我很好!只是有点累了!”

海未想隐瞒什么,小鸟不假思索的得出了结论。

“那个……我去上个厕所。”海未丢下这句话便急匆匆的走开了。

小鸟今天的哀愁稍稍被好奇心覆盖了,她望着海未跑开的背影直到看不到,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海未刚刚坐着的地方。

那里留了一封信。

小鸟猜测这就是刚刚海未紧张的原因,但是她犹豫了好一会之后还是没有拿起信封。

“海未肯定不是给自己留的,万一动过以后让海未生气了怎么办”这是小鸟看到这封信之后的第一反应。

十几分钟后,海未回来了。

她拿起了信坐了下来,过了几秒钟后开口问道:“这封信,你看过了吗?”

“诶?这封信是给我的?”

“是,是的!小鸟……小鸟没看?”

“海未觉得小鸟是那种会随便拆开别人信的人吗?”

“不!不是!我只是!只是想让小鸟看这封信!没有对小鸟不尊重!”

“那么堂堂正正的交给小鸟不就好了?”

“嗯,说的也是,我紧张过头了呢。”

小鸟看着一脸尴尬的海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向海未伸出了双手,海未别过头,双手递过信封。

小鸟接过了信封并将其拆了开来,看到了里面所写的东西。

是海未穷尽她词藻所书写的漂亮的字句。

这是写给小鸟的情书。

但小鸟却在想着别的东西。

啊,想起来了,想起来为什么十年来自己一直坚持这么做的原因了。

大概是在小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子海未特别粘着小鸟,以至于都冷落了穗乃果,结果是小鸟引导海未重新重视了穗乃果。

“小海和小果都是小鸟最重要的朋友,所以要和睦相处哦。”

海未所写的的每一句话都令小鸟回想起三个人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

原来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呢,小鸟放下了手中的信。

“那个,小鸟看完了吗?”海未怯生生地侧过脸问道。

“嗯,读完了哟。”

“那么,小鸟是怎样想的呢?”

“小鸟我啊……”





时间一下子就到了晚上,小鸟躺在床上,满脑子都在回忆海未听到自己想法时所做的表现。

自己用了各种委婉的说法,比如都是女孩子啦,毕业后会出国啦等等的理由铺垫了一下,最后才把最重要的理由说了出来。

自己的愿望就是永远希望海未能够和大家好好相处,所以并不希望海未将感情倾斜于自己。

要是海未将感情向别的什么人倾斜呢?小鸟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只要不是自己就好了吧,海未希望怎么做那是她自己的事……

明明海未自己……

哎,小鸟真是个麻烦的孩子啊。

事到如今也无法反悔了,海未当时听到自己的话的时候很勉强的打起精神说着自己没关系之类的话,现在的她一定也和自己一样蜷缩在床上伤心吧……

“笃笃笃”

阳台的玻璃门发出了被叩击的声音。

小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风在吹,但是随着有规律的叩击声又多响了两次之后,门被打开了,园田海未拨开窗帘,从门后走了进来。

“小小小小小海?!”

“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小鸟。”海未虽然在道歉,但是眼神却异常的坚决。

小鸟坐了起来,抓着被子惊魂未定地问道:“是什么事呢?”

“小鸟,我这次来是想宣布一个很重要的事。”

“有,有多重要呢?”

大概是想再次向自己告白吧,没办法,只能再拒绝一次海未了……

“这件事就是……我要和小鸟断绝朋友关系。”

“……诶!?”

“进一步说明的话,就是:从今以后我会当做过去的十几年里我的生命中没有出现叫做南小鸟的朋友,所以说小鸟以后跟我打招呼的时候我是不会回答的,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南小鸟。”

“等,等一下!”

“那个,请问一下……”海未的神情突然变了。

那个神情,小鸟再熟悉不过了,从十年来的相处经验来看,这是海未在碰到陌生人时会露出的神情。以往的话,这个时候小鸟和穗乃果会帮着打圆场。可是现在,小鸟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张了张嘴,呆呆的说道:“我来带你出去吧。”

小鸟下床,带着怯生生的海未走出了房间。

海未……不停地打量着四周,好像第一次来一样。

“楼梯是在这边哟。”小鸟对犹豫不决的海未招呼了一声。

海未露出了既困惑又害怕的表情:“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

“谢谢,真是打扰了,不知道怎么着就闯到了你的房间,这么晚给你添麻烦了。”

海未深深地弯着腰,不停地向小鸟道歉。

小鸟机械地告诉海未没关系,折腾了好一会儿,海未才提心吊胆地回家了。

目送着海未离开之后,小鸟便慢吞吞的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眼神胆怯的海未。

分不清家里怎么走的海未。

不知道名字的海未。

海未说她以后会一直这么……

“咚”

在昏厥过去的前一秒,小鸟才反应过来,如果园田海未不再是她的朋友,她究竟对她怀着的是怎样的感情。

评论(3)
热度(3)